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似曾相识(三)

作者:听风观云   手机阅读本章节   加入书签

    书路(www.shu6.cc)最快更新

    第11章似曾相识

    十一、似曾相识

    江浪和公孙白相偕来到听风别苑之时,院中正并肩站着三名女子,面对着西侧花树低低叙谈,似在品评桂花。

    左右二女正是小菊和小桂。而当中一位背影苗条纤秀的白衣女郎,袅袅婷婷,自然便是律灵芸了。

    公孙白哈哈一笑,踏上一步,道:“表妹,你也到啦?”

    三女听到声音,一齐转过身来,望向大门。

    律灵芸这次并没用布帕遮住面容,映入江浪眼中的,自然是一张清丽绝俗的少女面庞。

    霎时之间,江浪一见到律灵芸的俏脸,身子一震,胸口便似猛地给大铁锤重重一击,瞪大一双眼睛,眨也不眨,随即大喜若狂,叫道:“小昙,小昙,我找的你好苦!”跃起身来,抱住了她。

    律灵芸吃了一惊,急忙挣脱,后退一步,红着脸道:“江公子,你,你认错人啦!我不是你娘子。”

    江浪一怔,侧头打量着她,见眼前女郎眉目如画,神清骨秀,端丽无双,却不是妻子鲍小昙是谁?伸手抓住她一双纤纤素手,不住摇晃,又笑又跳,叫道:“小昙,你别再开玩笑啦。你知不知道,自从那天我回到家里,不见了你,我到处找你,找得好辛苦。好娘子,快告诉我,这些日子你都去哪里了?”

    律灵芸见江浪眉花眼笑,欢喜不胜,绝非作伪,心下纳罕不已,颤声道:“江浪,你认错人啦。我真的不是你妻子!你,你瞧清楚点。”

    江浪又是一怔,上下打量着律灵芸,只觉眼前的白衣女郎面目身材与鲍小昙一模一样,但声音语气颇有不同,迟疑道:“娘子,这才几日不见,你不认得我啦?你,你说话怎地这般口气?”

    律灵芸淡淡的道:“你瞧清楚了,我姓律,不姓鲍。我不是你妻子鲍小昙。”

    江浪傻傻的向她瞪视,见她冷若冰霜,凛然有不可犯之色,胸口一酸,眼眶不由得红了,摇头道:“你明明就是鲍小昙,为什么不肯认我。为什么?”

    律灵芸皱眉道:“江公子,你再仔细瞧瞧,我是不是你妻子?”

    耀眼阳光之下,江浪又仔仔细细的打量着律灵芸,左瞧右瞧,横看竖看,眼前少女雪肤花貌,艳美无俦,却不是自己日思夜盼、念兹在兹的新婚妻子鲍小昙是谁?

    只不过一向眉眼盈盈、笑语如花的鲍小昙又几时变成这么冷冰冰的模样?

    他又是焦急,又是不安,涩然道:“小昙,我瞧得很清楚,你本来便是我妻子鲍小昙啊。你,你是不是生病了,把什么都忘记了么?你,你怎么不认得我啦?我是江浪啊,咱俩七月十二在马陵山下大王村中洞房花烛。你难道都忘得干干净净?”

    公孙白和菊桂二鬟站在一旁,一时均被江浪的这番突如其来的疯狂行径惊得呆了。

    律灵芸见江浪紧紧抓住自己双手,不愿分开,满脸激动之色,显是唯恐自己挣脱离开,不禁羞得俏脸生霞,低垂粉颈,央求道:“江公子,你,你别这样。我真的不是你妻子鲍姑娘。你认错人啦!”

    霎时之间,江浪脸色惨白,怔怔不语,过了片刻,痴痴的道:“小昙,你爱吃的桃酥和绿豆糕,我都买回家来了。”律灵芸摇了摇头,一双纤纤素手被他大手握着,泪流满面。

    但见人影一晃,公孙白闪身来到律江二人之间,右臂倏地探出,将江浪的双手硬生生的扳开,反臂向一旁推去。叫道:“江镖头,休要放肆!”

    江浪被推得脚下一个踉跄,身子打了个旋,立足不定,一交坐倒在地。他急忙挺身跃起,瞪了公孙白一眼,目光又瞬也不瞬的望着律灵芸。

    律灵芸将盈盈妙目凝视着他,黯然摇了摇头,眼中泪光莹然,樱唇微颤,脸现悲悯之色。

    便在这时,江浪突然之间省悟,无论眼前的白衣女郎是不是鲍小昙,都已经再不会是自己妻子了。他呆呆的怔了半晌,恍恍惚惚的若有所失,蓦地急火攻心,哇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

    律灵芸一惊,伸手推开守护在她身旁的公孙白,走向江浪,柔声道:“江,江公子,你没事吧?”

    江浪惨然一笑,摇了摇头,突然间高声大叫,跳起身来,发足向院外狂奔而去。他边奔边叫,叫声中充满了绝望、气恼、伤痛、悲苦,声音竟不似人声,犹如是一只受伤的野兽在旷野中嗥叫……

    院中四人面面相觑,尽皆惊愕不已。

    公孙白怔怔的望着江浪背影消失的方向,哼了一声,转过身来,道:“这小子胡言乱语,冲撞表妹,多半是疯啦!”对律灵芸微微一笑,柔声道:“表妹,你没被江浪那小混蛋给吓着吧?”

    律灵芸秀眉微蹙,摇头道:“我没事。表哥,是你先来到岛上,适才你跟江公子在外面都说了些什么?”

    公孙白微笑道:“也没什么。我本来想劝他留在你身边,做个保镖,这家伙有点儿贪心,定要每个月五十两银子。还有,先让我预支一个十两重的金元宝,想是怕不信任咱们。”

    律灵芸嗯了一声,蹙眉默然,过了片刻,嘴角边挂着一丝冷笑,淡然道:“这种贪婪之人,岂能留在我身边做事?”吩咐小菊道:“你去跟着瞧瞧。无论如何,这个人始终有恩于咱们,别出了什么岔子。他若是有甚么条件,都答应了他罢。”

    小菊应了声:“是。”拔步追了出去。

    小菊在岛上寻了良久,问遍渔樵,才在湖畔一块岩石上找到江浪。

    她慢慢靠近,见江浪脸色苍白异常,浑无半点血色,双眼发直,神色僵滞,乍一看去,竟尔如同死人一般。又见他衣衫褴褛,裤脚被钩刺撕得破烂已极,腿上也被划得血淋淋的。显然是乱奔乱走之际,被岛上荆棘树枝所伤。

    小菊默不作声的来到他身边,凝视着他脸,隔了良久,轻声道:“那副画像中的女子,也就是你妻子。她,她长得当真跟我们小姐很像?”

    江浪缓缓转过脸来,怔怔的瞧着她,点了点头,一脸茫然之色。

    小菊一呆之下,长长吁了口气,道:“依你所言,你和你妻子鲍姑娘是七月十二成亲的。上个月十二的那天,我和小姐还在南海的‘侠隐岛’上陪夫人练剑呢。江大哥,你,你真的认错了人……”

    不待她说完,江浪已打断话头,嘶声叫道:“你胡说,不可能!她,她就我娘子。明明是她,是小昙,小昙她不要我啦。你,你们干吗骗我?为什么?”

    但听得咕咚一声,江浪直挺挺的摔倒在地上,双眼翻白,已晕了过去。

    小菊吃了一惊,急忙扶起了他,出力摇晃,叫道:“江大哥,江大哥。你醒醒!”

    过了片刻,江浪茫然睁开眼睛,脑海中空空洞洞,意兴萧索,出神半晌,又挺身站起,哑声道:“小菊姑娘,求求你,让我走吧。我便是死,也不想在这个岛上多呆一刻。”小菊神色黯然,微一点头,从怀中取出一只海螺,呜呜呜的吹了几声。

    江浪听到海螺之声,纵目望去,先前所见的那六艘三檐船俱已不在了。他又呆呆出神,一阵湖上清风吹来,禁不住打个冷战,犹似大梦初醒,脑海中灵光一闪,问道:“小菊姑娘,我心中存着几个疑团,很不明白。念在相识一场,你,你可否从实相告?”

    小菊展颜一笑,柔声道:“江大哥,你总算还没有太见外。我以为你心里恨死我们了呢!你问吧。”

    江浪强忍着心头悲痛,略一思索,望着湖面,缓缓问道:“端午节那天,你是否陪着你家小姐在灵岩山寺朝山进香?”小菊微感诧异,一凝思间,睁大两只乌溜溜的眼珠,点头道:“是啊,怎么你也知道此事?别提啦,那天我和小姐进香,在山门遇着一个盗贼,小姐还弄丢了一只绣花荷包呢。”

    江浪想起陈老二之言,问道:“后来找到没有?”

    小菊点点头道:“第二天便找到啦,是表少爷的手下送回来的。表少爷还说,那个小偷儿已经知道错啦,是他自个儿将荷包送还过来的。”

    江浪望着小菊的俏脸,怔怔不语。明明那个小偷叫做“踏雪无痕”申超,是“江南双煞”之一的“快网”田七之徒,且已被其师沉尸湖底,为什么小菊却说他已知错了?

    到底是公孙白的手下消息不实,还是小菊在说谎?

    江浪心头兀自隐隐作痛,摇了摇头,又问:“三天前那个晚上,我在悬崖所遇到的吹笛女子不是女鬼,多半是你们水天教中的高手,是也不是?”

    小菊点点头道:“是小姐……小姐不让我们说的。”幽幽一叹,道:“婢子敬重江大哥的为人,拼着挨一顿骂,便告诉你吧。这是我家小姐的隐私。那晚小姐在悬崖之上独个儿吹笛子,乃是缅怀一位少年时的好友姬相公,谁知你误打误撞的前去搅和。是小姐把你送回‘听风别苑’,她还吩咐我们不准再提及此事。”

    江浪心下恍然,道:“原来那个女鬼……女子,竟然是你家小姐。”苦笑一声,叹道:“原来我不是做梦。是真的,是真的。”

    小菊一双明净的大眼睛凝望着他,缓缓点了点头。

    江浪伸袖拭泪,又问:“那个水上剧贼彭飞也是你们一伙的?”

    小菊微笑道:“彭岛主早已洗心革面。君不知太湖水寨之中,无一人敢在欺压良民,鱼肉百姓乎?”瞧了江浪一眼,悠悠的道:“彭寨主是个粗豪汉子,对镖局中人和贪官污吏,奸商劣绅,神鲛岛的人可能不会太客气。”

    江浪暗暗一叹,闭目不语。若是小菊所言不虚,这位极似鲍小昙的美貌少女当真叫做“律灵芸”,当真不是自己的新婚妻子!抑或是律灵芸不愿认自己,这一切只是她和小菊在欺骗自己?

    一时心中百感交集,思涌如潮,怎一个愁字了得?

    过不多时,水声响动,湖上摇来了一只小船。小菊对船夫道:“把这位江公子带到他想去的地方。一定要听他的吩咐。”那船夫躬身应道:“请小菊姑娘放心。”

    江浪向小菊拱手作别,举步便行,更不回头。小菊心中一动,忙道:“且慢。”

    江浪缓缓转过头来,问道:“还有什么事?”

    小菊手中已多了两块黄澄澄的金元宝,递在江浪面前,道:“江大哥,这些金子,请你收着,也好路上花用。”顿了一顿,又道:“小姐吩咐过,你还有甚么条件,尽管开口。”

    江浪斜睨了那两锭黄金一眼,脸现鄙夷之色,冷冷的道:“不必了。怎么你们水天教的人都喜欢送人黄金么?”

    说着仰天大笑,振衣而行,到得水边,纵身上了小船。

    那船夫将竹篙刺入水中,激起一圈圈漪涟,小船在湖水中平平滑了出去。到得深处,船夫改用双桨,缓缓滑动。

    小船离陷空岛越来越远。一阵晚风吹过,江浪又机伶伶地打个冷战,头脑清醒过来,回头望去,只见小菊仍自呆立水边岩石之上,远眺着自己。从船上望去,她纤小的身影渐远渐小,终不可见。更行一阵,整个陷空岛在太湖中缩成一片灰影,直至在水天之际消失。

    那船夫向江浪问明住处,将他送到姑苏城内的安平客栈。

    其时天色已大黑。大堂中一众客人喝酒猜拳、喧哗叫嚷,好不热闹。萧掌柜见江浪进来,双眼一亮,迎了上前,上下打量着他,问道:“江镖头,你回来啦?”

    江浪点了点头,强露笑颜,道:“是啊。”

    萧掌柜把江浪拉到一旁,悄声道:“江镖头,你离开这几天,有好几拨人在打听你呢。问东问西,没完没了。呵呵,我还以为你得罪了那些江湖帮派中的什么人呢?”

    江浪心道:“那些打听我的人,定是公孙公子和律姑娘的手下。”一想到律灵芸,便即想起鲍小昙,到底她们是不是同一个人?若非同一人,怎地会生得一模一样,当真似一个模子刻出殊无分别?

    其实在他心中,已渐渐承认,或许律灵芸和鲍小昙的确不是同一个人。

    鲍小昙又如何会这么残忍地对待自己丈夫?

    细细想来,二女虽则脸型、眼睛、鼻子、嘴唇、耳朵、肤色、身材、手足,看似一模一样,但其声音、神态、举止,甚至一颦一笑,却迥然有异。二女都很温柔斯文,鲍小昙温柔中略带俏皮,律灵芸斯文中更见矜持。

    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

    这次第,又岂是一句“似曾相识”了得?

    本文由小说“”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江浪传奇 第11章 似曾相识(三)是听风观云小说作品江浪传奇最新VIP章节免费阅读页面
书路(shu6.cc)第一时间更 第11章 似曾相识(三),听风观云小说新VIP章节。
如果你对书路小说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