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掌门之位(一)

作者:听风观云   手机阅读本章节   加入书签

    书路(www.shu6.cc)最快更新

    第18章掌门之位

    十八、掌门之位

    月明和尚微微点头,笑呵呵的道:“不错,有真就是成佛因。我佛门讲究明心见性,吾心即佛,心即灵山。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邓莲儿见月明和尚絮絮谈起佛法,滔滔不绝,忙接口道:“老法师,实不相瞒,我们此来一是向你老人家请安。二来,尚有一事相求,勿却是幸。”

    月明和尚笑容一敛,道:“邓姑娘请说。”邓莲儿便把神拳门选择立新掌门,江浪须邀请一位公证人的情由说了。

    月明和尚听了,皱眉不语,脸有为难之色。

    江浪见月明手中紧握念珠,不住拨动,显然心中难以委决。当下起身道:“大师,晚辈来得实在唐突。你老人家倘若不便,千万不必勉强。”

    月明和尚一怔,瞧了他一眼,迟疑道:“这个,此事,唉,阿弥陀佛……”

    便在这时,小菊忽道:“老方丈,请借一步说话。小女子有一事相告!”

    月明和尚瞧了瞧小菊,微感诧异,点一点头,起身道:“请随老衲到内室说话。”迈步入内。小菊向江浪浅浅一笑,跟着月明去了。

    江浪和邓莲儿对瞧了一眼,疑惑不解,不知小菊想要跟月明方丈谈些甚么。

    约莫过了一盏茶时分,内室响起脚步之声,月明方丈陪着小菊缓步而出。甫一坐定,月明合掌念佛,微笑道:“早知道有这层渊源,贫僧也就不必瞻前顾后,担心得罪关施主了。江施主只管放心,贫僧到时自会前往贵派观礼。”

    江浪喜出望外,躬身抱拳,说道:“多谢大师。”

    又说了一会闲话,江浪等起身告辞,离开寒山寺。

    邓莲儿一直心中憋闷,甫到寺外,再也忍耐不住,问小菊道:“喂,你究竟跟月明和尚说了些什么,他怎么会答应得这么爽快?”

    这也是江浪心中的疑窦,于是也睁大眼睛,望着小菊。

    小菊微微一笑,道:“那有什么了不起,月明方丈虽是佛门中人,同时也是韦陀拳的掌门人。只要涉足红尘,自然是要沾染人间烟火的。此次百派英雄大会,他老人家也在应邀之列。”

    邓莲儿问道:“那便如何?”

    小菊瞧了她一眼,道:“武林大会是在‘虎丘贺家庄’召开,而贺家庄的庄主是谁,江大哥自然知道。”

    江浪一怔,随即恍然大悟,霎时之间想起贺庄主即是水天教的护教长老,当日在陷空岛上亲见他与“两广大侠”柳正义相谈甚欢,而柳正义又是这次百派英雄大会的始作俑者,如此一来,韦陀门的月明方丈自然与他二人颇有渊源了。一言以蔽之,月明方丈是不便驳回水天教的面子。

    一路行来,邓莲儿尚有许多事情茫然不解,问东问西。小菊本不欲多言水天教的机密,却禁不住邓莲儿一番甜嘴蜜舌,不住口“小菊妹子”的软语相询,便捡些不要紧的说给她听了。

    邓莲儿终于明白,月明方丈或许不会给父亲邓通达面子,但决计不会驳回水天教的人情。

    她既知邓莲儿的来历,叹了口气,道:“这些年江湖上风平浪静,大家都说多亏有当年律天南大侠率众大败‘幽灵教’、‘天魔宫’、‘十二连环坞’等邪门歪道,一举定乾坤。这才长保武林正派根基稳如泰山,一干牛鬼蛇神无所遁形。只是自律大侠仙逝之后,中原武林极少再有贵教中人走动,想不到小菊妹子竟是水天教的重要人物。”

    小菊微微一笑,道:“莲姐姐言重了。我只是个低三下四的小丫环,哪里算得上‘重要人物’?这话若是让人听到了,岂不要被笑掉了牙齿?”

    邓莲儿摇头叹道:“一个小丫环便有这等惊人的身手,若是教中头目,岂非个个是武林中的一流高手?”小菊一笑,并不置答。

    邓莲儿说得不错,水天教中的头目,在武林之中,确然个个都是一流高手。

    三人边行边谈。小菊和邓莲儿两女竟是不打不相识,越说越投机。

    江浪听得二女说来说去,都是水天教当年如何威风之事,从邓莲儿口中,更是对现任教主公孙夫人敬若天神。寻思:“这位公孙夫人便是律大侠的遗孀,也就是律姑娘的母亲。她一个女子而继任其丈夫律大侠的教主之位,这些年定然很不容易。”

    不知不觉想起律灵芸来。心下暗叹:“律姑娘美若天仙,又武艺惊人,而且她竟然跟小昙生得一模一样。唉,想不到天下竟有这等奇事。”

    回思自当日灵岩山中遇见律灵芸以来,种种曲折误会,心头不禁涌上一股难以形容的滋味。这位姑娘并不承认自己是鲍小昙,初时真令他怨愤难宣,愁尽惨绝。但是连日以来,他终于渐渐明白,此姝非彼姝,律女非鲍女。

    这是事实,自然也无法改变。

    然则究竟自己妻子鲍小昙去了何处,为何迄今杳无音讯?

    到得“泰隆客栈”门外,小菊停了脚步,对江邓二人道:“江大哥,莲姐姐,你们进去吧。我也要回去向小姐复命了。你们切记,田七爷和五湖帮的人贼心不死,多半会再惹事端的。两位务须多加小心。”

    江浪点了点头,道:“小菊,相烦转告律姑娘,便说多谢她多番援手之德。田七爷和五湖帮之事,由我而起,我一定会小心应对。大恩不言谢,今后两位如有差遣,我江浪自当效命。”

    邓莲儿搂着小菊肩膀,道:“菊妹妹,今后你抽空要多来找我玩,好不好?”小菊点点头,道:“莲姐姐,我会的。”顿了一顿,又将嘴凑在邓莲儿耳边,悄悄说了几句话。邓莲儿格格一阵娇笑,斜目瞧了江浪一眼。

    关山和欧阳明二人听说江浪竟然邀请到寒山寺的月明方丈做为公证人,都大感意外。关山瞧了瞧江浪,只道:“很好,很好。”便不再言语了。欧阳明一怔之下,点了点头,笑道:“贤侄,你的面子可不小。”

    二人均是不动声色,至于是否心情各异,却是不足为外人道也。

    只是从此之后,杨鹏和欧阳照便极少再露面,也不再邀请江浪到后院切磋拳剑了。连关春也甚少再找邓莲儿闲聊,似乎受了其父严辞训斥,不敢再露面。

    神拳门大会之期日近一日,众人均是神情凝重,不苟言笑,如临大敌。江浪心下甚是纳罕。

    江浪既知律灵芸并非妻子鲍小昙,寻妻之心急切,便即向关山禀明,径自带着邓莲儿到处探访。

    邓莲儿自初次见到律灵芸的四张画像,登时惊得呆了。于是便缠着江浪,将他结识律灵芸和小菊的经过,细细问了一遍。待得弄明原委,秀眉深蹙,长长吁了口气,嗒然若失,喃喃的道:“想不到天下竟有这等美貌的女子!”

    邓莲儿初时只道先前所见那幅江浪之妻的画像,必有夸张之处。无非是毛画师作画之时,笔下留情,刻意粉饰,诸如将肤色增白,将眉毛减淡,将下巴变尖等等,总之将被画之人容颜的瑕疵一一掩去。岂料一连细瞧四张不同方位所绘的律灵芸画像,始知世间真的有此绝色丽人。她望画兴叹,对江浪道:“江大哥,我现下不仅仅急于想见到江大嫂,还想见到这位律姑娘。唉,如今我才相信,天下真有江大嫂这样的美人儿。”

    江浪摇头叹道:“只可惜这二人并非同一个人。而我娘子消失已有两月之久,我已打探过许多地方,却始终渺无音讯。”

    二人持画寻访了数日,仍是废然而返。

    邓莲儿听了小菊的叮嘱,连日来但凡外出,与江浪各携兵刃,唯恐田七爷一伙人再生歹意。差幸并无凶险。

    江浪心下盘算:“想是我区区一个乡下镖头,又是晚辈。田七爷在江湖中何等威望,那天卜杰一击不中,如若再派人追杀,岂不大失其身份?”

    这日早饭之时,关山对江浪道:“江贤侄,你今日再去寒山寺一趟罢。知会一下月明方丈,便说本门大会拟于后天巳时召开,地址便在‘三才门’邱老拳师府上。老法师如若方便,不妨提前一日前来,明晚邱老拳师将设宴款待各路宾客。务请佛驾准时降临。”

    江浪应道:“是。弟子明白。”

    这次江浪和邓莲儿二人重来寒山寺之行,十分顺利。

    月明方丈听了江浪之言,欣然点头,殷勤招待二人吃了斋饭,送至山门。言语之间,甚是客气,却将江浪当作贵人一般看待。

    邓莲儿虽然娇憨顽皮,爱使小性儿,但自来苏州之后,委实收敛了不少。尤其是得知田七等人意欲报复江浪之后,更加处处小心在意。她年纪虽轻,但毕竟是出身镖局,又在淮安“双鞭周家”习武三年,结识过三教九流的各色人物,于江湖之事殊不生疏。

    这些时日中,邓莲儿更将江湖上诸般规矩、禁忌、帮派、切口都说了给江浪。江浪听了多时,始知武林中最为厉害的,仍然是水天教和冷月宫。今后闯荡江湖,这两个江湖教派,万万招惹不得。

    只是那冷月宫虽与水天教齐名,却更加神秘莫测。据邓莲儿所言,冷月宫中已有十五年无一人现身江湖。但不知为何,武林之中,迄今从未有一人敢对之公然出言不敬。

    九月三十上午辰时,苏州阊门“三才门”老拳师邱如海府中,张灯结彩,嘉宾盈门,到处喜气洋洋。

    经关山和欧阳明商量之下,征询邱如海首肯,神拳门大会的地址便借用了邱家后院的练武场。

    前一日晚间,邱府之中大排筵席,宴请前来观礼神拳门大会的一众嘉宾。邱老拳师亲自出面作陪,与关山一起,招呼几位公证人。杨鹏、欧阳照和江浪则随着邱老拳师的三位徒弟,在偏厅陪同各派小一辈的门人子弟。

    本文由小说“”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江浪传奇 第18章 掌门之位(一)是听风观云小说作品江浪传奇最新VIP章节免费阅读页面
书路(shu6.cc)第一时间更 第18章 掌门之位(一),听风观云小说新VIP章节。
如果你对书路小说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