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白衣美女(一)

作者:听风观云   手机阅读本章节   加入书签

    书路(www.shu6.cc)最快更新

    第9章白衣美女

    九、白衣美女

    陈老二点了点头,叹道:“这样花朵一般的美人儿,天下少有,如何轻易忘得?就是她,我陈老二敢以项上人头来打赌,那日在灵岩山寺门口遇见的,千真万确,决计便是这画中女子。啧啧,她也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模样最齐整,最标致的姑娘。”

    江浪急问:“后来怎样?”

    陈老二皱了皱眉头,摇头道:“也没怎样。这位嫦娥般的小姑娘很是害羞,一直低着头,一张小脸也都红透了,就像一朵大红花一般。唉,那模样,可更加好看啦!”长长吁了口气,又瞧着江浪手中的画,连连点头,又道:“适才我一看到你这副画像,立时便认出是她的样子。只是想不到,你能在柳家画馆之中买到她的肖像。唉,这柳画师也真是不知死活,谁的相貌都敢画!”

    江浪本欲解释这是自己妻子的画像,并非柳老画师所画,忽地心念微动,又问:“后来,后来怎样?”

    陈老二道:“后来啊,一下子围了好多的男女,争相看那位姑娘的美貌。那个小丫环见了,急忙跑过去捡回被风吹到台阶下的帷帽,又给她家小姐戴在头上。她主仆二人很是慌张,急匆匆的推开人丛,入庙内进香礼佛去啦。”

    江浪心想:“倘若那姑娘真是小昙,她既然来过灵岩山寺,或许便住在左近。还有,他既在灵岩山寺露过面,见过她的人,自必不少。唉,我找了这么多日,怎么没想过去寺庙呢?”便对陈老二道:“陈二哥,我要赶往灵岩山寺看看。劳你的驾,带我前去!”

    陈老二一怔,上下打量着江浪,皱眉道:“小兄弟,你只是买到一幅美人画罢了,难不成还想要见到人家大姑娘本人不可?”

    江浪双眉一挺,摇头道:“这个一言难尽。陈二哥,有劳你了,快快开船罢。”

    陈老二见江浪脸色凝重,想起他适才的言行,眉头深锁,咬了咬牙,低声道:“小兄弟,我刚才说过,这个女子万万招惹不得,会有大大的麻烦,极有可能会有杀身之祸。最好,最好你连这幅画儿也烧掉、撕掉、扔掉,总之不要放在身边,以免惹祸上身。”

    江浪只听得莫明其妙,搔头道:“到底是怎么回事,陈二哥,你不妨直说。”

    陈老二敲敲自己额头,叹了口长气,道:“跟你说实话吧,灵岩山寺一带的人我识得不少。端午节见到那位美貌姑娘之时,我还有两个熟人在场,待那姑娘主仆去后,我们还互相打了个招呼。半个月后,其中一位卖老汤馄饨的朋友有事租用我的船,私下里告诉我一些事。我才知道,原来那位姑娘是万万招惹不得的。”

    江浪问道:“你那位朋友又跟你说了什么?”

    陈老二左右望了望岸边,又前后瞧了瞧河中,待见附近并无船只接近,转身走到后梢,一面举橹划船,一面压低声音道:“小兄弟,我告诉你也不妨,但你要先发誓,一定要守口如瓶,不可以说是我陈老二告诉你的!”

    江浪见他一脸谨慎之状,点点头,指天立誓,道:“苍天在上,我江浪若是提及陈二哥相告画中女子之事,天诛地灭,不得好死。”

    陈老二叹了口气,道:“原来是江兄弟。既然你这么想知道内情,我便赌一把,冒险告诉你吧。这些可都是我那位朋友跟我说的。当时冲撞那位姑娘的那个家伙得手后,一溜烟的跑到庙外,不知道去了哪儿。混乱中大家也都没怎么放在心上,各自散去。”顿了一顿,又四顾了一下,低声道:“后来大伙儿才听说过,原来那家伙是个身手不凡的小偷儿,还是黑道上大大有名的飞贼,外号叫做‘踏雪无痕’申超,在他们那行当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此人平日里便是到处兜来转去的,专门偷人钱物。他见那位姑娘身上的衣饰甚是名贵,欺她一个娇弱女子,又只跟着一个小丫环,料来好下手,便顺手牵羊,乘乱偷去了她的一只绣花荷包。”

    江浪心想:“这小偷儿着实可恶,专门偷弱女身上的东西,行径如同强盗。”

    陈老二续道:“那个小偷儿本领不小,听说他还有个师父,更是江南黑道中的厉害角色,叫做‘快网’田七爷。总之,手段非常厉害。”

    江浪一惊,暗道:“这么巧,原来那小偷儿竟然是‘快网’田七爷的徒弟。”

    陈老二见江浪脸色微变,似乎已有惧意,又道:“第二天早晨,有条渔船在‘金鸡湖’打捞到一具尸体,两只臂膀全被用利器卸了下来,一对儿眼珠子也被挖了出来,死状要多惨有多惨。”

    江浪倒抽一口凉气,道:“是,是那小偷儿的尸首么?”

    陈老二点了点头,又道:“江兄弟,如果那小偷儿是被这位姑娘的家人所杀,此事也便简单了许多。但真正可怕的是,杀死那小偷儿的并非别人,竟是他的师父‘快网’田七爷!”

    江浪留意到,陈老二每次提到“快网”田七爷的时候,脸上都露出惊恐之色。他却越发奇怪,问道:“怎么会是田七,田七爷杀死自己徒弟?”

    陈老二叹道:“江兄弟,想多活几年的话,我劝你最好还是早点儿回老家去吧。在这太湖一带,五湖帮、神蛟岛和黑风寨的盗贼何等猖狂,咱们这些船夫渔家,哪个不是谈虎色变?但你可知道,即便是这些帮派山寨中的恶贼悍盗,也都忌惮那田七爷三分。”

    江浪想起那晚在塘桥镇的树林中,曾无意中听到“快网”田七和五湖帮帮主胡十三的对话。从二人说话的语气中听来,那胡十三对田七始终毕恭毕敬,的确心存畏惧之意。

    陈老二接着道:“听说田七爷不但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徒弟,而且还连夜来到灵岩山寺门口,双手捧着那只绣花荷包,长跪不起,一直跪到次日巳牌时分。”

    江浪想起曲中流、邓通达所说的江湖禁忌,心中一凛,暗道:“如此看来,定是田七爷知道自己的徒弟闯下了滔天大祸,招惹了极厉害的对头,生怕殃及自己,于是连自己的徒弟也杀死,甚至沉尸湖底!”

    陈老二低声道:“田七爷跪在灵岩山寺门前,一动也不动,便如同那大雄宝殿里的泥塑木雕一般。直到有一个头上用红头绳扎了两根小辫子的小男孩儿跑了过去,在他耳边说了两句话,又拿回那个绣花荷包离去后,田七爷这才如遇皇恩大赦一般,慢慢站了起来,慢慢离去。”

    他叹了一口气,道:“现下灵岩山寺一带有个传言,那位美若天仙的大姑娘,是江湖上极可怕的神秘帮派的人,她自个儿也是武林高手。连田七爷那种黑道霸主都不敢对她有半点不敬之意。谁若是不知死活,胆敢冒犯她老人家,下场之惨,决计不会比那田七爷的徒弟好到哪去。”

    江浪听到这里,终于明白陈老二的言下之意,那位容貌极似鲍小昙画像的女子,自己根本不可能招惹得起。倘或自己拿着她的画像到灵岩山寺询问打听,又被她帮派中的人知道,多半便会有杀身之祸。

    他心下又惊又奇,寻思:“那位姑娘是不是小昙?倘若真是小昙,她又是什么来历?”想起鲍小昙容颜娇艳清丽,身材窈窕婀娜,当真是弱不禁风,娇柔婉转,哪里像个武林高手模样?

    又想:“小昙明明是个教书先生的闺女,手无缚鸡之力,如何又跟江湖帮派扯上关系了?”

    陈老二见江浪垂头不语,显然已明白了自己的意思,低声道:“江兄弟,这就是一副画儿而已。我可是为了你好,你可别见了美女画像,便胡思乱想。尤其是这画上的佳人,即便她真是神仙下凡,那也是一尊瘟神。”

    江浪抬起头来,但见天空中乌云蔽日,凉风阵阵,心想:“无论此事真相究竟如何,我也要见小昙一面再说。其实陈二哥所说的,也不知真假。唉,那个女子到底是不是小昙?”

    他不欲陈老二为自己担忧,便淡淡一笑,道:“多谢陈二哥了。其实我也就是见这柳老画师的画儿很好看,随手便买了下来。至于这画中的女子,听你这么一说,我哪里还敢去见啊?咱们回去吧。”

    到得岸边,江浪付了船钱,挤进人丛之中,待见陈老二撑船离去,便即向街边一个瓷器摊老板问明前往灵岩山寺的路径,迈开大步,手持雨伞,径向灵岩山寺而去。

    来到山门之时,日已过午,他纵目望去,但见黄墙红瓦,好雅致的一座佛门古刹。只是当日冷风呼啸,乌云欲合,颇有雨意,兼之其时既非佛祖菩萨的诞辰,又非庙会节日,是以出入寺内外的游人香客甚是稀少。

    江浪悄立寺外,从怀中把那副仕女画拿了出来,逢人便问,心道:“倘若端午时在此露面的女子真是小昙,我夫妇相见,已是为期不远了。”至于陈老二所说的凶险,对江浪而言,只要能见到妻子,便是刀山火海,却也全然不加措意。

    在山门外打听了一阵,毫无头绪。到得寺中逐一打探,一干僧侣尽皆摇头,并无一人见过长得如画中人一样的女子。

    本文由小说“”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江浪传奇 第9章 白衣美女(一)是听风观云小说作品江浪传奇最新VIP章节免费阅读页面
书路(shu6.cc)第一时间更 第9章 白衣美女(一),听风观云小说新VIP章节。
如果你对书路小说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