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人去楼空(二)

作者:听风观云   手机阅读本章节   加入书签

    书路(www.shu6.cc)最快更新

    第2章人去楼空

    二、人去楼空

    鲍老夫子听说江浪允婚,不由得大喜过望,仰天大笑起来。江浪见他笑得欢畅,也即陪着这位准岳父在一旁傻笑。其时晚霞灿烂,暖风醉人,山林间回荡起二人的大笑之声,江浪耳畔甚至还依稀听到一丝女子的笑声。

    当然,江浪也可能是听错了。

    山林间只有他一老一小两个男子,如何会有女子之声?

    江浪反复回想着当时的情形,此时此刻,动也不动的悄立于伸手不见五指的马陵山上,一时思潮翻涌,百感交集。

    难道真的是岳父欺骗自己?

    这是为什么?

    岳父说“我女儿虽然容貌平平”,他便信以为真。鲍老夫子生得尖嘴削腮,两撇鼠须,干黄面皮,面目虽非可憎,却也令人不敢恭维。

    江浪便认为,有鲍老夫子这么丑的父亲,鲍家闺女能好看到哪里去?即便是中人之姿,也算不错了。

    岂料洞房之夜一见之下,竟尔是一位容貌婉娈、风姿绰约的绝世佳人!

    试问鲍小昙若是“容貌平平”,天下还有哪个女人敢称美女?

    迎亲的当天早晨,按照鲍老夫子事先叮嘱,一切从简,鲍家只有父女在场,并无村民帮忙。

    因为鲍老夫子一向不喜喧闹,因此江浪对他嫁女场面的过份冷清虽有些好奇,但也没有太放在心上。

    当时鲍老夫子笑呵呵的送女出阁,并无常见的伤心不舍之情,反而谈笑自如,甚至取出了十多个红包,一一打赏跟随江浪同来的一干迎亲人员。

    连鲍小昙也娉娉婷婷的在喜娘搀扶下上了花轿,虽然她头上罩了红绸,但始终都安安静静的,却哪里像正在“哭嫁”的大姑娘?

    只不过,江浪实在不相信鲍家父女会欺骗自己。

    倘若真的是欺骗,为什么他们会欺骗一个貌不惊人、一无所有的山野村夫?

    正在他忧虑烦躁的时候,忽感脸上一凉,一阵冰冷的山风之中,杂着数点水珠儿。天上开始下起了雨来。

    秋风夜雨,宁不愁人?

    江浪病了,病得不轻。

    自从那天夜里从小王村冒雨返回家里,他被淋得浑身湿透了。

    然后他便连发了三天三夜的高烧。郭六婶煎了葛大夫所开的又苦又涩的草药,昏昏沉沉之中,他的嘴里日夜不停的反复叫着“小昙”的名字。

    葛大夫是另一个村的草头郎中,附近几个村的人生了病,都会求他诊治。

    这次是郭六叔去请葛大夫来的。

    所以七日之后,江浪大病新愈,第一件事便是取出两锭银元宝,登门致谢。

    出乎他意料的是,郭六叔夫妇竟然死活不肯收他的银子,说道都是邻居,相互帮助,是应该的。在江浪的坚持之下,方始勉强收了垫伏的诊金。

    郭六婶兀自照例絮絮相劝,让江浪好生照顾自己。

    江浪心中感激,虽然其他邻居也来探望过自己,但没有一个能像郭六叔夫妇这么热心的。

    更何况,他也知道,郭六叔夫妇的女儿早已远嫁到别的村子,他们的儿子在宿迁城内的一家布庄做染布坊的伙计。这对老两口手里也没多少银子。

    但饶是如此,这些日子老夫妇对自己照顾得无微不致,一如看待自己儿子一般,非但延医诊治,抑且还每日里鸡汤、鱼汤、排骨汤的端给自己喝。

    连日来,江浪常常痴痴的呆立柴门之外,于路过的乡邻视而不见,浑浑噩噩,幻想着妻子能突然出现。

    但是,鲍小昙始终没有出现。

    这日阳光灿烂,秋高气爽,空气中浮动着桂花的香气。

    已近八月天时。

    江浪想起数日前青龙镖局的趟子手金六一早跑过来,通知自己副总镖头段振飞让自己尽快回镖局一趟。

    金六和江浪一直交情不错。江浪一入镖局做趟子手时,二人便常常在一起吃酒赌钱。

    在江浪的心目中,甚至把金六当成自己的大哥。

    金六武功虽不高,喝道开路却是一把好手,跑腿办事,也十分能干。

    因此镖局中许多杂务,多半便交给他去做。

    他来寻江浪是专门转达段副总镖头之意的,当然,顺便也是想一睹新娘子“芳容”,也好回镖局向众人炫耀一下,却没料到江家会是这般光景。

    那时候江浪仍在重病之中,卧床不起,多亏郭六叔夫妇在床前照顾。

    因此金六听郭六婶说了江浪的遭遇后,皱眉叹息,安慰了几句“好好养病,我去跟段副总镖头解释”的话,便摇着头径自离去了。

    现下江浪既然病愈,自然也该回镖局一趟。

    他因鲍家父女消失所引起的伤痛略已平复,更令他心情大佳的是,早晨他起来晾晒被褥的时候,从自己枕头下发现一幅碧绿的鸳鸯锦帕。

    这当然是鲍小昙留下来的。

    江浪恨自己,为什么如此粗心大意,直到此时此刻才找到这幅锦帕。

    娇妻忽然凭空消失,仿佛从来不曾出现过。

    但她毕竟留下了东西给自己!

    他紧紧握着这幅依稀残留着淡淡馨香的锦帕,心里渐渐生了个念头,准备向邓总镖头当面禀报。

    来到青龙镖局大门口,抬头望去,只见左右石坛中竖起的两根三丈来高的旗杆,杆顶的青旗飘扬。右首旗上黄色丝线绣着一条腾云驾雾、神气活现的青龙,旗子随风招展,显得青龙顾盼自雄,睥睨天下。左首旗上绣着“青龙镖局”四个遒劲有力的黑字。

    江浪暗想,自己入青龙镖局已将近两年了。

    秋风阵阵,吹得两面旗子猎猎作响。

    不知为何,江浪忽然隐隐觉得不大对劲。

    他呆立大门外,向左边的石狮子望望,又向右边的石狮子瞧瞧。

    镖局进门处两排长凳,分坐着四名雄雄赳赳、气昂晚的劲装汉子,个个挺胸凸肚,腰板笔挺。一瞥见江浪跨步进来,尽皆起立招呼,一个胖脸汉子笑嘻嘻的道:“啊哟,新郎倌来啦?”

    江浪脸色倏变,咬了咬嘴唇。

    这四名黑衣汉子之中,有一个恰好是趟子手金六。他向那胖子叱道:“王四,你他妈的作死是吧?”皱起眉头,转向江浪道:“江浪兄弟,你身子好些了吧?总镖头听说你病了,过几日有趟去姑苏的镖便不打算安排你去啦!”

    江浪点点头,道:“我好了。正要去见邓总镖头。”

    他走了几步,刚要转过照壁,忽听金六叫道:“江兄弟,你,你小心些!”

    江浪停步转身,却见金六神色古怪,欲言又止,摆了摆手,叹道:“镖局变了,你小心些!”便不再语。江浪心下奇怪,又见另外三人脸色均甚古怪,却不作声。

    江浪摇了摇头,迈步往镖局内走去。

    院中空荡荡的,静悄悄的,竟无一个人影。

    偌大的镖局,平日里人来人往,好不热闹,几时这般冷清过?

    江浪愈发奇怪了。

    他决定先去拜见邓总镖头,再去向段副镖头问个明白。

    踏过一条鹅卵石铺成的石径,来到后院,刚穿过月洞门,忽然眼前分花拂柳,转出一个人来,却是一个黄衫少女。

    那少女忽见一个青年汉子大步闯进,微微一惊,睁大一双杏目上下打量着江浪,眉间微有诧异之色。

    江浪也是吃了一惊,没料到镖局之中会有如此俊俏的妙龄女郎。

    只见那少女削肩细腰,身材苗条,一张瓜子脸儿,双眉弯弯,嘴角左边点着一颗淡淡的美人痣,却掩不了姿容秀美,容光照人。

    江浪一惊之下,便即止步退在一旁,意欲让那少女先行。

    那少女却不举步,小嘴一撅,哼了一声,道:“你是什么人,来此何事?”

    江浪听这少女声音清脆婉转,但言语却颇为无礼。当下抱拳道:“姑娘好,在下是青龙镖局的镖客,专门来见邓总镖头的。”

    那少女一怔,颇感意外,道:“你这个叫花子模样的家伙,居然也是保镖的?”

    江浪听她说得极不客气,却也不以为忤,摇了摇头,黯然道:“也许做不了多久啦?”说到这里,心中暗暗一叹。

    他来见邓总镖头,确实是想面辞的。

    他已有了打算,决计离开镖局,去寻找自己的妻子。

    那少女眼见这个后生蓬头垢面、衣衫破烂,本已起疑,又见他愁眉苦脸,神情落寞,越加疑窦丛生。她睁大一双明澈的眼睛,不住的打量着江浪,默不作声。

    江浪等了片刻,不见那少女动静,便道:“借光!”身形微侧,跨步便行。

    待他刚刚经过那少女身旁之时,突然间风声飒然,左臂一紧,已被抓住,随即身形一晃,已被一股大力掀得脚下一个踉跄,立足不稳,砰的一声,栽倒地上。

    那少女只是随手一拉一推,登时将江浪掀了个筋斗。

    江浪猝不及防,竟被一个娇小玲珑的美貌少女打倒,登时又羞又怒,跳将起来,单掌护身,严加戒备,愠道:“你,你到底是什么人,无端端的干吗偷袭我?”

    那少女小嘴一撇,轻笑道:“连一招寻常之极的‘小擒拿手’都躲避不得,还敢说自己是个镖师。臭叫花子,来乞讨也不捡个好地方,还是快滚蛋吧!”

    江浪怒道:“你,你到底是什么人,怎地如此蛮横无理?”

    那少女听江浪斥责自己蛮横,柳眉一轩,道:“本想放你一马的,你这小子既然不知死活,今儿姑娘心情不好,正想找人出气。你既大言不惭的自称镖师,想必手底下有两下子,且吃本姑娘一拳!”

    倏地纤腰一晃,欺身而前,呼的一声,扬掌往江浪左脸掴去。

    江浪没料到这大姑娘看似娇怯怯的,拳脚功夫却毫不含糊。他刚闪身避过这一巴掌,对方的攻势忽变,挺肘斜撞,反打小腹。

    江浪只好连连后退,左躲右闪,他见过镖局的钱通与强敌放对之时使过这套“推云手”独门功夫,端的厉害。只是想不到,这少女竟也会这一招。

    那少女接连攻了七八招,招招花样翻新。不仅有“推云手”,而且还有“通臂拳”、“四象掌”、“鸭形掌”,更有江浪见所未见的掌法拳法。

    他自幼习练拳术,入镖局两年来,走南闯北,着实见识过不少武林门派的绝技。此刻忽见这少女年纪轻轻,竟能使出各门各派的拳脚功夫,不由得心下暗暗称奇。

    那少女飞拳踢腿,连施妙着,见江浪左支右绌,急闪避过,虽只疲于应付,但跨步落足之际,马步沉稳,颇有章法,显见是个训练有素的练家子。她娇叱一声:“看招!”蓦地纵身而起,凌空发掌,一招“飞花入户”,径袭额头。

    江浪见她掌势又变,当即凝神接招,错步转身,左回右旋,双拳翻击,还了一记“流星拳法”中的“双星袭月”。

    那少女微微一惊,啪啪两声,双掌和江浪两拳相交,她借势一个凌空倒翻,斜斜飞了出去,轻轻巧巧的落在地下。

    那少女见江浪的拳法招式虽平平无奇,劲道却不弱。她两只手臂兀自酸痛无力,一张俏脸胀得通红,惊怒之下,踊身跃起,虚晃一拳,右足飞出,砰的一声,踢了他一个筋斗。江浪几个翻身,滚到道旁花树之下,这才挺身站起。

    本文由小说“”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江浪传奇 第2章 人去楼空(二)是听风观云小说作品江浪传奇最新VIP章节免费阅读页面
书路(shu6.cc)第一时间更 第2章 人去楼空(二),听风观云小说新VIP章节。
如果你对书路小说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