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剪径之贼(五)

作者:听风观云   手机阅读本章节   加入书签

    书路(www.shu6.cc)最快更新

    第5章剪径之贼

    五、剪径之贼

    江浪一阵愕然,心想你怎么知道我妻子离开了我,转念又想,或许是此人只是无意间信口开河。细细打量那老者,却见他须发皓然,老态龙钟,连抱着胡琴的样子也显得不堪其重,当真是“手无缚鸡之力”,决计不似打家劫舍、拦路抢劫之辈,便又打了一躬,道:“老先生,借光,我要到前面去。”

    青袍老者怒道:“你这小子好生无礼。老夫说了,要在此拉琴独乐,你就不能安静一会儿,滚开,滚开!”

    江浪没料到这老者如此不近人情,心中微微有气,强自按捺,举目在林中东张西望,心道:“既然你不肯让路,我一人一骑绕过这几棵树过去却也不难。只是这条林间小路是往南去的唯一路径,少顷镖队经过,镖车笨重,可不能绕路,难不成从你身上辗过去不成?”

    当下耐着性子将镖队一会儿从此路过之事说了,敦请那老者让路。

    青袍老者发起了脾气,吹胡子瞪眼的道:“气死我也,气死我也!莫说是镖局子的达官,便是当今龙庭的那位大官家、皇帝老儿来了,老夫也决不让这个路!你这臭小子着实可恶,连老夫想好生拉个胡琴,也让人不得安静。”

    江浪见那老者如此固执,很感头痛,却又不愿对一位老人家硬来,苦口婆心解释了一阵,摇头叹道:“只怕待会儿我们镖局子的大队人马一到,段副镖头必定会派人把你架到一旁,却又何苦?”

    当下牵着坐骑,转向一旁树林,欲待绕将过去。

    便在这时,蓦地脑后风声微响,眼前一暗,一件布袋当头罩下,只觉得后腰“悬枢”、“中枢”两穴上微微一麻,扑地跌倒,动弹不得。

    耳中却听得嘿嘿一声冷笑,似乎便是那老者的声音。又觉背心一紧,已被人一把拿住,随即身子离地而起,但觉呼呼生风,犹似腾云跨风一般,已落在一株参天大树之上。

    江浪身子被人横放在大树的枝杈之间,眼前忽又一亮,那人已将罩住他头脸的布袋收了去。

    他又惊又怕,回头望去,早已不见了人影。低头俯视树下,却见自己的坐骑歪倒在地下,动也不动,似乎已断了气。

    他意欲张口呼叫,嗓子却已不听使唤,声息全无,想要下树,四肢却又软麻无力。偏偏奇怪的是,脖子能动,眼睛能看,耳朵能听,有如梦魇之中一般。

    如此静悄悄的,又过得半个时辰,但听得人声喧阗,车马杂沓,镖行一行人渐渐移近。

    镖队甫经此处,便有眼尖之人望见江浪的坐骑倒毙在道旁树下,惊骇之下,急报在后督促的段振飞。

    段振飞闻讯一惊,跃离马鞍,快步抢到队前,察看江浪的那匹坐骑。只见那黄马横卧树下,其实并未死去,只是奄奄一息,动也不动,奇怪的是,浑身上下并无一处伤痕。

    便在这时,忽听得前方响起数声尖锐之极的唿哨,此起彼伏,随即密林草丛中,嗤嗤连响,早已射出一排飞蝗弩箭来。

    段振飞急纵而前,凌空跃回镖队,一面纵声大叫:“大家躲在镖车后面!定着点儿,莫要乱动!”一面左手扬起圆盾,右手挥舞单刀,涌身迎将上去。圆盾护身,单刀舞得呼呼掠风,前后左右卷起匹练似的一道道寒光,飞蝗弩箭纷纷跌落地上。

    人影晃处,密林之中已跳出来八九条黑衣大汉,拦住了镖队,不断的发射着飞蝗箭雨。

    飞蝗箭之后,紧跟便是飞刀、钢镖、袖箭、铁莲子、铁蒺藜、飞蝗石,诸般暗器纷纷向镖局众人掩藏处招呼。

    钟元鸣、元亮、朱义方三人各展刀剑,左一闪,右一趋,拨打闪避暗器。

    过了一阵,众黑衣人打完了暗器,一人尖声叫道:“并肩子,托线孙可灵了,亮青子,招呼吧!”(作者按:这句是江湖黑话:弟兄们,保镖的察觉了,亮兵刃,动手吧!)

    段振飞一惊,又听得后方镖队有人惨叫之声,回头一张,却是那三名在饭店中所遇之人从后面杀了过来,两名趟子手抵挡不住,已经受了伤。

    但听得兵刃相交之声,乒乒乓乓的打得极为激烈,镖局众人各挺兵刃,和群盗混战了起来。

    段振飞眼见盗贼来势猛烈,腹背受敌,形势危急异常,又惊又怒,当下双足一点,跳上一辆镖车,大喝一声,嘶声叫道:“大家住手,住手!且听我一言!”

    这一声大喝中气充沛,甚是惊人,一干黑衣盗贼和镖局众人各自跃开,停了兵器,转头望着段振飞。

    段振飞收起刀盾,哈哈一笑,双手一拱,向群盗作个四方揖,朗声道:“请恕在下眼拙,没曾拜会。敢问列位朋友尊姓大名,宝寨歇马何处?”

    群盗与镖局众人交手,遭遇顽强抵抗,这时又见段振飞威风凛凛的站在镖车之上,一时面面相觑,默不作声。

    段振飞又哈哈哈的连笑了两声,朗声道:“不知是哪位朋友带头,且请借一步说话!”

    只听一声咳嗽,镖队后面施施然走出一人,慢吞吞的道:“‘密不透风’段英雄果然威风!咱们兄弟打家劫舍,干的都是没本钱的买卖,本是剪径之贼。闲话少叙,各位如想活命,只管留下五十万镖银,转身离开便是。既然‘紫金降魔刀’邓老英雄不在,借一步说话就不必啦!”

    段振飞凝目望去,只见说话之人竟是饭铺中的那个貌不惊人的驼子,初时只道他是驾骡赶脚的车夫,不料此时见盗众对他毕恭毕敬,俨然便是群盗之首。他听那驼子言外之意,只认邓通达,浑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当即跃下镖车,迎上前去,抱拳道:“邓总镖头虽然没有亲自到来,但是他委托兄弟办这趟差事。在下虽然没什么本事,但受人之托,自当忠人之事!”顿了一顿,微笑道:“不敢请教老爷子尊姓大名?”

    那驼子仰天打了个哈哈,说道:“老汉只是个无名之辈,贱名不足以挂尊齿,兄弟们都叫我丁驼子。嘿嘿,‘密不透风’段英雄,听说你是崆峒派的。贵镖局邓总舵主既然将这么重的担子交给你,料来你的本领也不会太差,丁某原本不敢冒犯。”指着一众黑衣汉子,叹了口气,续道:“只不过弟兄们饿了几天肚子,想请段副镖头赏口饭吃。”

    段振飞心中嘀咕:“丁驼子,却是哪座山寨的?江南绿林道上不曾听说有这号人物啊!”微微一笑,抱拳道:“丁老爷子言重了。钟兄弟,取一百两银子,请丁老先生赏赐弟兄。”钟元鸣当即捧了一个锦囊出来,晃了一晃,囊中发出当当的声音,显然都是银子。

    镖局的人都知道,段振飞这是按着江湖道上的规矩行事。

    “贼不空回”,绿林道的好汉,决计不能白白辛苦一趟,空手而归的。

    钟元鸣跨前两步,将装有一百两银子的锦囊递了过去。

    新版江浪传奇全面连载暨相关问题的若干说明

    一、《天道剑影》和《江浪传奇》的作者“听风观云278”,已与签约,作者名“听风观云”。

    二、原在起点连载的《江浪传奇》部分章节中逻辑性不足和语文法疏漏之处已在新版稿中一一改之。喜欢拙作的朋友不妨读一读。

    三、新版《江浪传奇》较之《天道剑影》文笔更成熟,故事更新奇,寻记记,塞外风云,巨人帮主传奇,乌孙宝藏、龙宫传奇等精彩章节将会陆续推出。

    四、作者曾在起点中提及,《江浪传奇》小说是金庸、古龙、梁羽生等新派武侠小说的传承沿袭之作,作者旨在将《笑傲江湖》、《侠客行》、《楚留香》等武侠故事有所突破。纠正近年来重情节荒诞而轻解构人性的创作误区,重千秋而不重一时。

    五、想我中国文字典雅蕴藉,博大精深,文采风流,丰瞻华美。作者企图努力做到,让每一个读此小说的人,都能领略到汉语的的优美。(限于水平,多所努力。虽不能至,心向往之。)

    呵呵,暂时写这么多吧。明天起,观《江浪传奇》,唱沧海一笑。给你一个不一样的武侠!

    听风观云

    2014年10月21日

    本文由小说“”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江浪传奇 第5章 剪径之贼(五)是听风观云小说作品江浪传奇最新VIP章节免费阅读页面
书路(shu6.cc)第一时间更 第5章 剪径之贼(五),听风观云小说新VIP章节。
如果你对书路小说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