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两广大侠(一)

作者:听风观云   手机阅读本章节   加入书签

    书路(www.shu6.cc)最快更新

    第10章两广大侠

    十、两广大侠

    江浪又惊又奇,惊的是身在太湖之中,那白衣女郎竟是一位能令绿林水寨俯首听命的厉害角色,奇的是此女明明是一个弱态生娇、腼腆羞涩的大家闺秀,如何能有如此威权?

    静夜之中,船上无人言语,唯有风帆猎猎作响和波涛轻拍船身的声音。

    江浪本欲忍痛坐起,这时听到白衣女郎主仆显是江湖上大有来头之人,更与那水上剧盗彭飞有关,心下惊疑不定,兼之伤后倦困暗生,不觉又合上眼睛,昏昏欲睡。

    隔了一阵,忽听白衣女郎的声音道:“小菊,你想问什么,只管说吧,看你呲牙裂嘴的样子,再不让你说话,怕是快要憋闷死了。”

    小菊大喜,拍手道:“多谢小姐。嘻嘻,还是小姐知我疼我,我这心里已憋了很久,快已忍不住了。再憋下去,可真要发疯了。”

    白衣女郎哼了一声,道:“真要是这么夸张,那就再憋一会儿吧。小桂,你帮我好生瞧瞧,咱家小菊妹妹是否真的会憋死?”

    另一女子小桂嘻嘻笑道:“奴婢遵命。小姐,你就瞧好戏吧。”

    小菊怒道:“好你个小桂,算你狠,想要落井下石是吧?其实我便是不问,也知道答案,哼!”小桂道:“什么答案?”小菊道:“答案便是……”顿了一顿,央求道:“小姐,求求你了,还是让我问吧。”

    白衣女郎淡淡的道:“什么事?”

    小菊道:“这位江镖头睡了三天三夜,也该醒了吧?”

    江浪在被窝中一惊:“她们怎么知道我的身份?”

    白衣女郎轻轻“嗯”了一声,道:“龙大夫亲自为他诊治敷药,你和小桂照方子煎的药汤,有无效果,你岂不知。却问我做甚么?”

    小菊笑道:“我只知道龙大夫开的药很好。至少江镖头身上的高烧已退去,不再抓住小姐的手要搂要抱的,还不住口的乱叫什么‘小谭’、‘娘子’,嘻嘻。”

    白衣女郎斥道:“小丫头胡说八道,瞧我不撕烂你的嘴!”小菊叫道:“冤枉。我哪里胡说八道了,表少爷和小桂也都在旁瞧着呢。这可是事实,我又没有瞎编乱说。”

    白衣女郎默然,过了片刻,轻轻的道:“当时他身上寒热交攻,额头烫得厉害,早已神智不清,因此认错了人。这件事情,以后你们休要提起。”

    江浪听了这话,这才想起昏迷之中的情形竟然是真的,不由得一阵惭愧:“我乱叫一个大姑娘‘娘子’,还抓住她手不放,行为颠狂,忒也失礼。唉,这,这也太不应该啦。”又想:“当真奇怪了,怎么竟认错了人,还真以为是寻到小昙了呢。”想到妻子仍是杳无音讯,心头一酸。

    小桂应了声:“知道了。”小菊却道:“小姐,表少爷倒是神通广大,竟一下子便能说出这位江镖头的身世和来历。”

    白衣女郎淡淡的道:“那有什么奇怪的。表哥说在贺家庄接镖之时,见过这位江少君在护镖队伍之中。既知他是宿迁青龙镖局的镖师,利用走镖之机千里寻妻,以表哥的能耐,其他的事情便不难查知。”

    小菊道:“其实我真正想问小姐的便是,表少爷昨儿离去之前,说这位江镖头是个很能干、很忠心的好镖头,也是一位不可多得的人才。小姐,你可知表少爷此话何意?”

    白衣女郎默然,过了一会,道:“不知道。”

    小桂忽道:“小姐,莫非表少爷想让这位江镖头留在咱们身边,也好做个近身卫护的保镖。”

    白衣女郎默不作声。小菊接口道:“小桂说得很有道理。小姐,那‘安平客栈’的萧掌柜对表少爷派去打听的人说过,这位江镖头每日里早出晚归,到处寻访她妻子下落,风雨无阻,这份痴情,令人好生佩服。不如……”

    白衣女郎道:“你想说,不如把江少君留下来,利用咱们的力量,帮他找回妻子。”

    小菊连声道:“是啊,是啊。表少爷从不夸奖人,连他这次也居然破天荒大赞江镖头,可见……”

    白衣女郎打断她话头,懒懒的道:“罢了,此事以后再说。时候不早了,大家睡吧!”

    一时船上诸女各自安静下来,不久沉沉睡去。

    江浪想着三女的对话,在榻上翻来覆去的哪里睡得着?从三女言语中听来,自己已昏迷三个昼夜,且曾经发过高烧,行为颠狂,胡话不止,期间那位表少爷又派人到自己所住的客栈打听过。更有甚者,两个丫环和表少爷似乎都对自己很是感激,颇有相助之意。

    心想:“那晚我在灵岩山下杀贼救人,乃是义所当为,算不得什么。可从未想过让她们报答。再说了,也不知道她们都是些什么人,看她们跟那些黑道贼匪似乎有所牵扯,该不会是江洋大盗吧?师父曾教导过,大丈夫生于天地之间,须当持身端正,分清善恶是非。如果他们是黑道中人,我决计不能跟他们同流合污。”

    又想:“难怪那晚那个白衣人从天而降之时,我总觉得好像认识他似的。却原来便是虎丘贺家庄的那个管家公孙白。只是他怎地又成了这位姑娘的表哥了。真是想不到,他的武功恁地厉害。”

    越想越觉此中透着许多蹊跷,只是虽有满腹疑窦,却也不便发问。胡乱猜测了一阵,又即睡去。

    次日一早,江浪睁开眼睛,坐起身来,却听一个女孩儿叫道:“啊哟,哭哥哥,你终于醒来啦!”眼前一个明眸皓齿的绿衣小鬟,正是小菊。

    江浪道:“这是什么地方?”

    小菊笑眯眯的道:“这里是太湖中的一个小岛。你醒来了,伤口好些了么,船舱气闷得紧,咱们先上去再说吧!”

    江浪随着小菊走出船舱,不禁吃了一惊。湖面上清新之气扑面而来,纵目望去,水天空阔,除了眼前一片岛屿之外,天地之间更无别物。

    其时朝阳初升,照得水面上金蛇万道,流光溢彩。湖山信美,更兼波光日影,令人如在画中。江浪尚是初见这等湖中美景,饶是他心事重重,此刻不由得胸襟为之一畅,极目山水,叹为观止。

    自己所乘的座船是条不大不小的三桅帆船,此刻停泊在一座湖中小岛之前。同样的五艘三桅船,一字排开,泊在左右。

    这六艘船俱已降帆下锚,列成一线,放眼望去,煞有气势。

    奇怪的是,每艘船上除了掌舵的艄公和数名水手之外,并无旁人。

    小菊微笑道:“这里很美吧?”

    江浪点点头,叹道:“是啊。这里真的很美。”

    小菊一双大眼睛向他脸上瞧了瞧,抿嘴一笑,忽然敛衽行礼,道:“江恩公,大恩不言谢,请受奴婢小菊一拜!”

    江浪一怔,急忙还礼道:“小菊姑娘,不必多礼。其实也没什么。”

    小菊格格一笑,道:“那晚在灵岩山下,你冒雨潜伏,力拼五贼,这等侠义行径,我小菊虽是个低三下四的小丫环,却也是知道好歹的。”

    江浪微微一笑,眼珠一转,道:“只要姑娘不要再叫我‘哭哥哥’,我便很满足了。”

    小菊噗哧一笑,道:“啊哟,原来你还记着仇呢。”顿了一顿,低声道:“江恩公,你的身份来历我们小姐和表少爷都已知道了。这里是太湖中的一个湖心小岛,本来你有伤在身,我们应该留你在姑苏城内将养。但是表少爷跟小姐商量说,你是我们的救命恩人,又是贵客,还是一齐到岛上来,也好方便照料。”

    她见江浪低头不语,又道:“我们表少爷便是你当日在虎丘送镖时见到的那位公孙白公子,他是我家主母的嫡亲侄儿。还有,我家小姐姓律,闺名叫做‘灵芸’。她现下有事先去了岛上,吩咐我好生服侍恩公。”

    江浪这才知道白衣女郎律灵芸和公孙白是中表之亲。

    小菊问道:“江恩公,你的伤好些没有?”江浪轻轻的挥拳踢腿,略作活动,倒也灵便自如,只要不过份用力,伤口便不怎么疼痛,笑道:“已无大碍啦。小菊姑娘,多谢你这三天来的照顾了。”

    小菊摇头笑道:“不只是我,还有我家小姐呢。对了,江恩公,你既已能走动,咱们上岛吧?”

    江浪转过头来,道:“小菊姑娘,你别恩公恩公的叫我,江浪受之有愧。那晚若非公孙管家及时现身相救,我也只是徒然送死,未必能救得你们。你还是叫我江大哥吧。”

    小菊拍手笑道:“是啊。这才是大侠风范呢。怪道小姐说你‘武功虽不行,但舍己救人,是真正侠义中人的本色’。”

    江浪从未被这般夸赞,很是不好意思,搔头道:“小菊姑娘,你们再这样说,我可真的无地自容了。”

    小菊一笑,道:“那好。既然你已能动,小姐说了,请江少君到岛上静养。”

    江浪点一点头,跟着小菊走到船头,忽地伸手一摸怀中,脸色大变,叫道:“糟了,我娘子的画像和锦帕不见啦?”

    小菊一怔,眉头微蹙,道:“那晚你被雨淋得浑身湿透啦,又晕了过去。我们后来把你弄到船上,换衣服时,确实见到你的锦帕和画像。只不过,锦帕还好,在我这里,但那幅画像却烂得不成样子啦。我瞧已经破破烂烂的,看不出模样,不能要啦,便扔进太湖里了。”

    江浪连珠价的叫苦,拍腿叹道:“怎会这样?”

    小菊道:“那幅画像本已被血水浸湿,又被那几个歹人的兵刃所划破,待我们取出之时,确已烂成一片片的,无法瞧清面目啦。当时小姐说让我先保存着,等你醒来再发落来着。但我看实在不能要了,便替你做了主,扔到湖水里了。江公子,对不起,你打骂责罚我吧!”

    说着掏出那块鸳鸯锦帕,交到江浪手中,细声细气的道:“这块锦帕,我已帮你晾干净了。你快收好罢。”

    本文由小说“”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江浪传奇 第10章 两广大侠(一)是听风观云小说作品江浪传奇最新VIP章节免费阅读页面
书路(shu6.cc)第一时间更 第10章 两广大侠(一),听风观云小说新VIP章节。
如果你对书路小说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