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江浪卖马(三)

作者:听风观云   手机阅读本章节   加入书签

    书路(www.shu6.cc)最快更新

    第12章江浪卖马

    十二、江浪卖马

    韩竹君俏脸一沉,愠道:“胡十三,你待怎地?”

    胡十三一双色迷迷的眼睛瞟着这位娉婷袅娜的美貌女郎,啧啧赞道:“韩姑娘,说起来咱们也算有缘。胡某自那日在长江之中见到姑娘的花容月貌,当真惊为天人。唉,那晚马家坡匆匆一别,我老胡这些日子来对姑娘可谓牵肠挂肚,茶饭不思啊。”

    说着又哈哈大笑,笑声中充满了淫秽之意。

    韩竹君又羞又气,手中长剑一挺,叱道:“你,你下流!你快放开我师兄。”

    胡十三淫笑道:“美人儿有令,胡某焉敢不从?只是韩姑娘的黄山剑法忒也厉害,敝帮兄弟丧生于你师兄妹二人剑法之下的,不计其数。我还是想请韩姑娘先把剑放下,才好慢慢说话!”忽地脸色一沉,叫道:“废话少说。我数到三,你若不丢下手里的剑,我可要对这个小白脸不客气啦!”

    说着提刀在空中虚劈,呼呼生风,狞笑道:“小美人儿,我可要开始数数啦。”略一停顿,张口便数:“一,二,三……”

    “三”字话声未毕,蓦然间斜刺里一条人影扑将过来,双手自后一把抱住胡十三,紧紧抓住他手中刀柄,叫道:“韩姑娘,快救你师兄!”正是江浪眼见势危,从树后冲了出来。

    韩竹君见罗丰落入敌手,自己投鼠忌器,本已绝望,一众五湖帮高手环伺之下,如何才能保得住师兄?若然依着胡十三之言,丢下长剑,以这个黑道枭雄的歹毒行径,后果委实不堪设想。她正自彷徨无计,忽见一人杀出,救下罗丰。

    胡十三乃五湖帮的帮主,本领亦自了得,但深夜荒林之中,猝不及防之下,竟被一个武功低微的少年突然间从背后抱住,急切之间,又哪里脱得身来?

    这当儿时机稍纵即逝,韩竹君浸淫多年的黄山派绝学登时显现出来。但见她一声娇叱,飞身而起,一个空心筋斗,“细胸巧翻云”,飘落在胡十三跟前。倏地皓腕一翻,剑光如匹练般一闪,一剑洞穿他咽喉。

    可怜胡十三堂堂的一位江南大帮的帮主,一时不慎,死于黄山派剑下。

    江浪吃了一惊,急忙将胡十三的尸体推倒在地,向后跃开。

    这一下奇变横生,大出于人人意料之外。一众黑衣人错愕之下,齐叫:“帮主!”扑了上来。韩竹君飞身迎上,白光连闪,长剑掠出,顷刻之间又刺死三人。

    叮叮当当声中,刀剑相交,只爆得火花四溅,耀眼生花。

    余下五名黑衣人挥动钢刀,呼呼虚劈,猱身扑上,蓦然间噗的一声,韩竹君反剑刺出,正中一人胸口,势道甚是劲急。那汉子一声惨呼,扑翻地下。另外四人杀红了眼,各挺长刀,拼命进逼。

    这番殊死厮杀,实是惨烈异常。

    韩竹君倏地一个“飞燕掠波”,跃出圈外,娇叱道:“大家住手!”

    那四名黑衣人一怔,凝刀不前。

    韩竹君将剑尖朝着胡十三的尸体一指,叫道:“你们姓胡的帮主已死,你们的同伙亦已伤亡过半。四位的武功虽不弱,却也未必能杀得了我。本姑娘剑下今日已死了不少人,不想再造更大杀孽。我劝你们还是快走吧!”

    那四人面面相觑,做声不得。隔了一阵,其中一个苍老的声音道:“韩女侠,你杀了敝帮帮主,此仇不共戴天。我解天仇身为胡帮主的师叔,又是本帮长老,先行向你交代个清楚。自今之后,黄山派乃本帮大仇,五湖帮上下,早晚要向你讨回这个公道。”

    韩竹君俏脸一沉,冷笑道:“解长老,现下我若一剑将你们斩尽杀绝,料来亦非难事。你们帮主胡十三是个什么样的人,你岂不知?难道便任由他胡作非为,残害妇孺,别人却不能动他分毫?亏你们还有脸说讨回公道,试问被胡十三奸淫残害的妇女又向谁讨公道去?”

    解天仇一张老脸微有羞赧之色,叹息了一声,转脸向另外三人道:“咱们不是韩女侠的对手,再打下去也是徒然送死。大伙儿且说说,咱们是该打还是该退?”那三人一齐点头。其中一人低声道:“解长老,现下帮中以你为尊,众兄弟都听你的。要不,咱们先离开这里吧。”

    解天仇向江浪瞧了一眼,问道:“年轻人,你姓甚名谁,跟韩女侠是何关系?”江浪口唇一张,尚未出声,韩竹君已抢先接口道:“这位江少侠也是我师兄。他可是我们事先安排在这里接应的。解长老,你不会想找他算账吧?”

    解天仇一凛:“原来黄山派另有弟子埋伏在这一带。幸亏他还没有出手!”心知如果这少年与罗丰、韩竹君武功相差无几,己方便是再多一倍人,也决非其敌,当下刷的一声,收刀入鞘,向韩竹君一抱拳,道:“韩女侠,令师兄所中的龙涎草之毒无需解药,只要到得明日辰时,便会自醒。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咱们后会有期!”

    说着一挥手,与另外三人抱起同伴的尸体,迳自去了。

    这边厢韩竹君还剑入鞘,向江浪嫣然一笑,道:“江镖头,真的是你。你怎么在这里?这次可真是多谢你啦!”

    江浪笑了笑,知道她跟解天仇适才之言,意在转移五湖帮对自己的仇恨,说道:“我便住在这附近的庙内。你们又怎会到这儿?罗少侠怎样啦?”

    韩竹君叹了口气,道:“师兄一时大意,中了毒啦。我们今晚在前面镇上客栈之中借宿,师兄喝的酒里被人下了毒。我身子不适,没怎么饮酒,这才幸免。五湖帮的强盗杀了店家,烧了客栈,一路追杀我二人。我们打打逃逃,一直逃到这里,今夜幸亏得你相助。江镖头,谢谢你啦。”

    江浪听她吐属斯文,若非亲见,实难相信,适才以一柄长剑斩杀一干五湖帮群盗的,便是这么一位娇滴滴的柔弱少女。

    他摇了摇头,道:“说来也是天意。我若非被你们打斗声惊醒,也不会从庙中跑出来,还阴差阳错的动了手。”

    二人来到马前,将罗丰扶了下来。韩竹君对江浪道:“江镖头,你不介意我师兄妹在宝地暂时借宿一宵吧?”

    江浪摇头笑道:“我走投无路,才沦落于此。这间破庙年久失修,连个老鼠也没有,也能算是‘宝地’么?二位,请进!”

    江浪将罗丰半扶半抱的拥进破庙的偏殿之中,让他躺在自己所睡的草堆上。韩竹君牵着马跟在后面。

    其时重阳早过,九月中旬的天气,姑苏之地,已有凉意。一阵秋风吹来,韩竹君缩了缩头颈。江浪见她衣衫单薄,便去抱了木柴生了一堆火。

    韩竹君就着火堆烤了会火,转身出去,隔了片刻,方始回来。她一张俏脸上充满了诧异之色,问道:“江大哥,这些日子你真的住在这间破庙之中么?”

    江浪点点头道:“是啊。已经住了好几日了。”

    韩竹君秀眉微皱,道:“你离开青龙镖局了么?”

    江浪叹道:“我要留在姑苏探访我妻子下落。很可能今后都做不成镖师啦。”

    韩竹君默然半晌,轻声道:“江大哥,能否将江大嫂的肖像再取出来让我瞧瞧,我想记得清楚一些,没准儿能帮得上你。”

    江浪凄然一笑,缓缓说道:“那幅画像受了雨淋,又遭刀剑损毁,最后又被人扔进太湖里了。”

    韩竹君一怔,沉吟道:“你,你家中还有些什么亲人?在青龙镖局做镖师难道没有发放银两给你么?”

    江浪不愿意多说,淡淡的道:“我是个孤儿。镖局给了我不少银子,都已经花完啦。”

    韩竹君听了这话,知道江浪不欲多言,忽地晕生双颊,很感羞涩,轻声道:“真是不好意思,是我太好奇了。我不该打听你隐私。”顿了一顿,又道:“江大哥,你人这么好,江大嫂决不会抛弃你的。你若是要小妹帮你做什么事,尽管开口,不用客气。”

    江浪淡淡的道:“不用了,我很好。你渴了吧,我给你弄些水来。”起身走了出去。

    韩竹君望着江浪的背影消失在殿外黑暗之中,又回头瞧了瞧昏迷不醒的罗丰,吁了口长气,随手添了两根干柴。她抱膝而坐,呆呆的望着火焰,凝思出神。隔了一会,只见江浪捧了一只破碗进来,说道:“碗已洗干净了。韩姑娘,请喝水。”

    韩竹君伸手接过,见那碗边缘已裂了道长长的口子,瓷片掉了不少,只能装半碗水。她抿嘴一笑,一口气将清水喝了,道:“这水真甜,真好喝。”

    江浪一呆,接过碗来,放在一旁。这只破碗是他前日从后面的厨房中捡到的,适才摸黑到小溪中盛水之时,还担心韩竹君一个堂堂知府千金,养尊处优惯了,多半会嫌弃此碗破烂。不料她竟坦然而饮,浑不介意。

    二人隔着火堆,相对而坐,默不作声,偏殿中一片寂静,偶尔听得火堆中柴节爆裂,发出轻轻的必卜之声。

    江浪合了眼呆呆出神,忽听韩竹君格格嘻笑,道:“江大哥,你屡次帮我师兄妹,这番侠义心肠,真是难得。”

    江浪睁开眼睛,见她笑靥如花,火光映照之下越发明艳动人,他心头一阵怦怦乱跳:“韩姑娘真是个美人儿!”只觉耳根一热,转过了头去,不敢再睢她,嗫嚅道:“没什么。”

    韩竹君侧头打量着他,道:“那天在那间客栈中,我见过江大嫂的画像,端的是个绝代佳人。江大哥,你还没找到她么?”

    江浪脸露苦笑,摇了摇头。听韩竹君提及妻子,他脑海中登时闪过鲍小昙的倩影,同时又想起律灵芸的丽容。二女一般的容貌,或本来便是同一女,是耶非耶,真矣假矣?

    韩竹君似乎发觉自己这话问得笨了,咳嗽一声,低声道:“适才你说你是个孤儿。我虽父母都在,但自幼体弱多病,群医束手,十二岁那年,更是差一点便丢了性命。父母无奈之下,这才将我送到黄山‘天都观’习武。”

    江浪忽听她言及自己经历,微感好奇,道:“韩姑娘,你贵为知府千金,若要练武,让你爹请个枪棒教头便是。为何定要远去黄山?”

    韩竹君俏眼圆睁,奇道:“你怎么知道我爹爹是知府?”

    江浪一怔,心道:“是梦中老人带我去过你家。”他知道此事太过荒诞无稽,即令说出来,势必难以取信于人,微一迟疑,含糊道:“我,我听别人说过。”

    韩竹君忍不住回头望了草堆上沉沉昏睡的罗丰一眼,哼了一声,道:“普天之下,也只有罗师兄才会跟人说这个。罢了,他一向如此,也不是第一次啦!”

    江浪听她言下之意,竟然疑心是罗丰告诉自己的,很觉得好笑,又对罗丰微感歉疚。毕竟,是自己的一句话害得他被其师妹误会的。

    韩竹君问道:“我觉得你总是住在这里,终非长久之计。江大哥,你有何打算?”江浪道:“待我卖掉了座骑,身上有了银子,继续去找我妻子。”长叹一声,道:“只可惜在这江南之地,卖马也非易事。我一连等了三天,都没卖掉。今儿在骡马市上,还跟人狠狠打了一架呢。”

    韩竹君听说江浪卖马,一双秀目凝视着他,呆呆出神,半晌做声不得。

    本文由小说“”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江浪传奇 第12章 江浪卖马(三)是听风观云小说作品江浪传奇最新VIP章节免费阅读页面
书路(shu6.cc)第一时间更 第12章 江浪卖马(三),听风观云小说新VIP章节。
如果你对书路小说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