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混沌一式(三)

作者:听风观云   手机阅读本章节   加入书签

    书路(www.shu6.cc)最快更新

    第8章混沌一式

    八、混沌一式

    本来姑苏城在虎丘的东南方向,镖局一行人如果返回宿迁,须往北去。但既到虎丘,苏州在望,焉有不入城游玩之理?

    那苏州又名姑苏,世称“水城”,“水乡泽国”,素有“上有天堂,下有苏杭”之说,境内河港纵横,湖荡棋布,端的山清水秀,景色如画。更因处于太湖之滨,地势平坦,土质肥沃,盛产稻米蚕丝,有宋以来便有“苏湖熟,天下足”的美誉。

    众人在苏州歇息数日,过了中秋,痛饮畅赌,不在话下。段振飞又带同镖行中人或乘船,或骑马,或步行,帮着江浪在城中大街小巷,水边桥畔,四处打探鲍小昙音讯,一连几日,却是迄无头绪。

    到得第六日上,段振飞、钟元鸣等念及离家日久,难以久耽,不得不返回宿迁。江浪将众人送到城门外。

    临行之际,段振飞等叮嘱了江浪几句,只身在外,须当事事小心。连舌头伤势未愈的元亮也拉着他手,含含混混的说了一会话。

    镖行众人与江浪举手作别,缓缓北去。

    江浪悄立于姑苏城外一个小丘之上,眼望着镖队渐行渐远,终于再不可见。他自十七岁那年投入镖局,与众人朝夕相见,一旦分手,甚感依依不舍,心道:“从此天地之大,只有我一个人随处流浪了。”但觉得天地悠悠,世事茫茫,想起自幼孤苦、严师辞世、爱侣离去,诸般不如意之事一齐兜上心头,悲从中来,热泪盈眶,说不尽的孤寂凄凉。

    一个人在秋风中悄立良久,怅怅而归。

    江浪在苏州城内大街上找了一家客店住下,寻了几日,好生烦恼,寻思:“所有的布坊和衣铺都说这幅锦帕确系上等苏绣,而且绣工极为精致。但到底是哪家布庄所出,却谁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看来从锦帕入手,难有结果。但只凭着小昙的这副画像,怕是更加机会渺茫了。唉,到底我该怎样才能找到娘子?”

    又想:“若是梦中老人能提醒我一下,也是好的。下次要是能再见到他,定要问个明白。”

    但说来也奇怪,自上次夜闯无锡知府的府邸之后,梦中老人再也没有出现过。其实自那夜之后,他每晚一着枕便呼呼大睡,但却连一次梦也没有做过。

    从此江浪便留在苏州城继续打探鲍小昙的消息。他拿着锦帕和画像到处打听,虽然那锦帕确是上等的苏绣,但那姑苏城“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用此锦帕的人家,不可胜数,无从查对。至于那幅仕女图,除了偶尔有些破落户子弟和擅长书画之人搭腔之外,更无一人见过画中之女。

    在姑苏城如此忽忽数日。江浪每日里早出晚归,一人一骑,却将城内城外、大街小巷都走遍了,于道路已十分熟悉。

    这日早膳之后,江浪穿到大堂,正欲出门,那店中掌柜的忽道:“江镖头,且请留步。”江浪停步回身,道:“萧掌柜,甚么事?”萧掌柜从柜台内抽出一把杏黄色的布伞,道:“今儿是阴天,多半要下雨。你出去找尊夫人,还是带把雨伞稳妥一些!”

    十余日来,江浪寻妻之事客栈中已尽人皆知。他听了萧掌柜之言,不由得眼圈儿红了,接过雨伞,哽咽道:“谢谢。”萧掌柜打量着他,笑眯眯的道:“你今日准备往东还是往西?”江浪道:“西面的阊门、山塘、虎丘一带都已去过,半点儿头绪也没有。今儿我想往东城看看。”

    萧掌柜道:“江镖头,请恕老汉直言,你这般找来找去,人海茫茫,只怕难有结果。”

    江浪黯然道:“我也知道。但不找遍全城,我怎么也不会死心。”

    萧掌柜摇头道:“我不是这个意思。”顿了一顿,道:“从这幅画像来看,似尊夫人这等绝色佳丽,即令姑苏城中美女如云,也极少有人能比得上她的。”

    江浪皱起眉头,道:“萧掌柜这话是什么意思?”

    萧掌柜微微一笑,道:“江镖头何不雇一只小船,到山塘街的‘柳家画馆’,请那里的掌柜柳老画师照着这副画像一模一样的多画几张,然后到处张贴一番,岂非事半功倍?”

    江浪一怔,随即眼前一亮,连连点头,赞道:“好主意,好主意!”

    当下江浪按照萧掌柜之言,雇船前往山塘街,一路小桥流水,来到那间临河而建的“柳家画馆”之中。

    “柳家画馆”的老掌柜听了江浪来意,将那张仕女图仔细端详了半晌,欢喜赞叹,连连颔首,道:“不错,这副果然是‘江北画仙’的真迹!”

    他闭目垂眉,低头沉思,隔了好一会,才向江浪打了一躬,说道:“客官,老朽好生惭愧,绘画的笔力不足,自问无法临摩‘江北画仙’毛大画师的杰作,即便徒有其形,亦难得其韵。抱歉,抱歉!”

    江浪急道:“柳老先生,只要按照这画上相貌来画即可,我是用来寻我妻子的,只要像她便成。对你们画家来说,照着图画临摹,岂非容易之极?”

    柳老画师斜眼横睨江浪,伸手捻着山羊胡子,冷笑道:“哼,年轻人不懂就别乱说。‘临摹’书画,最是讲究功夫的,何易之有?有道是‘临书易失古人位置,而多得古人笔意;摹书易得古人位置,而多失古人笔意。临书易进,摹书易忘,经意与不经意也……’”

    江浪听他摇头晃脑,滔滔不绝,忙哈腰陪笑,道:“老先生息怒。小子无知,急于寻找我家娘子,言语唐突,还请恕罪则个!”

    柳老画师点一点头,又瞧了瞧画像,蹙眉默然,过了片刻,道:“据你所说,尊夫人和这副画像不过七八分像,倘若老朽再依样葫芦的绘画,只怕不到五六分。客官,你觉得只凭一张五六分像的肖像,能够在姑苏城中找到你妻子么?”

    江浪听了这番言语,不由得冷了半截,收起画儿,向柳老画师拱手作别,失魂落魄的离开画店,回到船上。

    船夫解缆摇橹,驾船而去。

    小船在山塘河中缓缓行了一阵,那船夫见江浪默坐船头,望着一副美女画像呆呆出神,神情倦怠,意兴萧索。他一瞥眼间,望见画中女子的容颜,不由得“咦”的一声,惊道:“还道是谁,却原来是这位姑娘,嗯,是她,勿错哉!”

    江浪一呆,随即站起身来,问道:“船老大,你说什么?”

    那船夫向画像一努嘴,问道:“客官,这副画儿是在柳家画馆买的么?柳掌柜画的勿很像哉。嗯,照侬看末,确系勿怎么像哉?”江浪道:“此话怎讲?”船夫笑道:“我同你讲,定是画错哉。这位小娘子末,本人的容貌要比画上至少齐整十倍。”

    江浪又惊又喜,道:“是啊,她本人要比这画上美丽十倍,一百倍,一万倍。船老大,你,当真见过她?”

    那船夫将橹横在船尾,走到船头,侧头向画像凝视片刻,点点头,想了一会,又摇摇头,欲言又止,终于叹了口长气,皱眉道:“客官,我同你讲,勿晓得你要这画儿,哈事体介?这位小娘子,最好勿要招惹,耐末勿得了。”

    江浪听他说的是苏州土白,只是勉强懂得七八成,便道:“船老大,你能不能说官话,老是本地吴语,我听不完全明白。”

    那船夫嘿嘿一笑,咳嗽一声,改以官话,说道:“我是说,这位大姑娘的画像,你最好不要放在身上。若是让人发现了,便会有大大的麻烦,说不定连小命也要丢掉呢。”

    江浪愈听愈奇怪,问道:“那是为了什么?”

    那船夫嘘了口长气,脸色郑重,道:“既然你花费了银子雇我的船,合该咱哥儿俩有缘。小兄弟,听你口音是外地人罢,我劝你一句忠告,拿着这幅画在没人的地方自个儿瞧瞧便罢,千万别让人看到,否则,那可危险得紧。”顿了一顿,又道:“当真奇怪,柳老画师的画馆中,怎么会有这姑娘的画像?”

    江浪更加糊涂,强自按捺,问道:“你且说说,有何危险?这位姑娘到底在哪儿?你见过她么?”

    那船夫伸了伸舌头,叹道:“天下之事,当真无巧不巧。小兄弟,你若问的是旁人,这山塘一带,料来也决计勿人晓得,偏偏你乘的是我陈老二的船。你说,这不是咱哥儿俩有缘份么?当然了,也是你命好,可以避过这一劫!”

    江浪心头焦燥,偏生遇到一个罗哩罗唆的家伙,他虽急于知悉鲍小昙下落,却又怕惹恼了那船夫,反而不肯说了,于是耐着性子听他说完。

    那船夫陈老二道:“说来也凑巧得紧。这画上的姑娘我曾在灵岩山寺见过一面。嗯,便是在端午节那天巳牌时分,对了,是在灵岩山寺门口。当时我与浑家一齐去朝山礼佛,捐了香油钱出来,刚到大门,忽见人群之中奔出来一个贼头贼脑的家伙,有意无意的撞在一位小姐身上。那小姐头上戴着一顶黑色帷帽,遮住面貌,身旁跟着一个十四五岁的丫环。那丫环左臂上还挽了一个竹篮。她主仆二人冷不防的被人从中间一撞,分了开来,那小姐差一点儿摔倒。嗯,我记得清清楚楚,那天风很大,那小姐反应倒也不慢,借势一转身,退了两步,只是晃了一晃,并未摔倒。但是她头上的帷帽却一下子掉落地上,滚下石阶,露出了本来面目。嘿嘿,当时我可瞧得分明,一下子便傻啦。心想,我的妈呀,这不是月里嫦娥下凡间了吧!”

    江浪已略略听出端倪,不由得心跳加剧,呼吸困难,全身生热,定了定神,颤声道:“陈二哥,你能确定当日所见到的便是这画上的女子?”

    本文由小说“”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江浪传奇 第8章 混沌一式(三)是听风观云小说作品江浪传奇最新VIP章节免费阅读页面
书路(shu6.cc)第一时间更 第8章 混沌一式(三),听风观云小说新VIP章节。
如果你对书路小说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