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似曾相识(二)

作者:听风观云   手机阅读本章节   加入书签

    书路(www.shu6.cc)最快更新

    第11章似曾相识

    十一、似曾相识

    江浪便在陷空岛上住了下来。

    到得第三天,伤势复元得已差不多了。这日午后,三人并肩站在院中一株桂花树旁闲聊,江浪向菊桂双鬟道:“既然你家小姐还没回转,自是有要紧之事。我身上的伤也好得差不多了。小菊姑娘,我想先行告辞。”

    小菊道:“也不必着急,小姐说过……”一语未毕,忽听得空中传来玎玲、玎玲两响清脆的银铃之声。

    江浪抬起头来,只见一只白鸽在院子上空打了一个圈子,扑落下来,停在小菊手中。

    小菊解下缚在鸽子腿上的一个小竹筒,倒出一张纸条来。小桂侧头凑近瞥了一眼,拍手笑道:“太好了,明儿一早小姐和表少爷会来岛上。请江公子再耐心多等一天吧。”

    小菊也对江浪笑道:“小姐对江大哥果然看重得紧,生怕你一个人气闷来着,不耐烦久耽,专门飞鸽传书,让婢子二人好生相陪。小姐还说,定要亲自向江公子当面致谢。”

    江浪一向木讷,素不喜欢与女子应酬,何况是一个妙龄少女,更何况是一个大有来头的妙龄少女?

    言念及此,脑中不禁又想起青龙镖局的那位大小姐邓莲儿来,此女艳若桃李,娇憨顽皮,常常逼着镖局众人比武较技,继尔强学其各自秘招绝艺,委实令人头痛之极,倘若这位律大小姐也是这般胡闹难缠,岂非大大的不妙?

    但他知身处此境,欲待离开此岛,亦已不可能,于是暗暗苦笑,只好听天由命了。当下回到房中,盘膝坐在床上用了一会功,睁开眼睛,自言自语:“听起来律姑娘的声音倒是挺斯文的,希望不要跟邓大小姐一般难缠。”

    次日上午巳牌时分,江浪正在院中双手抱虚成球,缓缓使个架式,错步转身,忽听得院外践草步石之声,随即一人附掌大笑,道:“原来江镖头不但是神拳门的高手,连‘太极拳’功夫也造诣不浅啊!”

    江浪便即收招,昂然而立。只见一个面目俊美、气宇轩昂的锦袍公子站在门口,似笑非笑的瞧着自己,正是公孙白。江浪转身迎上,抱拳道:“公孙管家,你好。”

    公孙白还了一礼,微笑道:“前日忽有急事,匆匆离去,未能及时相谢江镖头仗义出手,舍命相救我表妹之恩。江镖头,公孙白在此多谢了。”

    江浪忙道:“区区小事,何足挂齿。公孙管家,千万不要客气。”

    公孙白微微一笑,环顾小院,道:“江兄弟,我表妹安排你在这个‘听风别苑’疗养伤势。你可知道,此间乃是岛上最清幽的所在。”略一凝思,又道:“江兄弟,在下有一事相商,请借一步说话。”

    说着转过身子,缓步向外走去。

    江浪跟在公孙白身后,微感诧异,心中嘀咕:“今儿一早小菊和小桂便嚷着去迎接律姑娘,怎地不见她三人,反而是公孙管家先来了?我与他素不相识,却来找我商量什么?”

    公孙白行出里许,见山径旁一排柳树,亭亭如盖,四下里更无一人,便停了脚步,说道:“江兄弟,实不相瞒,我并非虎丘贺家庄的管家,而是水天教‘青云堂’的堂主。至于我跟表妹的关系,想必你也听说了吧?”

    江浪搔了搔头,道:“我听小菊和小桂说起过,律姑娘的母亲是你的姑母,你二人是中表之亲。”

    公孙白点了点头,忽然长叹一声,道:“江兄弟,我看你是一位正人君子,侠肝义胆,实是我辈中人。唉,不怕你见笑,其实我对表妹,早有倾慕之心,只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表妹她……”说到这里,又是一声叹息。

    江浪这两日确曾听到菊桂双姝闲谈之时说过公孙白和律灵芸之事,似乎并不顺利。但二女语焉不详,讳莫如深。这位公孙公子对其表妹甚是爱护,但律灵芸显得甚是冷淡,个中情由,却无人提及。

    江浪对此事自不放在心上,听了公孙白之言,微感惊奇,道:“公孙兄,你跟我说这些做什么?这是你与令表妹律大小姐二人之间的私事,我只是一个外人,也帮不上忙。”

    公孙白以手击额,道:“唉,我也是情之所系,都弄糊涂了。”顿了一顿,沉吟道:“江兄弟,想必你已知道,上次贵镖局所押运的那趟镖银,乃是敝教的财物。那位段总镖头一行现已走运河返回宿迁,唯独你一个人留在姑苏。抱歉之至,我们已派人把你的底细查了一遍。”

    江浪一怔,问道:“什么,你们查我底细?”

    公孙白淡淡一笑,道:“不错。是在下吩咐贺长老做所为。”说着深深一揖,庄容说道:“此事涉及本教安危,在下也是情非得已,尚请江兄弟多多担待。”

    江浪心想:“他是水天教的人,多半是奉了那位公孙教主之命查我们镖局。他既然坦诚相告,多半也没什么恶意。”便道:“其实也没什么。公孙兄,你也不必放在心上。”

    公孙白一挺大拇指,赞道:“难怪贺长老派去的人都说江镖头年纪轻轻,但是侠义为怀,英雄了得。想不到连胸襟也这般豁达。佩服,佩服。”

    江浪被公孙白夸赞得很是不好意思,道:“公孙兄过奖了。不知你带我来此,究竟有什么事?”

    公孙白一寻思间,缓缓道:“听说江兄弟一直在拿一幅画像到处寻找尊夫人,从宿迁直到姑苏,可有此事?”江浪眼眶一红,忍不住要掉下眼泪来,凄然道:“不错。你们既然都已经查得清清楚楚,何必明知故问?”

    公孙白笑了笑,道:“江兄弟,若是我有法子助你找回尊夫人,你待怎地?”

    江浪眼前一亮,喜道:“公孙公子,你当真有办法?你知道我娘子在哪儿?快告诉我!”

    公孙白淡淡一笑,摇头道:“我又不是神仙,怎会知道尊夫人在何处?我是说会想办法尽快帮你找到。唉,只可惜我没能见过尊夫人的画像,那晚我和表妹都很想瞧瞧尊夫人的相貌如何,可惜已然毁损。可惜,当真可惜,否则打探起来,定会事半功倍,方便许多。”

    江浪神色黯然,道:“是啊。那幅画像给小菊姑娘扔进太湖了。”

    公孙白上下打量着江浪,问道:“听说尊夫人有闭月羞花之貌,是个神仙般的美人儿,是也不是?”江浪点了点头,道:“我娘子生得的确不丑。”

    公孙白点一点头,略一迟疑,叹道:“我也不转弯抹角了。江兄弟,在下有个不情之请,务请勿却是幸。我想请你留在我表妹身边,不知你意下如何?”

    江浪一怔,凝视着公孙白,问道:“公孙公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公孙白叹了口气,道:“这两年来,表妹从不对任何男子稍假辞色,更不会让男子接近她身边。连在下身为她的至亲表哥,她待我和敝教兄弟亦是殊无分别,一般的冷口冷面,概莫能外。”

    江浪依稀记得那晚灵岩山下,律灵芸和公孙白对话之际,似乎过于客气生份,甚至显得冷淡疏远。当时他还道那白衣人影是另有强人到来,会对小菊主仆不利,便强行打起精神盯住,因此昏迷之前对他表兄妹的言语倒是听得分明。

    公孙白续道:“那天晚上,你在灵岩山下路见不平,挺身相救。表妹心中对你好生感激。我听丫环们说过,这几日来表妹一直都很关心你的伤势。”顿了一顿,又道:“总而言之,表妹对你这位救命恩人很是看重,更托我打听过你的事情。唉,自从两年前姬夫民姬兄弟不幸少年夭折……以来,你是唯一的一个令表妹关心的男子。”

    江浪问道:“姬夫民,那是什么人?”

    公孙白瞧了江浪一眼,脸上露出十分惋惜,又十分伤感的神色,道:“姬兄弟跟表妹是青梅竹马,文武双全。他也是我的好兄弟,好朋友……唉,只可惜天妒英才,两年前他得了一种怪病,不治而亡。”顿了一顿,长叹一声,缓缓道:“从那以后,表妹便极少露出笑容。”

    江浪细细回想,登时省悟到自从遇到律灵芸以来,虽未见过到她的容颜,但总是感到她言语神态之中,郁郁寡欢,一副冷冰冰、凛然不可接近的样子,原来竟是为了那竹马之交姬夫民的早夭。他心下不禁恻然:“良伴早逝,情可以堪?想不到这位律姑娘,倒是一位性情中人。”

    公孙白见江浪低头不语,显然犹豫不决,拍拍他肩头,微笑道:“江兄弟,适才我说过,这两年来,你是唯一的一个令我表妹如此关心的男子。灵岩山下那一幕,表妹早已对你刮目相看,说来也是你的机缘。”

    江浪摇了摇头,淡然道:“公孙兄,当时情形危急,只要是个男人,都不会坐视强人欺凌弱女的。你们也不必太放在心上。”他只道公孙白跟菊桂二女一般,也是向自己深致谢意的。

    不料公孙白微微一笑,道:“江兄弟,你做镖头,每个月的薪资才不过五两银子。这样罢,只要你肯答应留在我表妹身边,我每个月付给你五十两银子,你意下如何?”说着伸手取出一锭金元宝,道:“空口无凭,这锭金子,先请收下。”

    江浪一怔,浑没料到公孙白会说出这番话来,过了片刻,道:“公孙兄,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公孙白轻轻吁了口气,道:“我只想让表妹能多开心一些。如果你不答应留下来,势必令她心生遗憾。只要表妹能平安喜乐,莫说花用区区金银财帛,便是赴汤蹈火,千难万险,我公孙白也决计不会皱眉一下的。”

    江浪听了这几句话,不由得耸然动容,没料到公孙白对律灵芸这等情根深种,生死以之。想起自己对鲍小昙的深情,与此殊无二致,纵然是为了心爱的女子历尽苦楚,也自甘之如饴,无怨无悔。一时之间,心下对公孙白大生同情之意。

    公孙白见他似已意动,喟然道:“我来跟江兄弟商量,便是想请你答应留下来,不是做保镖,更不是做下人,当然也不必定要加入本教,只是做个贵宾佳友。当然了,只要一找到尊夫人,江兄弟若不愿再呆在表妹身边,随时便可离去,在下决不勉强。总之,只要今日我表妹提及此事,务请相允。至于寻找尊夫人一事,在下愿鼎力相助,不知江兄弟尊意若何?”

    江浪万万料想不到,公孙白来见自己,竟是为了满足律灵芸的心意。想是公孙白从菊桂双姝口中听过,情知自己无意留在水天教中,急于离岛寻妻,这才苦口婆心,前来商量。

    他想了一阵,抬起头来,道:“公孙兄,倘若律姑娘不嫌我武艺低微,笨手笨脚,我江浪便留下来做个保镖又如何?这锭元宝就不必啦。至于每月的银子,便跟其他的保镖薪资一般即可。只是我寻妻之事,若能得公孙兄之助,江浪实在感激不尽。”

    公孙白见江浪答允做律灵芸的保镖,哈哈大笑,拉着江浪之手,道:“江兄弟,一言为定。以后咱哥儿俩便是自己人了。”

    本文由小说“”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江浪传奇 第11章 似曾相识(二)是听风观云小说作品江浪传奇最新VIP章节免费阅读页面
书路(shu6.cc)第一时间更 第11章 似曾相识(二),听风观云小说新VIP章节。
如果你对书路小说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