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美女画像(二)

作者:听风观云   手机阅读本章节   加入书签

    书路(www.shu6.cc)最快更新

    第3章美女画像

    三、美女画像

    望着这幅王昭君的画像,非但紫袍汉子,连江浪也不禁瞧得呆了!

    画中的待诏美女一身汉代宫装,丰容靛饰,云鬟雾鬓,光彩照人。若非是大美人儿王昭君有此绝世丰姿,还能是谁?

    画像挂在毛老秀才的内堂里。

    毛老秀才虽是个落第秀才,但日子过得并不落魄潦倒,而且还称得上是宿迁城中的富人。

    由于他的人物画像眉目宛然,栩栩如生,名动江北,因此素有“江北画仙”之誉。方圆数百里慕名捧着银子前来求画的有钱人,实在不少。

    虽然这张祖传下来的昭君画,他一直珍若拱壁,自然也从不轻易示人。但是在“宏兴果店”吕掌柜的央求之下,他终于还是勉强同意了。

    江浪和那紫袍汉子这时已听得出来,原来吕掌柜的妻子是毛老秀才的姐姐,二人是郎舅关系。

    紫袍汉子狠狠的瞪了江浪一眼,将一锭白银抛在桌上,愤愤的道:“臭叫花子,为了你一句话,让本大爷亏了十两银子!”

    原来刚才紫袍汉子和吕掌柜三言两语,竟尔争执起来,他坚持不信吕掌柜的话,更不信毛老秀才家里会有王昭君的画像。

    当时江浪在旁见了,灵机一动,插嘴道:“要不二位打赌如何?若是毛秀才家确有王昭君的画像,这位大哥便输给吕掌柜十两银子。否则,吕掌柜便输给这位大哥十两银子。如何?”

    于是,三人便来到了这间“毛记画馆”。

    吕掌柜接过十两银子的彩头,一张老脸兴奋得通红。

    紫袍汉子埋怨了江浪几句,忽又指着毛秀才道:“臭秀才,你干吗要说人家‘容貌出众,堪比昭君’?王昭君是个倾国倾城的大美人儿,自然美得紧,当今世上还有哪个女子有这么美的?”

    毛秀才莫明其妙,瞠目不知所对。吕掌柜便把在自己糕点店中和江浪、紫袍汉子三人的言语约略说了。

    毛秀才默不作声的听完,目光落在江浪脸上,缓缓的道:“小伙子,你说你的新婚妻子长得怎生模样?”

    江浪又将鲍小昙的相貌细细说了一遍。

    毛秀才愈听愈惊,忽然转身走到一个书柜前,打开最上层的抽屉,取出数卷画轴,放在书桌上。他向江浪微微一笑,道:“这里是老朽生平所画的最为得意的十张仕女图,虽不敢比肩先祖,却也颇为自得。请小哥儿不吝赐教!”

    江浪双手乱摇,一叠连声的道:“岂敢!小子粗鄙无文,于丹青之道一窍不通,怎敢唐突?”

    紫袍汉子哼了一声,斥道:“笨蛋。毛大画师是想让你瞧瞧有没有长得像你家娘子的‘美人儿’,这也不明白?”

    江浪一凛,更不多言,迅即将那数卷画一卷卷的打了开来。只见每张画上绘着一位宫装女子,高矮秾纤固然有异,风姿神情亦自不同。但画工精致,的非凡品,画中女子更无一而非美女,却是毋庸置疑。

    毛秀才的画风祖述其先人汉元帝时的宫廷画师毛延寿,虽然未必强爷胜祖,但笔力着实不弱。那紫袍汉子拿起江浪看过的一张张画,啧啧称赞不止。

    突然之间,江浪“啊”的惊叫一声,双手紧紧抓住其中一张画,全身发抖,脸色大变,呼吸渐促。

    紫袍汉子一惊,侧头望去。只见江浪手中那副画上是一个绿衣少女,姿形端丽,眉目如画,端的是个罕见的美人儿。

    吕掌柜凑近一瞧,哈哈一笑,得意的道:“我没猜错吧,果然是这位姑娘!”

    毛秀才也笑道:“那日我有事去姐夫店中。刚巧碰见这位姑娘在买点心,对了,好像是买桃酥。我一见之下,便央着这位姑娘,要为她作一副画,却被她拒绝了。唉,若是她能移驾到我这画馆之中,让我好好的画上一画,我有十足的把握,将她画的跟那幅王昭君的肖像一样好,甚至尤有过之!”

    说着一声叹息,显然颇以未能当面替那位姑娘作画为憾。

    紫袍汉子不解,问道:“然则这幅画看上去挺不错啊。毛画师又何出此言?”

    毛秀才摇了摇头,叹道:“实不相瞒,老朽自幼便能人物风景过目不望,唉,我是事后凭着记忆所画。但是终究不及那位姑娘本人在场配合,那样画出来才会更加形神兼具,十全十美。”

    紫袍汉子凝注画中少女,又转向那昭君画像,细细相较之下,越发觉得那少女的容色果真不在王昭君之下,忍不住长叹一声,嗒然若失,喃喃的道:“难怪毛画师会说出‘容貌出众,堪比昭君’的评语,诚不我欺也!”

    吕掌柜见江浪痴痴望着那画中美女,全身不住的簌簌颤抖,泪流满面,嘘唏不已,显然这女子便是他念念不忘的妻子。

    毛秀才却兀自将信将疑,细细打量着江浪,道:“这位姑娘当真是你妻子?”

    江浪点点头,伸手抹泪,转向吕掌柜道:“老掌柜的,请你告诉我,我娘子她,她在哪里?”

    吕掌柜双手一摊,苦笑道:“我又怎会知道她在哪儿?这位姑娘一共到小店去过三四次,最近一次是大概在一月之前。以后便没再也没见过她了?”

    毛秀才也叹道:“是啊!我还专门恳请姐夫帮我再留意她呢,倘若一见到这位姑娘芳踪,立时通知我。唉,若能替她当面作一副画儿,我毛昌明这一辈子也不枉‘江北画仙’之虚名,虽死无憾矣!”

    江浪寻思:“看来娘子她确已不在宿迁了!”双手捧着鲍小昙的画像,看了又看,忽地心念一动,向毛秀才道:“毛老先生,在下想买下这副画,不知道需要多少银子?”

    毛秀才脸色一沉,摇头道:“这副画不卖!”

    江浪急道:“这是我娘子的画像!毛老先生,我,我求你卖给我吧!”

    毛秀才连连摇头,只是不允。

    无论江浪怎么磕头作揖,苦苦央求,毛秀才始终不为所动。

    紫袍汉子忽然哼了一声,道:“一副破画,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好玩,不好玩。本大爷去也!”大踏步走出内堂,在画馆两名伙计诧异的目光之下扬长而去。

    吕掌柜见江浪仍纠缠不休,便对毛秀才道:“昌明,这位小哥儿刚结婚三日,妻子便不见了。难得你这里有她的肖像,你何不成人之美,便卖给他吧!”他担心店中生意,在旁帮着江浪劝了毛秀才几句,便自离去了。

    “毛记画馆”内堂之中,但只剩下跪地不起的江浪和负手而立的毛秀才二人。

    隔了好一阵,毛秀才上上下下打量着江浪,哼了一声,脸现不屑之色,道:“若说这位神仙般的姑娘是你老婆,老朽无论如何是不会相信的。小伙子,你且说说,你姓甚名谁,家在何处,又是怎么娶到她的?”

    江浪只好又把自己和鲍小昙之事简略说了。

    毛秀才沉默不语,眯着眼睛,忽然长长叹了口气,道:“天下竟有这等奇事。唉,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啦!”

    江浪脸上一红,讷讷的道:“我自知配不上娘子。但既成为夫妇,想来是老天爷的安排吧。”

    毛秀才沉吟道:“江镖头,你想怎么办?”江浪道:“我要去找回我娘子。即便她不要我了,我也要再见她一面!”顿了一顿,又道:“我所以想买回这副画,便是想利用画像来寻访娘子下落。”

    毛秀才凝思半晌,忽道:“江镖头,你先起来吧!”

    江浪大喜,道:“毛先生,你,你答应我啦?”

    毛秀才点点头,淡然道:“你想要这副画却也不难,我可以一文钱不收送给你。只不过,你须先答允老朽一个条件!”

    江浪一呆,道:“什么条件?”

    毛秀才望着他双眼,缓缓的道:“我要你答应老朽,若然有朝一日你夫妻团聚,你要带尊夫人来我这画馆,让我好好为她作一副画儿!”

    江浪健步如飞,出了城门,沿着官道往北而去。

    他将那张鲍小昙的画像卷好,紧紧贴在胸前,一口气从城西奔到北门外。

    淡淡斜阳映照在他脸上,微微发着红光。

    他太高兴了。两只眸子之中,充满了又激动又兴奋的光芒。

    有了鲍小昙的画像,想要打听也方便得多了。

    出城五里之后,路上已很少见到行人。

    前面照例是一片林中小径。

    这也是江浪的必经之路。

    正行之间,忽地白影一闪,一株大树上飞下来一条细细的绳子,迅捷无伦的缠住方浪右足,随即一声娇叱:“起!”

    江浪但觉足踝一紧,眼前陡黑,身子临空而起,如同腾云驾雾一般被提了起来,头下脚上的吊在半空之中。

    他大惊之下,双手乱舞乱抓,但身在空中晃荡不停,哪里能抓到什么东西?

    “啪”的一声响,鲍小昙的那幅画像从他怀中滑出,自半空中掉落地下。

    江浪毕竟是练武之人,一阵慌乱之后,便不再动。他知道自己被人偷袭,倒悬在树上,再挣扎也是徒劳。

    他转头四望,强自镇定,大声道:“在下是青龙镖局的镖师,途径此处,不知是哪位江湖道上的朋友在此?还请现身!”

    但听一声粗重的咳嗽之声,西首一株大树后缓缓转出一个人来。

    江浪一怔,不由得又惊又奇,却见此人赫然便是刚才在“宏兴果店”遇到的那名紫袍汉子。想起自己害得他与吕掌柜打赌输掉十两银子,便道:“原来是这位大哥。咱们又见面啦!”

    紫袍汉子背着双手,施施然的走到江浪下方,弯腰捡起那卷画像,展了开来,借着从枝叶缝隙之间透进林中的阳光细细欣赏起来。至于江浪的连声招呼,他却视若不见,听如不闻。

    江浪脚上头下,倒悬半空,头脑中一阵晕眩,委实说不出的难受,说道:“兄台,我知道适才害你输了十两银子,是我不对。这样吧,你放我下来,我把十两银子赔给你。好不好?”

    紫袍汉子仍是专心致志地欣赏鲍小昙的丽色,无论江浪怎么央求,都毫不理睬。

    江浪从半空中转头打量着紫袍汉子,见他似乎对鲍小昙的画像极为爱惜,心头一惊,道:“兄台,我和你无怨无仇,你,你设此陷阱对我,究竟想怎样?”

    紫袍汉子忽地冷笑一声,道:“姓江的小贼,死到临头,哪来那么多废话?”

    江浪道:“你,你怎么知道我姓江?”紫袍汉子哼了一声,倏地右手一翻,白光闪处,手中多了一柄寒光闪闪的匕首,冷冷的道:“姓江的小贼,临死之前,你还有什么话,说吧?”

    江浪心头一沉,他知道这片树林平日里极少有人路过,想要喊叫求援,决计无望。他微一思忖,道:“我不想死,求好汉饶命!”

    紫袍汉子将匕首举起,剑尖登时逼近江浪头顶,森然道:“废话少说!今儿你这小贼落入我手中,决计是死定啦,我劝你做人还是光棍一些,死得也会好看一些。喂,你且说说,临死前还有什么未了之事,说不定本大爷还能帮你完成遗愿,也未可知!”

    江浪登时全身一阵冰凉,呆了一呆,道:“好汉,我身上有些银两,你只管取去便是。但留小人一条性命,小人绝不报官,求好汉手下留情!”

    紫袍汉子后退两步,突然右手一挥,手中一条银白色的长索飞出,“啪”的一声,正击在江浪胸前。

    江浪顿觉胸口一痛,忍不住低哼一声。

    本文由小说“”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江浪传奇 第3章 美女画像(二)是听风观云小说作品江浪传奇最新VIP章节免费阅读页面
书路(shu6.cc)第一时间更 第3章 美女画像(二),听风观云小说新VIP章节。
如果你对书路小说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