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江浪卖马(二)

作者:听风观云   手机阅读本章节   加入书签

    书路(www.shu6.cc)最快更新

    第12章江浪卖马

    十二、江浪卖马

    江浪沦落街头,雅不愿见人,一人一骑,径往城外而去。出城门之后,他尽拣荒僻的小路。

    行了一阵,路上已无人踪。他抬头望天,呆呆出神。暮色苍茫中忽见一群飞鸟翩然掠过,霎时之间,胸口微微一酸,颇有孤寂凄凉之意。

    他呆了半晌,忽然想起前些日子打探鲍小昙下落之时,曾在郊外六七里一处树林中见过一间破庙,颇可歇脚。当下牵着缰绳,来到那破庙前。

    那是一座神仙庙,主殿中供的是纯阳祖师,亦即“八仙之一”的吕洞宾。但不知为何,久已破败,并无道士。

    江浪进庙之后,将黄马系在院内大树下吃草,自行在各处屋舍转了一遍。但见那庙中断垣剩瓦,残破不堪,大殿也已塌了半边,转来转去,只有偏殿勉强可以栖身。他一整天未进饮食,又饥又渴,便将包袱放在供桌下,来到庙外,想要找些吃的。

    只是那破庙所在之地远离镇村,周遭全是黑压压的树林,左侧一条清澈的小溪,附近并无人家。

    这时已经夜色渐浓。他蹲在溪边掬水而饮,喝个痛快。又进林中想瞧瞧有无山鸡、野猪之属,也好打来充饥。岂知那是一片荒林,并无野物。寻了良久,却是一无所获。

    回到庙内,已是深更半夜。这夜繁星在天,凉风拂地,四下里静悄悄的。江浪在偏殿一角铺好草堆,强忍饥饿,堪堪挨了一夜。

    次日一早,江浪狠心做了个决定,便是继续把座骑牵到骡市卖了。否则,莫说寻找妻子,便是他自己,也要早晚饿死。

    谁知老天偏欺善人,他饿着肚子,在骡马大街转了个遍,却无一人前来相问。他无奈之下,只好将包袱中的衣服拿到当铺典当了。买了几个馒头,这才暂解饥肠辘辘之危。

    当晚又在破庙中歇脚。

    如此挨了两日,算来便是那骡马市逢集之期。江浪兴高采烈的又将黄马插了草标儿,上市去卖。

    这日果然逢集,甫到街口,便听得喧哗吆喝,人头涌涌,牛马贩子和买牲口之人讨价还价之声吵嚷成一片。

    江浪牵马站在街边,静候买主。过不多时,果然有二三拨人前来买马。只是出价均在三十两左右,江浪想起邓通达以五十五两银子所购,怎肯舍得三十两便卖掉?

    过得未牌时分,交易已毕的客商们渐渐散去,骡市又安静下来。江浪纵目望去,眼见买主越来越少,他心下微微不安起来。又挨了一个时辰,偌大的街市上稀稀落落的已没几个人了。

    正自等得心焦,忽见五六名泼皮抡棍使棒,涌了过来。当中之人大剌剌的斜眼看他,问道:“小子,听说你在这里卖了三天马,有没有这回事?”

    江浪一怔,见这人大约三十来岁年纪,一张长长的马脸,面皮焦黄,甚是丑陋,双目圆睁,头上歪戴着一顶布帽,正自斜眼瞧着自己。

    江浪点头道:“这位大哥,你好。小人确是在这里卖了三天马。你若有意,不妨瞧瞧这匹黄马如何?”

    那马脸汉子哼了一声,并不答话,却将脖颈来来回回的转了几转。

    他左首的汉子当即向江浪瞪了一眼,喝道:“喂,江北来的小子,你懂不懂这骡马行的规矩?还要我们蒙四哥亲自问你。真是一个狗屁不懂的傻小子。”

    那马脸汉子蒙四哥沉着脸道:“废话少说,先让他拿银子来。”那左首汉子便向江浪又瞪了一眼,喝道:“江北小子,蒙四哥的话你听到没有?快拿银子来!”

    江浪一怔,问道:“拿什么银子?”

    另外一名汉子哼了一声,说道:“这骡市的规矩,凡是在这里贩卖牲口的,照例是‘值百抽十’。你这匹黄马好歹也值个三十两银子吧,那就先付三两银子,才能买卖。否则,便留下马儿来!”

    他见江浪一脸迷茫之色,得意洋洋的道:“在这北郊一带,都是我们蒙四哥的地盘。小子,我们城北蒙四哥的名头,你该不会没听过吧?”

    江浪一呆之下,登时醒悟,自己多半遇到了骡市强人,瞧这阵式那蒙四哥俨然便是此地一霸。他不欲多惹事端,便向蒙四哥拱手道:“蒙四哥,小人只有这匹马,要的价钱是五十两银子。这三天来虽然在此交易,但一直尚未卖出。请几位大哥通融一下,高抬贵手。”

    那蒙四哥稍一点头,向一名瘦子晃了一眼,问道:“这个江北小子说的是否属实?”那瘦子哈了哈腰,笑道:“四哥,这小子的话倒是不假。不过一连三天,按照规矩,至少要先收三两银子的‘场地钱’。”

    江浪已认出那瘦子便是前日来选马的那二人之一,再加打量,又即认出另一个长脸汉子。心中一惊:“原来那日买马的便是他们俩。”

    蒙四哥又一点头,沉吟道:“既然这匹马已卖了三天,仍没有遇到买主。不如这样罢,我老蒙最喜欢公平交易,便作价三十两银子罢。小福,扣去六两,给他二十四两银子。”

    一名汉子便即掏出二十四两银子,递到江浪面前,大剌剌的道:“江北小子,快快收好了,这可是二十四两银子。咱们蒙四哥关照你,肯买下你的劣马,也算你小子走运。”

    江浪又惊又怒,大声道:“我的黄马是年初花了五十五两银子所购。你们怎么才给我二十四两。不行,太便宜了,我不卖。”

    蒙四哥哼了一声,又将脖颈转了几转。

    那瘦子冷笑一声,向江浪道:“小子,瞧你这匹破马半死不活的样子,价钱最多也就值个三十两银子。扣去三天的场地钱三两,再加上‘头子钱’三两,一共六两。你倒是自个儿算算,不是二十四两,却是多少?”

    当下不由分说,将银子塞到他手上。另外一人一把抢过缰绳,便去牵马。

    江浪急道:“住手。别牵我的马儿。”推开那瘦子,要去夺回马缰。

    便在这时,突然间一名汉子右手一探,冷不防抓住江浪胸前衣襟,往外抛出。但听得蓬的一声,江浪猝不及防,身子已被掼飞了出去,往前扑倒在地。

    众人见江浪跌了个狼狈之极的狗吃屎,手中银子散落一地,登时轰然大笑。

    江浪怒极,右手在地上一撑,跳起身来,往那汉子扑去。那汉子身材魁梧,哪里把这个外地少年放在眼里,狞笑一声,右臂一横,伸手又去抓他衣襟,意欲再推他个仰八叉。

    不料江浪身法忽变,弯腰侧头,早已避过,双拳齐发,呼呼声中,一招“双星横空”,分别打在那汉子胸腹两处。

    那汉子发出一声惨叫,口一张,鲜血狂喷,双手立时松开,蓬的一声响,仰天跌倒在地。

    这番变化,却是大出众泼皮意料之外,始知江浪竟然是个手底下有功夫的练家子。只听得蒙四哥叫了声:“他妈的,给我打!”众人发一声喊,纷纷扑来。江浪身形灵便,使动“流星神拳”,拳打足踢,闪转腾挪,顷刻间打倒了两个。

    那瘦子甚是狡猾,悄没声的绕到江浪身后,猛地扑上,伸臂抱住他后腰,便要放翻。江浪忽地侧头后仰,右臂反转,却是一招“星移斗转”,拳头一晃,翻击而出,正中那瘦子鼻梁。

    只听喀喇一声响,那瘦子鼻骨断裂,扑地倒了。

    便在这时,先前被打倒的三人已各自抄起棍棒,夹头夹脑的往江浪打来。

    江浪躲避不及,伸手护住头脸要害,霎时之间,手臂、左胁、大腿等处挨了几棍。混乱之中他不暇细想,一声怒喝,拼着左肩再挨一下,身子一斜,扑向正挺棒横扫自己左腿的汉子,右拳斗出,一招“飞星贯日”,正中下巴。那汉子惨叫一声,翻身倒地,木棍脱手丢落一旁。

    江浪又即冲向另一人,劈面一拳往他鼻梁打去。那人不及回棒自救,喀喇一声,也已鼻骨断裂,倒在地下。

    江浪霍地转向后一人。那人举棍欲击,忽见几名同伴倒地呻吟的惨状,心惊胆寒,又见江浪怒目瞪着自己,顿时魂飞天外,不住后退,忽地发一声喊,将木棍投在地下,转身便逃。

    便在这时,江浪骤觉背后有异,回头一张,不由得吃了一惊。

    却见一人蜷缩在自己后脚跟下,双眼翻白,不住轻轻抽搐,右手中兀自握着一柄匕首,正是众泼皮的头目蒙四哥。

    江浪一愕之下,随即恍然大悟,知是蒙四哥无声无息的挨到自己身后,意欲出其不意,在背后捅自己一刀子。但不知为何,偷袭不成,他自己反遭别人暗算。

    江浪纵目望去,骡市已散,四下里本已没几个骡贩,又见到这场厮打,更是走得干干净净,哪里有半个人影?

    江浪双拳抱起,高举过顶,纵声叫道:“不知道是哪位好汉出手相救,还望现身相见。在下感激不尽!”但他喊了几声,骡马街上静悄悄的,并无人应。

    江浪寻思:“难道这便是师父生前所说的侠士行径,‘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看来那位暗中救我的恩人多半早已离开了。”

    他望着众泼皮在地下呻吟叫唤的情形,摇了摇头,心想:“师父说过,我辈习武之人,不得与不会功夫之人动手。但这些人显然是这骡马街一霸。今儿我这番被迫动手,想来也不算违背门规和师训。唉,只怕以后日子难以太平啦。”径自牵过黄马,离开骡市。

    他一向恪守师训,从不惹是生非,极少与人先行动手,更不会欺凌弱小。这次骡马街打倒众泼皮,亦是迫于情势,不得不然。

    他在街上买了几个馒头,打了两角酒,回到破庙之时,天已昏黑。

    当晚江浪睡到中夜,忽听得庙外传来惨呼之声。他一惊之下,从草堆上翻身坐起,侧耳倾听。但听得远处叮叮当当,竟是兵刃相交之声,隐隐夹杂着呼喝叱骂,显然有人在厮杀。

    江浪担心蒙四哥一伙人前来报仇,更恐坐骑有失,当即起身奔到院内。朦胧夜色之中,见黄马安静的在树下低头吃草,安然无事,这才放下心来。

    他悄悄来到庙外,耳听得兵刃相交声相距不远,循声挨近前去,躲在一株大树之后,向外探头张望,夜色下只见人影晃动,刀剑闪烁,细细瞧去,却是八九名黑衣人挥动钢刀,正自围攻一名红衣女子。那女子手中长剑翻飞,剑光如匹练,身形游走不停,护卫着马背上横卧的一人。

    只听八人中有人叫道:“臭丫头,还不快快放下兵刃!”“再打下去,刀剑可不长眼!”“你杀我们那么多人,这次休想逃脱?”“少废话,杀了她算啦。”

    那女子一声不出的挥舞长剑,以一敌八,颇为吃力。但她剑招精妙,身法轻盈,姿式美观。那八名黑衣人虽将她团团围住,却也不敢过分逼近,只是聒噪扰敌,拖延时刻。

    便在相距众人不远处的树下,躺着两个黑衣人,动也不动,显是被那红衣女子所杀。

    但听得叮叮当当兵刃相交,火星迸发,照得众人脸上忽明忽暗。

    江浪在树后观战,刀剑交击的火花微光之下,他瞧得分明,只见那女子杏脸桃腮,秀眉星目,赫然便是黄山派的女弟子韩竹君。

    他没料到竟然会是此女,一惊之下,不由得“咦”的一声,叫了出来。

    便在这时,一名黑衣人突然着地滚来,逼近韩竹君,刷的一声,手中长刀横削她左胫。这一招甚是阴毒,又出其不意。韩竹君大惊之下,双足一点,纵身跃起,斜飞而出,飘然落在丈许之外。

    一众黑衣人随即散开涌上,继续包抄兜截,举刀抢攻。韩竹君使动黄山剑法,长剑挥舞,纵横击刺,变幻无方。

    眼见双方越斗越激烈,忽听得一人冷笑一声,阴恻恻的叫道:“住手!小妞儿,你的相好罗师哥还要不要?”

    韩竹君挺剑刺伤一人,剑尖在夜空中微微一抖,挽了个剑花,逼开众人,转头望去,却见先前偷袭之人已将长刀横架在俯伏马背之上的罗丰颈中。

    她又惊又怒,长剑一摆,便待冲上相救。那人厉声喝道:“站住!你敢再往前一步,老子先一剑结果了姓罗的小白脸!”

    本文由小说“”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江浪传奇 第12章 江浪卖马(二)是听风观云小说作品江浪传奇最新VIP章节免费阅读页面
书路(shu6.cc)第一时间更 第12章 江浪卖马(二),听风观云小说新VIP章节。
如果你对书路小说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