第一章 从今天开始做王子

作者:二目   手机阅读本章节   加入书签

    书路(www.shu6.cc)最快更新!

    程岩感觉有人在叫他。

    “殿下,醒醒……”

    他别过脑袋,但声音依然没有消失,反倒越来越大了。他感到有人把手伸了过来,轻轻拉扯自己的衣袖。

    “殿下,王子殿下!”

    程岩猛得睁开眼,熟悉的屏幕不见了,办公桌不见了,贴满纸条的墙壁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怪异的景色——低矮的砖石房屋,人头涌动的圆形广场,以及广场中央架设起来的门型绞架。他坐在广场对面的高台上,屁股下不是柔软的旋转椅,而是冰冷坚硬的铁椅子。周围还端坐着一圈人,目不转睛地注视着他,其中几个打扮得像鬼佬中世纪贵妇模样的女人正掩嘴偷笑。

    这是什么鬼地方?我不应该在赶图纸进度吗?程岩脑子里一片茫然,连续三天加班让他精神和身体都到了极限,只记得最后实在撑不住了,心跳都变得忽快忽慢,想趴在办公桌上休息片刻……

    “殿下,请宣布裁决吧。”

    说话人正是那个偷偷扯自己袖子的家伙,他面相苍老,约莫五六十岁,穿着一身白袍,乍看起来有点像魔戒里的甘道夫。

    我这是在做梦?程克舔了舔发干的嘴唇,裁决,什么裁决?

    不过他很快就知道了,广场中的人们都望着绞架方向,挥舞拳头嚷嚷着,偶尔还会有一两块石头朝绞架飞去。

    程岩只在电影里见过这么古老的刑具——两边立柱大约四米高,柱顶架着一根木头横梁,梁中间镶嵌着锈迹斑斑的铁环,发黄的粗麻绳穿过铁环,一端固定在绞架下,另一端套在犯人的脖子上。

    在这诡异的梦里,他发现自己视力变得惊人的好用,平时不戴眼镜就看不清显示屏上的字,但现在五十米开外的绞刑台上每一个细节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犯人带着头套,双手被反绑在身后,粗糙的灰色单衣脏得跟抹布一样。身材消瘦,露出来的脚踝似乎用手就能捏断。前胸微微鼓起,看来是名女性。她在风中瑟瑟发抖,但仍努力将身体站得笔直。

    好罢,这家伙到底犯了啥罪,以至于这么多人义愤填膺的等着她被绞死?

    念头刚想至此,程岩脑中的记忆仿佛被突然接通了一般,答案几乎在同一时间浮现在眼前。

    她是一名「女巫」。

    被魔鬼诱惑而堕落,不洁者的化身。

    “殿下?”甘道夫小心翼翼的催促道。

    他瞟了对方一眼,唔,原来不叫甘道夫,巴罗夫才是他的本名,财务大臣的助手,被派遣来给自己处理政务的。

    而自己,则是灰堡王国的四王子,罗兰,来此地牧守一方。边陲镇的居民抓到了女巫,立刻扭送至派出所——不对,是扭送至审判所。处死女巫的手令一般由地方领主或主教签发,既然自己在此地执政,签发手令也成了分内之事。

    记忆将他最需要解答的疑问一一呈现,不需要筛选,也不需要阅读,仿佛这本来就是他亲身体验一样。程岩一时迷糊了,绝对没有梦能做到如此细节,那么,这不是一个梦?他穿越到欧洲中世纪的黑暗年代,成为了罗兰?从一个连夜赶工的绘图狗变成了堂堂四王子?

    尽管这块王国属地看起来如此贫瘠落后,灰堡王国这名字也从未在历史书中见过。

    那么,接下来要怎么做才好?

    穿越这种不科学的事到底是如何发生的可以以后再去研究,但眼前这场闹剧必须终止——把灾难啊不幸啊归结到某些可怜鬼身上是未开化文明的常态,但因此就要把人家绞死来满足围观民群众的阴暗心理,这种愚行程岩实在无法接受。

    他一把抓起巴罗夫捧着的手令扔到地上,伸了个懒腰,“困了,改天再判,今天都散了吧!”

    程岩这么做并非鲁莽行事,而是仔细回味记忆中王子的行事风格,将那种我行我素的纨绔劲重现出来。没错,四王子本身就这么操蛋,性格恶劣,想到一出是一出。话说回来,能指望一个二十岁出头、无人可制的王子有多好的修养。

    同坐在高台上的贵族一脸见怪不怪的神情,倒是一名身穿铠甲的高大男子站了出来,“殿下,这不是开玩笑!女巫身份一旦确认应该立刻处死,不然招来其它女巫将她劫走怎么办?教会知道了是不会坐视不理的。”

    卡特.兰尼斯,这个一脸正派的男子居然是自己的首席骑士。程岩皱眉道,“怎么,你怕?”他言语中**裸的嘲讽已不完全是演戏,一个胳膊比人家身体还粗的壮汉居然担心被对方劫狱,还真把女巫当魔鬼代言人了?“多来几个一网打尽不更好?”

    见他不再出声,程岩挥挥手,招呼侍卫带自己离开。卡特犹豫了下,还是跟上队伍,走在四王子身侧。其它贵族则起身弯腰致意,但程岩的余光能看到这群人眼中不加掩饰的轻视。

    回到行宫——也就是位于边陲镇南边的城堡里,命侍卫将一脸焦急的大臣助理拦在大厅门外,他才稍微松了口气。

    作为一个百分之九十时间都和电脑打交道的人来说,能在众人面前演上这么一出已是超水平发挥了。程岩按照记忆里的位置找到自己卧室,坐在床上休息了好一会儿,才将剧烈的心跳压制下去。目前最要紧的事是将情况弄清楚,身为王子,不好好待在王城,来这个荒辟之地做什么?

    不想还好,念头刚冒出来,他便被答案惊得目瞪口呆。

    罗兰.温布顿竟是为争夺王位而来。

    一切的起源来自于灰堡之王温布顿三世的奇葩旨意:想要继承这个王国,并不是最早出生的王子拥有最高顺位权,而是最有能力治理国家者方可执掌权柄。他把成年的五名子女打发到治下各个领地,五年后根据治理水平来决定立谁为储君。

    有能者居之,外加男女平等,听起来是个十分先进的理念,问题是实际执行起来完全不一样。谁能保证五个人的开局条件都相同?这又不是玩即时战略游戏。据他所知,二王子得到的领地就比边陲镇好得多——呃,这么说来,五个人里似乎没有比边陲镇更差的地方了,简直开局就是大劣。

    另外,如何评价治理水平,人口?军事?经济?温布顿三世没有提过任何标准,也没有对竞争做丝毫限制。万一有人私底下玩暗杀这一套,又该怎么算?王后难道眼睁睁看着自己儿子自相残杀么?等等……他仔细回想了下,好罢,又一个坏消息,王后已于五年前过世了。

    程岩叹了口气,很明显这是一个野蛮黑暗的封建时代,从肆意猎杀女巫就能看出一二,穿成王子已经是个很高的起点。再说即便没有得到王位,他依然是灰堡之王的血脉,只要能活下去,封爵得地也算一方领主。

    而且……做了国王又能怎样呢?没有互联网,没有现代文明的滋润,他也要跟这帮土著一样,没事烧个女巫玩,住在粪便随意倾倒的城市,最后死于黑死病的肆掠吗?

    程岩压住心里纷乱的思绪,走到卧室的落地镜前,镜中人有着一头浅灰色卷发,这是灰堡王室最鲜明的特征。五官倒还端正,就是一脸没个正形,看上去气质全无。脸色略苍白,缺乏锻炼。至于有没有沉迷酒色,他回忆了下,似乎还好,在王城有几个情人,都属于自愿型,还没干过强迫人家的事情。

    而自己穿越的原因,程岩也猜到了个大概——应该是甲方毫无人性地催促进度,老板安排连夜加班所导致的猝死惨案,这类案件的主角十有**跟码农,机械狗,工程狮有关。

    罢了,不管怎么想,这至少相当于一次额外的生命,自己实在不该抱怨太多。在以后的日子里他或许能慢慢扭转这种生活,但目前首要的任务是扮演好四王子,不要让别人发现马脚,当作魔鬼附体直接绑到火刑柱上面去。

    “既然如此,先好好活下去,”他深吸了口气,对着镜子低声语道,“从现在起,我就是罗兰了。”

当前是第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章 从今天开始做王子是二目小说作品放开那个女巫最新VIP章节免费阅读页面
书路(shu6.cc)第一时间更 第一章 从今天开始做王子,二目小说新VIP章节。
如果你对书路小说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