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似曾相识(一)

作者:听风观云   手机阅读本章节   加入书签

    书路(www.shu6.cc)最快更新

    第11章似曾相识

    十一、似曾相识

    饭后小菊把江浪引到左首一间客房之中,道:“江大哥,这里便是你的下处。你请自便。小姐吩咐过,江大哥若是身子大好,尽可在岛上随意游览,游山玩水,不必拘束。我这便去回复小姐,先行告退。”

    江浪点头道:“好。小菊姑娘,相烦转告你家小姐,我身子已无大碍。如果有可能,我还是想及早离开这里。”

    小菊点头一笑,拜别而去。

    江浪见那客房中床帐几桌,铜鼎陶瓶,陈设得甚是考究,显是招待贵宾所用。他伤势初愈,先前流血甚多,早晨又跟着小菊在岛上疾行了好一阵,颇感疲倦,便即躺在床上歇息。不料双眼一合,竟一觉直睡到未牌时分。

    一时内急,到厕所解了手。在房中盘膝打坐,运气调息,修炼起梦中老人所教的“混沌诀”玄功来。

    前些日子他在客栈之中,按照梦中老人之言,晨昏修炼,只觉丹田之间的热气越来越浓,实是说不出的舒服受用。初时的疑虑之意早已尽消,只想:“原来我真的跟程咬金一般,得梦中老人指点。”

    因此,平日里除了外出寻妻之外,他一有空闲,便静坐打气,修习“混沌诀”,或觅一个僻静所在,抱球转臂,依法练起那套极似太极拳的“混沌一式”来。

    如此盘膝静坐,练了三遍行功,又觉得肚子饿了,便来到饭堂。只见饭桌上大碗盖着几个碟子,掀开看时,竟是鸡肉鱼汤,饭菜齐备。

    他微一沉吟,省悟到多半是中午自己睡得太沉,菊桂二姝不好意思叫醒自己,便将饭菜留在这里。

    只是小院中静悄悄的,各处房舍之中并无人影。

    饱餐之后,他在院中呆了一会儿,无聊起来,心想:“这个小岛风景甚美,左右无事,又无法离开,不如到处瞧瞧。以后见到娘子,说给她听听,倒也不错。”

    当下离开那个小院,在岛上信步而行。

    不料那小岛上风景虽美丽,曲曲折折的山石路径却甚是复杂,岔道又多,江浪一时贪看风景,待得太阳落山,天色昏暗,想要返回之时,却迷了路,越走越觉得不对劲,叫了几声“喂,有人么?”却哪里有人应声?

    就像小菊所言,陷空岛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一时半刻,又哪里走到头?

    江浪心中又慌又急,暗悔不已:“早知道这里错踪复杂,我真不该走这么远。唉,这下子可回不去啦!”

    如此在岛上树林之中乱走,脚下七高八低,望出来朦朦胧胧的,不辨东西。走了良久,体力未复,此刻走得急了,气喘吁吁,伤口处更是隐隐作痛。他叹了口气,不敢再动,蹲在一株大树下,蜷缩一团。

    歇了一会,心想:“既然回不去了,不如就地歇息。唉,只是我这么晚不回去,小菊和律姑娘还以为我不告而别了呢。”

    想到“不告而别”,心念一动,暗道:“我怎地这么笨,陷空岛是什么地方?只不过是太湖中的一座小岛而已。我只要往外走便是,至少可以到岸边,说不定能看到湖上的那几艘湖船。”

    于是静听风涛之声,辨明方向,在黑暗之中慢慢摸了过去。

    但觉地势越来越高,石径崎岖,头顶星光熹微,不知不觉之间,竟来到一个小山顶上。星光之下,但见山峰突兀之极,却是一座极险的悬崖峭壁。

    他心下惊疑不定,正行之间,猛听得前面一阵幽幽的笛声,呜呜咽咽,甚是凄婉。

    江浪听到笛声,便即停下脚步,侧耳倾听。心下甚喜:“妙极,既有笛声,便是有人在此了。这下不用担心再迷路了。”

    欲待出声,斗然想起当日遇到那位武功深不可测的青袍老者之时,因为嗔怪自己打扰其拉胡琴的雅兴,这才出手偷袭。这是他事后回思,那老者对自己先袭后救,虽不知有何意图,但究其根源,多半是怪自己耽误他拉琴。

    常言道:一年被蛇咬,三年怕草索。江浪此刻听到笛声,自然而然的想起前事,于是蹑手蹑脚,一步步的走去,生怕给惊扰到前面吹笛之人,惹来叱责。

    只是一听之下,但觉那笛声凄凉婉转,伴着湖上阵阵凉风,送入耳端,如怨如慕,如泣如诉。静夜幽岛听来,直令人肠为之断,魂为之销。

    江浪触动心境,想起妻子,心下黯然神伤。

    少顷,笛声渐渐静了下来,又听得唏嘘之声,那吹笛之人竟自低低的啜泣起来。过了好一会,夜色朦胧之中,只见一条瘦削的人影出现在前方悬崖之上,缓缓前移。

    江浪本不敢出声惊动,这时忽见那人影已走到悬崖之畔,似欲跳崖自尽。他大惊之下,不及细思,一个箭步,窜了过去,叫道:“小心!”纵身扑上,一把抱住那人影后腰,往后便拖。

    那人一惊之下,已被江浪拖离悬崖连缘,更向后退。

    那人从悲伤之中霍地省悟,急忙用力挣扎。江浪只道他一心求死,忙死命抱紧了他,大声劝道:“老兄,你怎地如此想不开?常言道:除死无大事。想我新婚才三天,我娘子便离开了我,孤苦伶仃的一个人。我的命这么苦,都没有想过寻死,你又何必定要投崖?”

    那人正待出力挣脱,听得江浪之言,微微一挣,便不再动了。

    适才江浪情急之下,双臂抱紧那人细腰,只顾阻止其跳崖自尽,不觉有异。这时忽觉那人身子轻柔温软,鼻中闻到一阵淡淡幽香,竟似是个女子。他一惊之下,叫道:“你,你是个女人!”当即松手。忽又想起,这女子莫再去寻短见,又即伸手拉住她左臂,不敢放开,劝道:“大姐,你有什么想不开的,定要寻死觅活?”

    那女子低垂着头,动也不动,过了片刻,咳嗽了两声,嘶哑着声音,低低的道:“你,你怎么知道我想寻死?快放开我,我不是跳崖。”她声音含混,语气苍老,甚是难听。

    江浪听出是个老妇,舒了口长气,道:“原来是位大婶,你别骗我了。这里漆黑一团,你站在这么高的悬崖上,又是吹笛子,又是哭得什么似的。我都已听出来了,你定是不想活啦!”

    那女子嗯了一声,淡淡的道:“你是什么人,这么喜欢多管闲事?”

    江浪道:“我是跟着别人来这个岛游玩的客人,一时迷了路,才胡乱走到这里的。幸好让我看见你投崖,否则,那可怎么得了?大婶,你家在哪里,我先送你回去吧。”

    那女子道:“你……你,送我回去?我……我可是……”哼了一声,沉吟道:“除非你先告诉我你的来历,否则我怎能相信你是个好人?”

    江浪不疑有他,便将自己的姓名身世说了。

    那女子默然半晌,缓缓的道:“原来你真是一个镖头。适才你说你娘子也离开了你,却是何故?”江浪叹了口气,道:“一言难尽,不说也罢。”那女子道:“什么一言难尽?既然一言难尽,你便两言三言、十言百言,总是能说得尽的!”

    她见江浪低头不语,略略一挣,怒道:“你既不说,便是不相信我,我又凭什么信你。快放开我,让我去死!”

    江浪叹了口气,为了取信于那女子,只好将鲍小昙离去之事约略说了。

    不料那女子却不依不饶,絮絮问个不停。她问得甚是详细,连鲍老夫子的言谈形貌、鲍小昙的嫁奁衣饰、江浪离家之时小两口的对话也都问得仔仔细细,一无遗漏。

    江浪本来想劝那女子休要自尽。此时说到自己的遭遇,想起妻子音讯全无,自己一个人苦苦寻觅,了无生趣,越想越伤心,越想越绝望,一时悲不自禁,抱头痛哭,忽地跃起身来,叫道:“罢了,我也不想活啦!”一阵热血上涌,发足奔到崖边,更不迟疑,踊身跳了下去。

    夜色之中,但听耳畔风声呼呼,身子急往下坠,蓦地里后领一紧,已被人抓住。那人反臂一振,将江浪向上掷去。江浪陡觉身子飞了起来,犹如腾云驾雾一般,却在空中身不由主的连翻了两个筋斗,蓬的一声大响,重重的跌落在悬崖边,一屁股坐倒在地。

    黑夜中但见白影一闪,那女子又飘身来到他跟前。

    江浪不胜惊骇,跳起身来,惊道:“你,你会法术?”

    那女子和江浪相对而立,默默凝视着他。夜色之中江浪见此女披头散发,一头长发遮了容颜,模样甚是诡异。欲待上前瞧个仔细,但觉浑身酸软,四肢无力,忽地眼前一黑,又即晕去。

    江浪再次醒来,天已大亮。他一骨碌翻身坐起,发现自己竟然在那“听风别苑”中的客房之中。

    他又惊又奇,疑窦丛生,暗想:“怪了,难道我是在做梦。嗯,这下倒好,做梦不见梦中老人,倒是见到一个跳悬崖的女子,不对,是女鬼。”

    到得饭堂,却见菊桂二姝正坐在那里说笑。见他走进,一齐起身相迎,道:“江公子起来啦?”

    江浪问道:“昨儿发生什么事了?是谁把我从悬崖处弄回来的?那位大婶……不,应该是个女鬼,你们可曾见过?”

    小菊转身将脸盆放在木架上,从热水中提出一块热腾腾的面巾来,绞得干了,道:“公子,先擦面吧。昨夜也没什么事,你睡得很好。”见江浪兀自盯着自己,转脸避开他目光,皱眉道:“女鬼,世间哪里有鬼?嗯,多半是你伤势未愈,又做噩梦啦?你昨晚好端端的在客房中睡了一宵,直至现下才醒来,何曾出过院门?”

    江浪满腹疑窦,旁敲侧击的问了几句,菊桂二姝均自茫然摇头,瞠目不知所对。江浪想起先有梦中老人一事,原甚匪夷所思,又有荒崖遇女鬼,越觉荒谬之极。

    早饭之后,小菊来到江浪房中,道:“江大哥,小姐让我转告你,她本欲亲自陪你在岛上赏玩风景,好好玩两天。但昨儿召开完本教大会之后,那位柳大侠又跟小姐密谈了多时。小姐说柳大侠所说之事甚是严重,须当尽快奏明教主。今日一早,她已解散众人,亲自陪着柳大侠去了寒山寺。她让我和小桂先在此服侍你,一办完事,便来相见。”

    她见江浪一脸迷惘之色,微微一笑,道:“其实教主这几日便在寒山寺,所以不见大伙儿,便是想瞧瞧教中兄弟对小姐这个新任‘拥翠堂主’是否尊敬。”

    江浪听到这话,不觉想起那白衣女郎律灵芸娇怯怯的模样,心道:“这样一个风吹得倒的小姑娘,又如何能令水天教中的一众豪杰之士服气?是了,她母亲既是一教之主,教中人人便当她公主一般,她要怎么便怎么,发号施令,料来谁也不敢忤逆。”

    小菊续道:“江大哥,这两日你就好好在岛上静养吧。你若有事,只管吩咐我和小桂便是。小姐说了,你的伤势未愈,须慢慢调理,不可再妄动。”

    本文由小说“”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江浪传奇 第11章 似曾相识(一)是听风观云小说作品江浪传奇最新VIP章节免费阅读页面
书路(shu6.cc)第一时间更 第11章 似曾相识(一),听风观云小说新VIP章节。
如果你对书路小说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