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离家出走(一)

作者:听风观云   手机阅读本章节   加入书签

    书路(www.shu6.cc)最快更新

    第16章离家出走

    十六、离家出走

    梦中老人抬头望天,长叹一声,默然不语。

    星光朦胧之下,江浪微微侧头,见他脸上颇有孤寂凄凉之色,奇道:“梦中老人,你怎么啦?是不是我哪里做错了,惹你不开心。”

    梦中老人缓缓摇头,叹道:“你做的很好,不关你的事。天意弄人,世事难料。唉,天意,天意。”转过身子,见江浪脸露迷茫之色,便道:“江浪,你为什么连问也不问,瞧也不瞧,便把我给你的药丸一口服下了?倘若是毒药,岂不糟糕?”

    江浪伸了伸舌头,笑道:“你是梦中老人,我怕什么。即便是在梦中吃了砒霜,我也死不了!”顿了一顿,又道:“你们神仙给我们凡人吃的宝贝,多半便是仙丹,吃了之后可以长生不老,不死金身。对不对?”

    梦中老人听他说得天真,摇了摇头,苦笑道:“本来这颗‘先天归元丹’,是给我孙子……,孙猴子偷吃的仙丹,你一个俗人,也许无福消受。但你既已悟出自身‘佛性’,须知‘心即灵山’。你外功不弱,内功却只是初修,这枚‘先天归元丹’,是按照晋人葛洪的《抱朴子》所载之秘术,取自一只上古神龟兽骨,辅以近百种奇异药材,费了老夫无数心血,方始炼制而成。其功效决计不弱于千年人参、灵芝仙草之流,实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圣物。嗯,你只须勤练不辍,好生按照‘混沌诀’心法,将其药性化去。大概要一个月功夫,便能将药性尽数吸收。到时候你的内家功力,想必足以让你大展神威、叱咤江湖了。”

    江浪一呆,搔头道:“梦中老人,我也只是在这睡梦中神气一下。你教的这些‘混沌诀’内功心法和‘混沌一式’招式,一梦醒来,其实都全不济事。”

    梦中老人瞪了他一眼,摇头道:“一个月之后,待你功力大进,我便传你‘混沌二式’和‘混沌三式’。嘿嘿,你我既在‘梦中’相会,也算一场旷世难逢的机缘,总不能让你失望。”叹了口气,又道:“我考察过你的人品性情,对你的侠肝义胆,本老人还是信得过的。”

    江浪叹道:“只可惜现下是在梦里。我师父说过,我这个人生来蠢笨,压根儿便不是练武的材料。”顿了一顿,又道:“那日在陷空岛见到两广大侠柳前辈,他老人家却又夸奖我‘下盘沉稳,双目有神,根骨不俗’。唉,我……”

    他说到这里,却见梦中老人笑眯眯的打量着自己,忽然心中一动,问道:“梦中老人,你觉得柳大侠夸赞我的言语对不对?”

    梦中老人笑了笑,道:“柳正义那小子的眼光倒是不错。你平日里往返镖局,翻山越岭,加上习练‘流星拳’已久,锻炼筋骨,打熬气力,自是‘下盘沉稳’,不足为奇。”

    他抬头看了看天上星辰,叹道:“一套天下无敌的旷世神功,若然传给一个心术不正的奸徒身上,岂非贻误天下苍生?就好比将天下大权交给一个残暴不仁的昏君一般,置黎民百姓于水深火热之中。若然如此,罪莫大焉。罪莫大焉!”

    江浪睁大了眼睛,道:“梦中老人,怎么这次相见,我觉得你好像不太开心。你有心事么?”

    梦中老人叹息一声,喃喃的道:“我孙子……若是还活着,也该有你这么大了。”他声音甚低,口齿含混不清。江浪并未听明白,奇道:“你孙子,你孙子怎么啦?”

    梦中老人摇头道:“没什么。江浪,你修习的‘混沌诀’心法,已有一段日子,丹田中的真气也可以运行一番了。你听好了,我现下传你一套‘浮光掠影’轻功身法,用不着多深的内功即可运用。你要切记,只要有空,这套轻功和‘混沌一式’的秘诀,你须得自行琢磨练习,不可懈怠!”

    不待江浪答话,他便将如何调息运气,如何足底使劲,如何空中转折,如何横窜纵跃等轻功要诀细细说了一遍。凡有江浪不解之处,当即停下,口讲手比,甚是细心。

    江浪本身所炼神拳门的“流星神拳”之中,原有各种步法身法,诸如“流星步法”、“八步赶蝉”、“燕子三抄水”、“倒踩七星步”,但也只是均在数丈之地,以近身短打为主。

    梦中老人所授的这一套“浮光掠影”轻功,讲究纵跃起伏,闪转腾挪,却是宜近宜远,可高可低的精妙身法。

    二人花了一个时辰,江浪方始将这套轻功心法与手足腰背初步结合起来。兼之他体内的“先天归元丹”药性渐渐显效,辅以梦中老人的言传身教,又过了半夜功夫,不知不觉之间,他的轻功已然大有进境。

    梦中老人见江浪练得兴发,右足轻点,又即飞身掠上树顶,提足抬腿、扭腰转背之际,盘旋起落,已似模似样,心下甚喜,忽地望见东方已现出鱼肚白,微微一惊,向树顶一招手,道:“江浪,你下来吧,我有话跟你说!”

    江浪应了,便在半空中一个倒翻筋斗,溜到树下,来到梦中老人跟前,拍手笑道:“梦中老人,我真想这个梦一直做下去,最好不要醒来。这般飞来飞去,像个小鸟儿一般,自由自在,当真好玩得紧!”

    梦中老人淡淡一笑,道:“‘瞻之在前,忽焉在后’,这套轻功名叫‘浮光掠影’,自然要‘神光离合,乍阴乍阳’,飞来飞去,逍遥自在。你只须勤加练习,随着你内力的增加,日后必定会越来越高明。”顿了一顿,又道:“江浪,我忽有急事,这两日须去南海一趟,你好自为之。一个月后,咱们再见罢。”

    江浪一怔,听说梦中老人又要离去,心下颇感依依不舍。伸出手去,拉着他衣袖,央求道:“梦中老人,你能不能别走,我心里好生舍不得你。要不我陪你喝酒聊天,说笑解闷,好不好?”

    梦中老人也是一怔,侧头望去,夜色朦胧中,只见江浪望着自己,脸上充满了孺慕之情。

    这位神仙般的老人每次都是忽来忽去,当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无从捉摸。但他对江浪传功聊天,督导甚是严厉。江浪好奇之余,也自加倍用功。二人相处时日并不长,但不知不觉之间,他已将梦中老人当作自己亲人看待。

    梦中老人心中一阵温暖,点头笑道:“你这孩儿,倒有孝心,难怪能替曲中流送终守孝,寒暑不断。”

    倏地右手无名指一起,江浪只觉眼前一黑,就此人事不省。

    翌晨,江浪莫名其妙的病倒了,病势极重。

    这三日来,他在被窝中寒热交攻,四肢无力,竟已下不了床。

    奇怪的是,他有时全身发烧,犹如火烫,有时又冰冷僵硬,直似坚冰。热时恨不得将身上衣衫尽除,冷时却连关春抱来的两层厚棉被都嫌太少。

    关山和欧阳明察看多次,又请了医生来诊脉。待得医生开了一张驱寒暖腹的方子,吩咐杨鹏、欧阳照二人去照方抓药,又让关春向店家借了炭炉煎熬。不料江浪吃了,竟不见半分起色。

    一连三日,连换了城中几位出名的大夫,人人均束手无策。关山等人空自忧急,却也无可奈何。

    江浪自觉如同在火炉之中烧炙,又似在冰窖之中凝固,昏天黑地,难受异常。茫然望着众人,张口结舌,偏偏却连话也说不出来。

    这夜他又发起寒来,全身犹如堕入了冰窟窿,拥被而眠,不住寒颤,牙关上下互击,格格作声,委实又冷得厉害。

    黑暗之中,客房内只他一个人。杨鹏和欧阳照二人白日轮流照料看护,这时已各自回房睡了。

    江浪正自缩成一团,突然间呀的一声轻响,窗户推开,一个苗条的身影轻轻跃入。

    那人影来到床前,伸手轻轻在他额头抚摸,幽幽叹了口气,喃喃低语:“三天已过,按说‘先天归元丹’的药性也该差不多了。莫非他的体质降不住药性?”微一迟疑,突然间揭开江浪身上被子,飞指而出,连点他前胸后背十余处穴道。

    江浪迷迷糊糊之中,鼻端闻到一阵兰花般的香气。随即自己被人扶起,倚在一个温软的怀抱。那人盘膝坐在他身侧,调运内息,一掌贴于他后腰,另一掌贴于脐上小腹,却以自身内家真气,助他化解药性。

    待得二人体内真气运行了数个小周天,江浪丹田内的内息终于和“先天归元丹”药性龙虎交会,迅即融合起来。

    但凡练气之士的气行小周天,须循一定经脉线路,即任督二脉,从后上经前下,来回不止,循环不息。具体运气则是存想丹田中有一股热气,由丹田下行,沿小腹,抵脐下中极穴,经会阴,过谷道至尾闾,沿夹脊棘突中上行,达头顶百会穴,再下额面,过咽喉,由胸腹直入丹田。是为一个“小周天”。尔后仍依前法,周而复始,循环不已,至练功毕时为止。

    江浪渐渐好转,但觉体内一股沛然莫之能御的暖流,自前胸而至后背、再自后背而至前胸,循环往复的不停流转。每流转一周,真气随之增强了几分。

    一时房中白雾弥漫,江浪于不知不觉之间,已将任督二脉打通。他却不知道,那替他打通真气之人,却是大耗真元。

    本文由小说“”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江浪传奇 第16章 离家出走(一)是听风观云小说作品江浪传奇最新VIP章节免费阅读页面
书路(shu6.cc)第一时间更 第16章 离家出走(一),听风观云小说新VIP章节。
如果你对书路小说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