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乌孙宝藏(一)

作者:听风观云   手机阅读本章节   加入书签

    书路(www.shu6.cc)最快更新

    第22章乌孙宝藏

    二十二、乌孙宝藏

    过不多时,庄内快步奔来五六名大汉,手提灯笼,当先之人向贺昌道:“启禀庄主,负责守卫雷奴的八名兄弟全部被杀!”

    贺昌哼了一声,指着地下那人尸体,道:“把这人抬回去,细细检察一下。”那人应了声“是!”指挥着众人抬起死尸,转身去了。

    公孙白问飞松道人道:“道长是几时察觉到不妥的?”

    飞松道人道:“贫道跟几名徒弟和师侄们闲聊,睡得迟了些。敝派隔壁院内住的是‘三才门’和‘六合派’,当真巧得紧,我听到有夜行的朋友,悄悄潜入邱掌门房中。这才出声示警。那人打伤了邱掌门,逃出之时被贫道撞见,斗了几个回合,正待擒他,不料他倒机警,竟尔自己先抹了脖子。”

    贺昌沉吟道:“道长的意思是说,那个偷袭和打伤邱掌门之人,是被你最先所发现的?”

    飞松道人点点头道:“不错。这二人身手都不弱,说来惭愧,连贫道都看不出他们的武功家数。”

    柳正义喃喃道:“这倒怪了。现下百派英雄云集,居然有人生了熊心豹胆,竟敢夜闯贺家庄,而且还大开杀戒,当真是不把天下英雄放在眼中。这二人身手了得,究竟是何来历?道长,你该不会瞧错了吧?”

    便在这时,忽听一人朗声道:“柳大侠,飞松道长,贺庄主,公孙管家,律,律兄……,闯入之人并非二个,至少有三人!”

    林中五人一惊,浑没料到,居然另有一人也在左近。

    那白衣文士正是律灵芸所扮,她甫听那人的声音,立时认出是江浪,迎上前去,惊道:“江,江掌门,怎么是你?”

    只见一条人影大踏步走近,正是神拳门的江浪,他向众人拱手道:“这人的同党也闯入在下的房间,妄图行刺我,现已死在我房中。”

    律灵芸惊呼了一声,甚感意外。

    公孙白抢上前去,上下打量着江浪,愕然道:“江兄弟,你没事吧?”

    江浪摇头道:“我没事。那个偷袭我的人,也已经自杀啦!”

    柳正义双手一拍,叹道:“想不到会发生这种事情!唉,呆可惜三个贼人,竟无一个活口!”

    公孙白沉吟道:“贼人恐怕不止三个,如今已经打草惊蛇,他们的同党多半已经趁机逃脱了。这里不好说话,咱们先回庄内再商议吧!”

    众人越墙而入,相偕来到后院,但见火把灯笼之下,那间本来锁住雷奴主仆三人的石室内外,已是满地鲜血,死尸狼藉。包括雷奴主仆,一应巡查守卫之人,尽皆被人割喉而亡。

    贺昌叹道:“本来想等到大会之期,再当众发落此人,没料到竟尔有人先行动了手。”

    律灵芸道:“如果有人想杀雷奴,只管潜入动手便是。却又何以连本庄的守卫也不放过?”顿了一顿,转头瞧着江浪,又道:“他们还想杀江掌门,还有三才门的邱掌门。两者可有干系?对方究竟有何图谋?”

    柳正义、飞松道人、公孙白等面面相觑,均是无话可答。

    江浪听了律灵芸之言,忽道:“糟了,请问贺庄主,寒山寺的月明方丈、五虎断门刀的彭掌门、烟雨镖局的云总镖头,这三位现下都住在何处?”

    他此言一出,律灵芸已脸色大变,惊道:“不错。快去瞧瞧!”

    果然,众人前往查看之时,“五虎断门刀”的彭长发和“烟雨镖局”的云胜俱已被害。这二人死状与后院雷奴等人一模一样,俱是被人割喉而亡。

    奇怪的是,彭云二人尸首已僵硬,住在二人隔壁的门人弟子和别派武林人士,犹自浑浑噩噩,懵然不觉。直至柳正义、贺昌、飞松道人等打门叫人之时,众人这才醒悟出了人命大事。

    月明方丈当晚返回了寒山寺,是否遇袭,尚无音讯。

    贺昌吩咐公孙白派人连夜赶往寒山寺,向月明方丈禀报情由,其实是向其示警。只不知对方是否会专门杀往寒山寺报复?

    贺家庄内,各派武林人士听说出了人命,登时乱成一团。

    众人群情愤激,众议纷纭,猜测多端。

    柳正义阴沉着脸,与飞松道人、律灵芸、公孙白、贺昌等人察看过彭长发、云胜等人房间,安慰前来探听消息的各派门人,解释了好一阵子。

    待到江浪房间查勘之时,刘安升、关山、欧阳明等人纷纷询问江浪。听说彭长发和云胜俱已遇害,无不动容。关山、欧阳明均与彭云二人等颇有交情,乍闻噩耗,不由得脸有悲愤之色,破口大骂贼人歹毒。

    只是见到本门掌门人安然无事,也自心中一宽。

    贺家庄的家丁抬走了尸体,又将江浪房间打扫收拾了一遍。律灵芸将嘴凑在江浪耳边,悄声道:“你房中刚死了个人。待会儿要不要我帮你重新安排房间?”江浪只觉她吹气如兰,心头一慌,忙摇头道:“不、不必了,这间很好。”

    便在这时,柳正义皱眉叹道:“咱们先到客厅再商议吧!”当先迈步而去。贺昌和飞松道人也即跟上。公孙白正待离去,却见律灵芸站在江浪身边,并不举步,微微一笑,柔声道:“咱们走吧。你放心,江兄弟命大,不会有事的。”

    说着向关山、刘安升等拱手作别,径自离去。

    律灵芸对江浪道:“适才之事,你也亲身经历,不如你跟我们一起去吧。大伙儿一起商量,也好集思广益。”

    江浪见参与议事的乃是柳正义、飞松道人这些江湖中的大人物,连关山、刘安升等人均未被邀请,摇头道:“我,我刚才只是凑巧而已。我还是不去了……”话犹未了,忽然间左掌上一暖,一只温软柔腻的小手拉着自己的手,嫩滑如脂,柔若无骨。灯光下香泽微闻,荡人心魄。

    原来是律灵芸已伸手握住了他的手掌。

    关山、欧阳明、刘安升等人只见这白衣文士拉着江浪便走,却哪里想到此人竟是一个妙龄少女之身?

    江浪一颗心不自禁的怦怦而跳,迷迷糊糊的被她拉着前行,匆匆离开小院。

    甫到月洞门外,前面两名持刀巡查的劲装汉子忽见律灵芸,当即躬身行礼,垂手侍立,神态甚是恭谨。

    律灵芸这才省悟自己不知不觉间拉住江浪的手,惊呼一声,粉脸飞红,娇羞之下,猛地摔脱他手。

    江浪便即停住,转头望着她。

    红红的灯笼之下,律灵芸挥手逐退那两名汉子,抬起头来,望着黑沉沉的天空,凝思半晌,轻声道:“江公子真乃信人,关于敝教之事,你果然未对人吐露只言片语。”

    江浪摇了摇头,道:“没什么。却不知贵教乃天下第一大教,令尊更是当年的武林第一人。为什么你和公孙公子、贺庄主不以本来身份示人?”

    律灵芸摇头叹道:“先父自当年率众荡平‘幽灵教’、‘天魔宫’、‘十二连环坞’等邪门歪道之后,估量中原武林形势已定,而他和家母也受了内伤,且他二人均对江湖恩怨极为厌倦。于是下令‘水天教’上下功成身退,远离江湖,从此不问世事。”

    叹了口气,缓缓道:“又过了十二年,家母才调养好身子,生下的我。只可惜先父却于我出世之前便已离世。我,我是个遗腹女。”说到这里,脸上微微一红,转过头去。

    江浪微感奇怪,为什么她害羞起来,侧头想了想,猛地省悟:“是了,律姑娘是告诉我,她今年十八岁了!”一颗心不自禁的怦怦而跳,脑中一阵胡涂。

    隔了半晌,只听她轻轻叹息一声,幽幽的道:“那天你在陷空岛悬崖边救我之时。跟今晚一样,天上连一颗星星都没有。”

    江浪一呆,抬头望天,果然无星无月。回思那晚自己在陷空岛上误打误撞,却将吹笛吊友的律灵芸当成了投崖轻生之人,不由得脸上一红,讪讪的道:“那天晚上,我,是我糊涂,我不该打扰姑娘。”

    律灵芸回头瞧了他一眼,俏目一转,嗔道:“不打扰也打扰了。现下说这个,又有何用?哼!”

    江浪叹了口气,道:“你这么年轻,又有一身好本领,应该高高兴兴的过日子。不应该老是想着以前的事。”顿了一顿,续道:“我师父死的时候,我也很难过。虽然现下一想到他老人家,我还是不开心,但是我还是要好好活着。”

    律灵芸白了他一眼,道:“要你管。多事!”见他伸手搔头,手足无措,淡淡一笑,问道:“听说前几日你和邓姑娘又在城中各处打探你娘子踪迹,鲍姑娘还没有消息吧?”

    江浪心中一痛,凄然一笑,摇了摇头。

    律灵芸就着灯笼望去,忙道:“喂,你别哭啊,像个小孩儿似的。难怪小菊叫你‘哭哥哥’。现下百派英雄都在这里,若是给谁瞧见了,说不定还以为是我怎么欺负江大掌门了呢?”

    江浪勉强一笑,道:“我哪里哭了?”

    律灵芸噗哧一笑,背转身子,轻声道:“我现下终于想明白啦。夫子曰:逝者如斯。我以后会好好活着的!”说到这里,回头向江浪一笑,轻声道:“谢谢你。是你让我明白这个道理的。”

    江浪又伸手搔头,茫然道:“什么道理啊?”

    本文由小说“”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江浪传奇 第22章 乌孙宝藏(一)是听风观云小说作品江浪传奇最新VIP章节免费阅读页面
书路(shu6.cc)第一时间更 第22章 乌孙宝藏(一),听风观云小说新VIP章节。
如果你对书路小说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