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混沌一式(二)

作者:听风观云   手机阅读本章节   加入书签

    书路(www.shu6.cc)最快更新

    第8章混沌一式

    八、混沌一式

    梦中老人教了一遍,见江浪举手投足之际,竟已练得似模似样,点头笑道:“这就对了。天下没有平庸的徒弟,只有平庸的师父。曲中流么……”瞧了江浪一眼,摇了摇头,又道:“这招叫做‘混沌一式’,招式寻常,简便易学,讲究‘抱物成球,宽打高举’,只是‘混沌三式’的入门功夫。你功力平平,若猝遇强敌,难以抵挡,因此你务须牢记,危难之际,你只须自顾自的反复使出这招,多半还是能自保的!”

    江浪跟着依法修习了一会,忽道:“这种招式,倒像是太极拳!”

    梦中老人神情俨然,一本正经的道:“不错。太极拳乃武当三丰祖师所创,讲究意、气、形、神,做到‘含蓄内敛、连绵不断、以柔克刚、急缓相间、行云流水’,我这套‘混沌三式’,始于太极,终于混沌。佛曰:不生不灭,不垢不净……”向江浪瞥了一眼,见他又脸现迷茫之色,便即笑了笑,道:“凡事循序渐进,这些道理以后你会慢慢明白。现下,你只须跟着我做便是!”

    次日一早,江浪又被金六连嚷带推的叫醒,一骨碌从床上跃下。金六笑道:“江大镖头,最近你可是越来越能睡了。段副镖头催促赶紧出发,说是今儿晚上便能赶到虎丘贺家庄交货啦!”

    镖队自无锡到苏州,已不过六七十里地。当日下午申牌时分,一行人途经剑池,边行边打听,终于到得姑苏城外西北十里的虎丘贺家庄外。

    镖行中人进入苏州境内以来,沿途风景,已自令人啧啧称赞。此刻行至近前,但见那剑池畔山石叠嶂,林木葱郁,飞泉流瀑,池内流水不绝,幽深莫测。遥望云岩寺古塔矗立山巅,“风壑云泉”,端的是灵山秀水,难描难绘。

    众人沿着蜿蜒的山道迤逦行来,到得一座牌匾上横书着“贺家庄”三个大字的汉白玉牌楼前。段振飞翻身跃离马背,摆了摆手,众镖师纷纷下马,车马尽皆停了下来。

    只见那贺家庄倚虎丘山势起伏而建,泉石园林,极尽幽深,屋宇连绵,虽则看上去规模不大,但构筑精巧,极具匠心,竟非人间气象。

    钟元鸣长叹一声,对段振飞道:“段副镖头,这趟走镖,能够看到眼前这等图画般的风景,回宿迁后总镖头便是一文钱不给,我老钟也觉得不算白来一趟啦!”段振飞微微一笑,道:“端的是好风景。想来住在此处的主人,必非寻常之辈!”

    便在这时,忽听得一声长笑,石阶上一人手中折扇轻摇,快步而来。待得走到镖队前一丈开外,立定脚步,唱了个喏,道:“各位达官爷远道辛苦,敝庄主令在下在此恭迎台驾。敢问哪一位是段副镖头?”说的虽是官话,却难掩软绵绵的吴侬韵味。

    段振飞见来者是个二十七八岁的青年公子,青衫方巾,作文士打扮,相貌俊秀,说不出的风流儒雅,心中先存了三分好感,上前一步,躬身抱拳,道:“相公请了!在下段振飞,不敢请问公子爷高姓大名?””

    那青年收拢折扇,目光在镖行一行人脸上掠了一眼,嘴角含笑,拱手道:“久仰‘密不透风’段英雄大名,当真是如雷贯耳,今日有幸得见。在下公孙白,忝在贺家庄的管家。段副镖头从宿迁远道而来,车马劳顿,一路辛苦了。请列位跟在下入庄奉茶。”

    说着微微转身,伸手肃客。

    到得庄内,众人在东首一个较大的院子前停下。只见门外四五名青衣罗帽的庄丁簇拥着一名肥肥胖胖的老员外,正在候客。

    段振飞心道:“这个员外定是贺老庄主了!”果见那青年公孙白停步转身,微笑道:“段副镖头,这位便是敝庄贺老庄主。”又向那贺庄主介绍了段振飞。

    贺庄主和段振飞、钟元鸣等见了礼,迎进客厅。分宾主坐定,略行寒暄,贺庄主和段振飞便即取出财物的清单,吩咐公孙白和钟元鸣等前去拆开箱子上的封条,详细查验核对。

    待得交接镖银完毕,天色已黑,贺庄主甚是热情,吩咐摆下筵席,款待青龙镖局一行人。

    贺家庄留膳留宿,殷勤周至,令段振飞等大为感激。当晚众人在贺家庄的西厢院中歇宿,次日早饭后告辞而去。

    贺庄主携公孙白等人送到庄门外,甚是客气,临行前又打赏一百两银子茶资。

    待得镖局一行人转过山坳,去得不见了影踪。那贺庄主面容一端,右手一挥,众人躬身退去,片刻间走得干干净净。

    庄外林荫之中,只剩下贺庄主和公孙白二人。贺庄主退了两步,向公孙白躬身行礼,毕恭毕敬的道:“少主,五十万两银子已到,咱们要不要立时向教主报告?”

    公孙白轻摇折扇,淡淡的道:“暂时不必。姑姑她老人家让我来虎丘亲自监督镖银交接之事,其实是想弄明白青龙镖局这次押镖的具体经历。贺长老,你不觉得奇怪么,邓通达是个老狐狸,明知道这次走镖凶险重重,便诈称旧伤复发,却让段振飞这家伙冲在前头。你明不明白,青龙镖局的这趟镖银原本不可能顺利送到虎丘的?”

    贺庄主眉头微皱,道:“属下也觉得颇为不解。少主,邓通达旧伤发作之事当真是假装的?”

    公孙白点点头,缓缓说道:“千真万确。”

    贺庄主低头思索,忽然微微一笑,道:“定是济南府‘长风镖局’的章启凤等人被劫杀后,姓邓的吓破胆子啦!”

    公孙白淡淡一笑,不置可否,侧头想了想,忽道:“贺长老,适才我所说这五十万两财物不可能顺利送到,你可知是何意思?”

    贺庄主眼前一亮,抬起头来,道:“少主的意思是说,以青龙镖局这些人的能耐,不可能击退雁荡山的‘银鞭神舵’丁一峰。除非那个段振飞当真‘密不透风’,武功犹在丁一峰之上。”

    公孙白笑了笑,直视着扇面上的“忍”字,淡淡的道:“段振飞如果真有这个本事,也不会甘为副贰多年,屈居在邓通达之下了!”

    贺庄主恍然大悟,笑道:“难怪昨晚筵席之上,你不住的以言语套问他们这趟镖途中的具体情景。属下还以为你是想打听五湖帮、神蛟岛和黑风寨的情况呢?”

    公孙白冷笑道:“五湖帮、神蛟岛和黑风寨的人马加起来,又能成得多大气候,自也不在教主她老人家的眼里。我只是奇怪,‘快网’田七被人打伤,此事与青龙镖局有无干系。还有,雁荡山的‘银鞭神舵’丁一峰又怎会失手?”

    贺庄主一怔,皱眉道:“说来也真是诡异。只可惜青龙镖局的人都守口如瓶,丝毫没有吐露到底是谁打退了雁荡山群贼。”

    公孙白淡淡的道:“镖银到不到,对本教来说一点儿也不打紧。倒是谁能击败‘快网’田七,打退‘银鞭神舵’丁一峰,此事须好好查一查。江南武林之中,几时多了这么厉害的高手?”

    贺庄主凝神思索了一会,缓缓的道:“少主对青龙镖局的人是不是有所怀疑?”

    公孙白点头道:“如果段振飞这个人没有可疑之处,多半便是那几个年轻镖头和趟子手有古怪。嗯,让邓通达和段振飞捡了这么大的便宜,青龙镖局的名头必会越来越响!”

    贺庄主道:“少主,要不要派人盯着?”

    公孙白点头道:“也不必盯得太紧。区区一家镖局,谅来也翻不了甚么大浪。说不定当真遇到高人暗中相助,段振飞自己也蒙在鼓里呢。嗯,我只想弄清楚,到底是谁把丁一峰吓得连夜逃回雁荡山老巢,乖乖的躲起来做缩头乌龟,再也不敢露面了。”

    说到这里,他将折扇一合,插入腰间,笑道:“今儿是八月中秋,还好段振飞那家伙识趣,及时赶到。好了,我要先去探望一下表妹,这便动身。贺长老,那件事便辛苦你关注一下啦!”

    贺庄主躬身道:“请少主放心。”

    镖局一行人众原路而回,一面在虎丘山下浏览山水风景,一面三三两两的嬉闹说笑。

    常言道:“无事一身轻”,于镖局中人来说,镖银交卸之后,不必再担心强盗劫掠,这一刻才是大伙儿最轻松、最愉快的时候。

    众镖师和趟子手人人兴高采烈,段振飞却牵着坐骑,呆呆出神,蹙眉不语。

    江浪牵马跟上,与段振飞并肩缓缓而行,问道:“段副镖头,你好像有心事?”

    段振飞转头瞧了他一眼,道:“江兄弟,我心中始终存着个老大疑窦,难以索解。前日若非你坠落树下,那位青袍老人也不会现身相救,这一趟镖银必失无疑。到底那老者是甚么来头,为何出手相助,丁一峰又怎会畏之如虎?”

    江浪也自心中奇怪,道:“是啊。这回镖银险些不保,真是多亏了那个拉胡琴的老先生。却不知他到底是什么人?”

    段振飞目光在江浪脸上注视片刻,缓缓摇头,又道:“我曾让你知会大伙儿,任何人不得将那老先生现身之事说与外人,因为他曾跟丁一峰说过,‘废话少说,老夫不想江湖中有甚么闲言闲语。’当时我虽被打得倒地不起,却也能听出来,他不想让人知道此事。”

    江浪点了点头,道:“段副镖头尽管放心,镖局众家哥哥均是严守秘密,绝不向外人吐露此事。”顿了一顿,又道:“昨晚吃酒之时,贺家庄的那位公孙管家也曾向我们几人打听过,哥儿几个都没提半个字儿。”

    段振飞吁了口长气,道:“江兄弟,你适才问我有什么心事,这才是我真正的心事啊!”江浪奇道:“那是为了什么?”段振飞道:“我有点儿怀疑,贺家庄的人好像事先便知道,咱们走这趟镖,未必能顺利到达。”叹了口气,拍拍江浪肩膀,笑道:“罢了,或许是我多虑了。好在有惊无险,算是便宜了咱们。别想这么多啦,既然来到姑苏,让大伙儿到城中喝酒去,好好过个中秋!”

    本文由小说“”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江浪传奇 第8章 混沌一式(二)是听风观云小说作品江浪传奇最新VIP章节免费阅读页面
书路(shu6.cc)第一时间更 第8章 混沌一式(二),听风观云小说新VIP章节。
如果你对书路小说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