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危途杀机(一)

作者:听风观云   手机阅读本章节   加入书签

    书路(www.shu6.cc)最快更新

    第17章危途杀机

    十七、危途杀机

    欧阳照又惊又喜,急问:“此话当真?太好啦,看来多半邓姑娘是对我回心转意了。小师弟,这回你一定要帮我!”顿了一顿,低声道:“我听说你要去请公证人。你识人不多,要不要我让我爹帮你介绍一位武林前辈?”

    江浪想起关山和欧阳明的言语,摇头道:“不必了。二位师伯共同定下的规矩,我不可违拗。”

    欧阳照叹道:“江师弟,你这人忒也老实啦。在这苏州城中,你无亲无故,又认得哪个武林人士?”转头望着邓莲儿房间,又道:“也不知道邓姑娘睡着了没有?”

    江浪甚是好笑,心道:“大小姐生得美貌,惹人怜爱。难怪欧阳师兄如此颠倒。看来我晚上回来,要好生替欧阳师兄征询她的意见如何。”当下别了欧阳照,迈步出了客栈。

    他心想:“事到如今,我也只有到处碰运气了。”于是向路人打听附近有没有武师教头。他问来问去,岂料苏州城武风不盛,当地并无出名的武林人士,唯一一位城西‘三才门’的邱老拳师,又已被关山邀请过了。

    如此在街上随意乱走,至晚饭后方归。来到客栈门外,摇头苦笑,寻思:“看来若想在这苏州城中找一位武林人士,着实不易,竟似比寻找我娘子还难。”

    他甫一进房门,背后人影一晃,却是邓莲儿俏生生的站在门外。她笑吟吟的道:“怎地这么晚才回来,是不是很难请到公证人哪?”

    江浪点亮了蜡烛,见她已跟了进来,道:“咦,你怎么知道我去请公证人啦?”

    邓莲儿笑道:“那有甚么稀罕?我是听关姐姐说的。”

    原来邓莲儿睡至午后,便在店中走动。欧阳照上前搭讪,被她奚落了几句,碰巧让关春看见。于是二女起了言语争执。待到关春听欧阳照在旁解释,始知眼前的美貌少女竟是来投奔江浪的,于是咧嘴而笑,道:“好妹妹,干吗不早说?原来又是一场误会,江浪可是我的小师弟。”

    这二女一提及江浪,均自转嗔为喜,相谈甚欢。却将欧阳照冷落在一旁。

    这日关山带同杨鹏外出未归,关春一个人正自无聊,忽见邓莲儿娇憨可爱,又是小师弟的同乡,很是欢喜。便拉着她来到自己房中,无话不谈。邓莲儿对江浪的事自是格外用心,借机讨好关春,一番甜嘴蜜舌的称赞之下,登时打探出“神拳门”中不少秘密来。

    她见江浪垂头丧气的回来,便知是关春所说之事不虚,于是对他道出了其中原委。

    原来关山早已料定江浪不可能在姑苏城中寻访到武林人士。他这次外出,便是带着杨鹏前去拜会邱老拳师。

    邓莲儿气忿忿的道:“江大哥,你这位关师伯太也老谋深算,不对,应该是老奸巨滑了。他明明算准你不可能在三天内找到公证人,这才赞同这个主意。哼,其实他早已另外有了人选。只待你三天后无功而返,他才好假模假样的替你出面请人。哼,真是欺人太甚!”

    江浪一呆,心想:“看来关师伯志在必得,势要让杨师兄这个女婿接任他这个掌门人。”他于掌门之位瞧得甚淡,摇头道:“其实也怪不得关师伯。他并非针对我,而是针对欧阳师兄。我根本不想外出请什么公证人,现下所以这么做,也只是按着二位师伯的吩咐行事。当真请不到人,却也没有什么。”

    邓莲儿小嘴一扁,扬眉道:“江大哥,你怎么可以让步?我瞧那个欧阳照的拳脚功夫,实在稀松平常。”眼珠一转,沉吟道:“要不这样罢,我把自己所学的功夫全部教给你,就不信打不赢杨鹏和欧阳照两个家伙!”

    江浪摇头一笑,道:“不必了。本门规矩,未经掌门师尊允许,不得擅自修炼别派武功。”

    邓莲儿坐在桌旁,强自忍耐,哼了一声。

    江浪见她俏脸上尽是嗔容,心中一动,道:“大小姐,我有一句话想问你,请你别生气。”

    邓莲儿抬起头来,噗哧一笑,道:“啊哟,怎么跟我这么客气?你问罢,本姑娘恕你无罪。”

    江浪一笑,问道:“你,你是否介意,嫁给一个有妇之夫?”

    邓莲儿一呆,随即晕红了双颊,心头小鹿乱撞,忸怩道:“江大哥,你,你……”双睫微垂,一股女儿羞态。

    烛光之下,江浪见邓莲儿丽色娇羞,犹如一朵娇艳欲滴的红莲花,越看越美,不由得心跳加剧,暗赞:“细细看来,大小姐真是个美人儿。难怪欧阳师兄会对她一见钟情,念念不忘。”定一定神,笑道:“如果你不介意,我想……”略一停顿,心道:“我这般替人做媒,是不是太过冒昧了?她若是拒绝了,我该怎么跟欧阳师兄解释啊。”

    邓莲儿见他迟疑起来,眼波流转,嘴角边微露笑容,低头玩弄衣带,轻轻的道:“傻瓜,我,我又怎会介意?”

    江浪又惊又喜,道:“你当真不介意给人家做小老婆……”邓莲儿见他吞吞吐吐,轻轻咬着樱唇,红着脸点了点头。

    江浪长长舒了口气,道:“大小姐,你既然同意了这门亲事。那我一会儿便去跟欧阳师兄说了。你不知道,他等这一天已经等得人都憔悴啦!”

    邓莲儿正自对着烛光娇羞无限,忽听得江浪这句话,一呆之下,脸色斗变,霍地拍案而起,一张俏脸胀得通红,怒道:“你,你住口。江浪,你混蛋!从今而后,你如果再提那个欧阳照的一个字,我再也不睬你啦!”

    说着一跃而起,双手掩面,转身奔出房外。

    江浪一惊,浑没料到邓莲儿竟会突然翻脸,急忙追出,一直来追她门外。却听砰的一声响,门已紧闭,随即又从内上了门闩。邓莲儿在屋中呜呜咽咽的哭了起来。

    江浪不停打门,连声呼叫,邓莲儿却不理睬,只是哭泣。过不多时,已惊得一众客人纷纷探头张望,杨鹏、关春、欧阳照等也闻声涌了过来。

    关春道:“小师弟,怎么啦?莲妹妹怎么哭了,人家大老远来投靠你,你该不会是见色起意,想欺负她吧?”

    江浪见这位师姐口没遮拦,苦笑一声,摇头道:“没事,没事。”

    欧阳照也自起了疑心,心下忐忑不安,侧过头来,借着走廊下明晃晃的灯光,细细打量着江浪,问道:“江师弟,当真没事?”江浪瞧了他一眼,摇了摇头,叹道:“那件事我刚给大小姐说过了。谁知大小姐她一听就,就这样了……”双手一摊,意示邓莲儿没有同意。

    欧阳照一怔,脸色又暗了下来,转过头去,慢慢走了开来。

    关春敲门呼喊,邓莲儿却不答应,只是哭泣。关春回过头来,睁着一双小眼,望了望欧阳照的背影,又瞪着江浪,问道:“小师弟,你和欧阳师弟在嘀咕什么?莲妹妹怎么哭得这么伤心?”

    江浪叹了口气,道:“真的没有什么。其实也是我不好,胡乱说话,惹她生气啦。杨师兄,关师姐,时候不早了,你们还是快回房歇息吧。”

    杨鹏道:“是啊,时候不早了,大家都回去睡吧。”向江浪略一点头,转身回房去了。关春却不放心,又上前敲门,叫道:“莲妹妹,你没事吧?是不是小师弟欺负你啦,要不要我帮你好好教训他?”

    只听得屋内哭声渐歇,邓莲儿哽咽道:“关姐姐,我没事!不关江浪的事,是我自个儿心里不痛快,哭一会儿便好。你们快去歇着吧。”关春兀自不信,又隔门问了几句,这才离去。

    乱了好一阵,众人散尽。江浪站在门外,低声道:“大小姐,对不起。你如果不答应,就当我什么都没说便是。其实,刚才我已经回绝了欧阳师兄啦。”

    邓莲儿哼了一声,悻悻的道:“说都说过了,怎能当什么都没说过?江浪,你就是个大浑蛋!”

    江浪叹道:“对不起。大小姐,你别再哭啦。”

    邓莲儿幽幽的道:“我哭死活该,是我自个儿命苦。江浪,你给我听清楚了,以后你若再敢说这些混账的言语,我跟你永世没完!”

    江浪呆立门外,隔了一阵,道:“大小姐,你没事了吧?”

    邓莲儿长长吁了口气,轻声道:“我知道你也是受人之托,罢了,罢了。我睡啦,你也回房歇着吧。记住我今晚的话。”

    江浪离开邓莲儿门外之时,只听得夜风之中忽然响起一声冷笑,依稀听得有个少女声音低低骂道:“真是个负心薄幸的浑蛋!”

    江浪一惊回头,静夜之中,客栈灯光昏黄,却不见有人影。也不知那声音发自何处,所骂之人是谁。

    翌日起床后,江浪迈步出门,却见邓莲儿斜倚栏杆,仰望天井上空的一片白云,不知在想什么。江浪生恐她余怒未消,低声道:“大小姐,你起身好早。”

    邓莲儿见他一副小心翼翼的神色,抿嘴一笑,道:“我肚子饿了,咱们去吃早饭吧。”当先往大堂方向行去。江浪急忙快步跟上。

    邓莲儿言笑晏晏,浑若无事,见到关山和欧阳明,不待江浪介绍,便即敛衽行礼,道:“小女子邓莲儿,拜见关师父,欧阳师父。”

    关山上下打量着粉装玉琢似的邓莲儿,脸带微笑,啧啧称赞:“难得邓总镖头两口子生得花朵般的闺女,竟然如此漂亮!邓姑娘,不必多礼。”问江浪道:“江贤侄,这位邓姑娘出落得如此俊俏,惹人怜爱,想必邓总镖头和周夫人一定对她爱如掌珠吧?”

    江浪一笑,道:“是啊。大小姐确是我们总镖头夫妇的掌上明珠。”

    欧阳明也笑道:“前日我和照儿前往青龙镖局坐客,承蒙邓总镖头隆重款待,当真是好生客气。江贤侄,你要好好替大伙儿照顾邓姑娘。”

    江浪应道:“是。”瞧了一眼无精打采的欧阳照,心想:“看来欧阳师叔并不知道自己儿子为了我们大小姐害相思病的事。嗯,幸亏如此,否则他若托我提亲,大小姐再发起火来,可就糟糕啦。”

    本文由小说“”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江浪传奇 第17章 危途杀机(一)是听风观云小说作品江浪传奇最新VIP章节免费阅读页面
书路(shu6.cc)第一时间更 第17章 危途杀机(一),听风观云小说新VIP章节。
如果你对书路小说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