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危途杀机(二)

作者:听风观云   手机阅读本章节   加入书签

    书路(www.shu6.cc)最快更新

    第17章危途杀机

    十七、危途杀机

    众人围成一桌坐了。关春一面喝粥,一面歪着头问邓莲儿道:“莲妹妹,待会儿吃完了饭,咱们一起去虎丘玩吧?”邓莲儿微微摇头,道:“那可真是不巧,我已答应过江大哥,要陪他一起去寒山寺找公证人呢。”

    关春“哦”了一声,便不再言语了。

    关山和欧阳明听到“公证人”三个字,同时晃了江浪一眼,随即埋头吃饭。

    江浪转头瞧了瞧邓莲儿,心中嘀咕:“我又几时让你陪我去寒山寺了?”当着用膳的众人之面,却又不好意思反驳。更何况邓莲儿一早便格外的安静斯文,颇不同于以往的娇憨顽皮,竟如变了一个人似的。江浪见了,越发心里不安,不知这位大小姐到底想干什么。

    欧阳照听到邓莲儿之言,脸色微微一变,向江浪斜睨一眼,目光中露出怨怼的神色。

    饭后江浪回到房中。邓莲儿跟着慢吞吞的踱了进来。

    江浪想起昨晚她哭泣之事,细细瞧着她脸,道:“大小姐,你……”邓莲儿插口道:“且慢,不准再叫我大小姐。江大哥,从今天起,你就叫我‘莲儿’吧。我爹娘都是这般叫我的。”

    江浪一呆,道:“大小姐,你……”

    邓莲儿一顿足,娇嗔道:“都说不准再叫我大小姐啦!江浪,你不会想让我再哭哭啼啼的找你掌门师伯,说你欺侮我吧?”

    江浪听到此言,见她俏脸上忽如罩了一层寒霜,随时便要发作,忙道:“大小姐。不,莲儿,莲儿!”

    邓莲儿噗哧一笑,回嗔作喜,说道:“这就对啦,我知道你想问我早饭之时为何跟那么说话。”秀眉微扬,白了他一眼,道:“姑苏城外有座寒山寺,寺中的月明老方丈跟我爹爹颇有交情。我想陪你一起去拜访他老人家,请他做你的公证人。明白了吧?”

    江浪一怔,点头道:“原来如此。”想了想,从怀中摸出一封书信,道:“这是我来姑苏之前,你爹交给我的。他叮嘱我说,如果我有困难之时,不妨持此信向月明方丈求助。”

    邓莲儿接过那封信,一双俏眼打量着江浪,叹了口气,道:“江大哥,你宁愿卖马,流落江湖,也不愿求助他人,是也不是?”

    江浪微微一笑,道:“也不是。我又没到山穷水尽,何必要给别人添麻烦?”

    邓莲儿叹道:“你,你这人,为了寻你妻子,你……究竟值不值得?”脸色一沉,道:“月明老方丈不仅仅是寒山寺的主持,更是‘韦陀拳’的掌门。江大哥,今儿你必须跟我一起去求他帮忙,请他来做这次神拳门大会的公证人。”

    江浪叹了口气,道:“这个,会不会令月明大师为难?”

    邓莲儿道:“无论如何,咱们也必须要先去寒山寺试试再说。”转脸望着关山房间的方向,小嘴一扁,道:“我适才故意这么说,便是想气气这老个老家伙。哼,竟敢小看你请不到公证人?江大哥,咱俩这次必须要请到月明方丈,不能让你掌门师伯笑话。”

    江浪见邓莲儿神色坚决,又知她确系一番好心,不便拂逆其意,心想:“左右也没什么办法。且听大小姐的主意吧。”便道:“好罢。既然实在找不着合适之人,为今之计,也只有恳求这位月明大师了。”顿了一顿,又道:“只不过月明方丈倘若不便出面,咱们也不可勉强他老人家。”

    邓莲儿见江浪同意了,嫣然一笑,道:“那是自然。”说着从怀中取出一个绣花荷包,塞到江浪手上,道:“好好收着。”

    江浪见那荷包入手沉甸甸的,便即打开一张,顿时吃了一惊,却见金光耀眼,竟是一片片黄澄澄的金叶子,为数着实不菲。

    邓莲儿笑道:“江大哥,这些金叶子可是咱们的全部家当,想来也够咱俩花用个一阵子啦。嘻嘻。”

    江浪微微点头,将荷包又放回邓莲儿手上,道:“我身上还有些银两。莲儿,不如这样,你且暂时收好,等我的银子花完了,再使这些金叶子罢。”他雅不愿接受邓莲儿的财物,却又怕她着恼,这才委婉其词。

    邓莲儿侧头一想,点头道:“也好。总之我绝不能让你再卖马度日了。”

    二人出了客栈,问明途径,赶向寒山寺来。

    寒山寺相距客栈不过十余里脚程,依着邓莲儿的意见,连马也不必骑了。二人并肩漫步而行。

    不久出得城门,越往前去,路人行人渐稀。

    正行之间,突见迎面有人乘马飞驰而来。

    江邓二人眼见对方奔驰奇快,便即往道旁相让。须臾那快马已到近前。马上之人突然间右手挥鞭,“刷”的一声,鞭梢已猛地往江浪头顶上击去。这一鞭突兀之极,来势奇快,出其不意,江浪猝不及防之下,竟尔忘记躲避。

    便在这时,只听得一声娇叱,江浪身后轻飘飘的飞出一条绿影,一个空心筋斗,“细胸巧翻云”,后发先至,挟手夺过鞭头,挡在他身前。

    那绿影其快如风,尚未着地,便即奋力一扯,叱道:“下来吧!”

    那使马鞭偷袭江浪之人即将得手之际,突然间眼前一花,鞭头被人硬生生的抓住,甫觉不妙,猛地虎口剧痛,手中鞭柄又即被夺去。但他身子沉重,坐在马鞍之上,竟未落马。

    江浪一惊之下,却见飞身来救、夺下马鞭之人竟是一位明眸雪肤的绿衣少女,头垂双鬟,娇小玲珑,正是律灵芸的使女小菊。江浪叫道:“小菊姑娘,是你救我。对了,你怎会在此?”

    小菊哼了一声,尚未答话,忽听邓莲儿一声娇喝,纵身跃起。半空中裙底飞出一脚,砰的一声,已将马上之人踢得惨叫声中,翻身跌落地下。

    那人先被小菊夺去马鞭,又被邓莲儿踢落马下,眼见出手的俱是十六七岁的妙龄少女,却又均是功夫极佳的武林高手。两女几下飞拳动腿,迅捷无伦,当真是兔起鹘落,只一刹那间,已经被击倒在地。

    那人又惊又怒,当即一个“鲤鱼打挺”,呼的一声跃起,单刀向邓莲儿头顶猛劈下来。邓莲儿斗地矮身,刀锋从她头顶掠过,相差竟然只有寸许。顷刻之间,邓莲儿已欺到那人左侧,手肘撞处,正中他下颏。那人一声痛哼,便即仰面一交扑翻出去。

    只听蓬的一声响,那人高大的身子已重重仰面摔跌在道旁石地上,只痛得他“啊”的一声惨叫,嘴巴开处,鲜血流了满襟,再也动弹不得。

    瞬息之间,一条生龙活虎的魁伟大汉,已瘫软在地下,便如一团烂泥般堆在道旁,再也爬不起来了。

    江浪又惊又奇,望望小菊,又望望邓莲儿,若非亲见,实难相信,击倒那大汉的,便是这两个娇滴滴的小姑娘。

    小菊和邓莲儿二女也自你瞧瞧我,我瞧瞧你,目光中均有诧异之色。显然,二女也没料到对方有如此凌厉迅捷的身手。

    邓莲儿小嘴一撇,冷笑道:“救人也不救到底,只夺了个鞭子,又有何用?”显然怪小菊力弱,未能一举将那人击倒。

    小菊听了大怒,柳眉一轩,叫了声:“敢小看我,看掌!”忽地一跃而起,快如闪电般连击三掌。邓莲儿斜身抢进,左手反打,右掌擒拿,以攻代守,招数巧妙异常。

    江浪没料到二女一言不合,竟然大打出手,忙道:“别打,都是自己人,快快住手!”

    其时小菊和邓莲儿各逞绝技,互有争胜之心,一旦交上了手,哪里肯轻易停得下来?

    二女都以快打快,拳来脚往,直似蝴蝶穿花一般。邓莲儿的拳路轻灵飘忽,小菊的掌法则精奇多变。江浪直瞧得又是佩服,又是担心,但见到二女斗得精彩之处,禁不住跨上两步,张大了口合不拢来。

    两女拆了三十余招,便各遇凶险,猛听得那小菊叫声:“着!”左腿倏出,已扫中了邓莲儿胫骨。随即嗤的一响,邓莲儿长臂一振,挟手摘去了小菊左鬓边的一朵珠花。

    两人一齐收掌后跃,均是花容失色,心中佩服,互相对望了一眼。

    小菊横掌当胸,欲待挺身再上,江浪急忙张臂拦在二女之间,大声叫道:“住手,住手!”

    小菊横了他一眼,道:“干什么?”江浪道:“小菊姑娘,这位是邓姑娘,是自己人。你二人干吗不分青红皂白,动手起来?”

    小菊斥道:“我喜欢打架,管你甚么事?不知道为什么,我一见这个野丫头,就想狠狠教训她一顿。”

    邓莲儿正自揉搓被踢得疼痛不已的左腿,听得小菊之言,勃然大怒,双掌一立,使个架式,叫道:“江大哥,你走开,看我好好教训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环!”

    江浪道:“这位是小菊姑娘,是我的朋友。莲儿,你不可再动手!”

    邓莲儿哼了一声,稍一迟疑,将手中珠花丢到江浪手中,气鼓鼓的道:“还给你朋友吧。”

    江浪接过珠花,转向小菊,微笑道:“小菊,快戴好吧。”

    小菊挟手夺过珠花,却不戴回,一双杏眼冷冷的瞪着江浪,恼道:“江大哥,枉我一直把你当成有情有义的男子汉,大丈夫,想不到你竟会是这种喜新厌旧的负心男人。哼!”

    江浪奇道:“小菊,你这话是甚么意思?我不明白。”

    小菊柳眉一轩,冷笑道:“不明白是吧?你不是成天吵嚷着要找自己妻子么?哼,怎地现下又跟别的女人在一起勾勾搭搭,不清不楚?枉我家小姐……,枉人家为了你……生了一场大病,卧床数日。你倒好,却逍遥快活的跟着一个美貌姑娘形影不离,也不知打的什么鬼心思。不值得,不值得,你这种天性凉薄之徒,我真是替人家不值得!”

    本文由小说“”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江浪传奇 第17章 危途杀机(二)是听风观云小说作品江浪传奇最新VIP章节免费阅读页面
书路(shu6.cc)第一时间更 第17章 危途杀机(二),听风观云小说新VIP章节。
如果你对书路小说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