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闲庭夜话(三)

作者:听风观云   手机阅读本章节   加入书签

    书路(www.shu6.cc)最快更新

    第23章闲庭夜话

    二十三、闲庭夜话

    公孙白点点头,忽又摇摇头,微笑道:“这话倒也有理。表妹一直将江浪当作一个土里土气、忠厚老实的小子,曾有意留他在身边作随从。嗯,其实她心里只有一个姬夫民,连我这个表哥也不怎么放在心上,恐怕是把我当成‘大哥哥’也不一定。她是决计不会再喜欢上别人的。只不过,江浪武艺低微,又一直在找自己妻子,怎会一下子变成了武林高手,居然还打赢了雷奴?他的运气也太好了吧?”

    贺昌眉头微皱,道:“江浪兄弟既是小姐想帮助的人,多半还是有点慧根的。少主,当日你吩咐追查青龙镖局一干人之时,属下确实将江浪兄弟的底细查得清清楚楚,丝毫不爽。他自幼得蒙神拳门的曲中流收养,在乡下务农,又做了两年镖头。倘若真有一身惊人艺业,又怎会瞒得过镖局众人?再说,他若然真有能耐,何必屈居人下,甘做一个小小镖头?”

    公孙白点一点头,舒了口长气,莞尔道:“那倒也是。”双手一拍,道:“表妹近来心情大好,居然愿意参加这次百派英雄大会。这可不是她平时的性子。本来她从不理会这些江湖之事的,更不喜欢与外人交往,但我这次回来发见,现下她好像改变了许多。难不成她当真放下了姬夫民?”

    贺昌笑道:“无论如何,这总是件好事。我可是看着这位大小姐长大的,这两年她为了姬兄弟之死,饱受折磨,若然放下此事,那是再好不过啦。哈哈。”

    公孙白笑了一笑,道:“时候不早了,咱们也该安慰安慰‘五虎门’和‘烟雨镖局’的门人了吧!”

    这边厢几人来到大厅之外。江浪拱手向飞松道人、柳正义、律灵芸三人作别,道:“道长,柳大侠,律姑……律兄,慢走!”

    飞松道人和柳正义点了点头,各自离开,返回下处歇息。律灵芸却不举步,笑吟吟的瞧着江浪,道:“我还不困,先送你吧。”

    夜色之中,两人缓步而行。

    默默无言的走了一阵,律灵芸忽道:“江公子,‘乌孙宝藏’那么大一笔财富,着实令人动心,难道你对此不感兴趣,就不想跟着去分一杯羹?”

    江浪摇了摇头,道:“我只想找回我娘子,其他的事,都与我无干。但愿天可怜见,能让我夫妇早日团娶。”

    律灵芸低头沉思,默不作声。

    江浪忽然想起一事,问道:“律姑娘,你当日说过,你也曾梦见过一位梦中老人,是也不是?”

    律灵芸一怔之下,随即格格一声,笑了出来。

    静夜沉沉,花木幽幽,她这一下笑声,显得说不出的清脆悦耳。

    灯光昏黄,庭院清冷,江浪见身边玉人笑得花枝招展,想着她与自己娇妻相同的绝世之姿,只可惜两女一个虽近在咫尺,另一个却似远在天涯,不由得一阵迷茫,一阵凄怆。

    律灵芸侧过身子,见他脸上忽有凄然之色,笑容一敛,问道:“又在想念你妻子了?”

    江浪勉强一笑,道:“没,没有。”定了定神,道:“律姑娘,你能否将梦中老人之事说给我听听?”

    律灵芸星眼如波,一笑嫣然,低声道:“那你先说说你的‘梦中老人’,我再说我的如何?”

    江浪便将数度遇见“梦中老人”之事对律灵芸说了。他说着说着,突然之间,心中疑窦丛生:“梦中老人,梦中老人,莫非我不是在做梦?而是遇见了一位武林高手?”

    其实他心中先前也曾模模糊糊的起过这个念头,只是梦境与现实,终究难以分清。那位“梦中老人”来无影,去无踪,无从寻觅,深不可测。倘若是真有其人,如何会屡屡来寻自己?

    倘若只是南柯一梦,却又为何自己当真练成了“混沌诀”和“混沌二式”?

    想到这里,越发满腹疑窦,只是无从解明而已。

    律灵芸星眸回斜,轻轻笑道:“这位梦中老人么,我当然也见过。其实,每个人心里,都有自己的‘梦中老人’。”顿了一顿,瞧着他眼,道:“江公子,你孩提时有没有梦想过,有朝一日,会有个神通广大、法力无边的老神仙突然出现,把你从苦海之中解脱出来?”

    江浪转头望着他脸,点了点头,并不言语。

    律灵芸妙目注视着他,微笑道:“夫‘梦中老人’者,梦境中之有缘者也。昔日‘庄生晓梦迷蝴蝶’,今夕‘江浪夜梦练神功’。何奇之有?江公子,你就当这场梦是你的造化罢?”

    江浪只道律灵芸能说出“梦中老人”的真相,但听她如是说,越加迷糊。

    律灵芸见到他眼光中困感的眼神,暗暗好笑,略一沉吟,又道:“等这次英雄大会结束,我想送你一件礼物。相信到时候你一定很高兴。”

    江浪摇头道:“我欠姑娘的实在太多。姑娘厚赐,江浪实在不敢拜领!”

    律灵芸淡淡一笑,道:“既然欠得太多,也不差再多欠一点儿。拜领与否,要瞧江公子自己是否拒绝得了?”

    江浪见她说得轻描淡写,但不知为何,总感到这位文士打扮的少女有些深不可测,忍不住问道:“是,是什么礼物?”

    律灵芸摇头笑道:“佛曰:不可说,不可说。”见江浪脸现迷茫之色,登时忍俊不禁,乐不可支,轩眉道:“先透露一点天机,是关于你妻子的消息。”

    江浪又惊又喜,情不自禁的拉着她手,颤声道:“当真!你,你知道我妻子在哪里?快告诉我!”

    律灵芸见他乍闻佳音,登时额头青筋突起,呼吸急促,激动之下,惊喜逾恒,不由得一呆,她一双纤纤素手被他紧紧握着,羞红了脸,低下头去,微微一挣,想要从他掌中抽回。只是江浪心情激荡之下,手劲着实不小,却哪里轻易挣脱?

    江浪这才惊觉自己将律灵芸的小手抓着,忙道:“对不起,对不起!”放开她的手掌,双手连连作揖,恳求道:“好姑娘,你快说啊,我娘子她在哪里啊?”

    律灵芸转过身去,走到一座假山之旁,弯腰俯视溪水,默不作声。

    朦胧夜色之中,江浪望着她苗条的背影,心想:“男女授受不亲,我怎么会抓了她的手?当真失礼之极。该死,该死!”他急于知道鲍小昙的下落,又担心律灵芸怪自己轻薄,惴惴不安的挨到她身后,深深一揖,道:“律姑娘,是在下无礼。你,别生气,你,你大人大量,别跟我一般见识。”

    律灵芸头也不回,淡淡的道:“你既无礼,我怎能不生气?”

    江浪一呆,结结巴巴的道:“我,我……”

    律灵芸淡淡的道:“你怎么啦?为了打听自己妻子的下落,便对一个女子动手动脚?”顿了一顿,啐道:“呸,我瞧你八成便是故意的。哼,横竖你又不是第一次这样对我了!”

    江浪又是一呆,随即想起自己确实不止一次拉这位姑娘的手,甚至在陷空岛上之时,更是抱腰搂肩,比适才的举动犹有过之。

    言念及此,他自知理亏,羞惭无地,讪讪的低下头去。

    一时两人默默无言,各怀心事。

    静夜庭院之中,唯闻夜风习习,流水淙淙。

    过了好一阵,律灵芸转过身来,幽幽的道:“罢了,我也知道你是无意的,咱们江湖儿女,原也不必计较这些。实不相瞒,我正在派人到处打探你妻子鲍姑娘的下落,现下已略有眉目。但你也别高兴的太早,迄今为止,尚无她的确切下落。只待小菊归来,或许便有进一步线索。你先耐心等我们的消息吧。”

    说着身形一晃,飘然而去。

    江浪转头之间,但见玉人渐远,轻盈的背影消失在亭台楼阁之间。想起适才一幕,却又似身入梦境。

    怅惘良久,这才回到下处,着枕即睡。

    次日一早,江浪正熟睡间,却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开门看时,却见邓莲儿一头扎了进来,险些撞在他怀中。

    江浪道:“咦,莲儿,你怎么啦?”

    邓莲儿双手抓住他手,不住摇晃,对着他脸左瞧右瞧,问道:“江大哥,你没事吧?那该死的刺客没伤着你吧?”

    江浪吁了口长气,摇头笑道:“没事,没事!”

    邓莲儿这才放下心来,松开他手,轻轻拍拍心口,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昨儿晚上我跟二表姐去苏州城里玩了,刚才听到贺家庄夜里闹刺客的事。听说云总镖头和彭掌门都被人割了喉咙,还有那个雷奴,死状好生恐怖。我怕你出事,真是担心死我啦!”

    江浪见她忧急之情,见于颜色,胸口一暖,拍拍他肩膀,微笑道:“你放心,我没事。”顿了一顿,又道:“对了,我听关师姐说,昨晚你是跟你二表姐一起观看姑苏夜景了。你外公家都来了哪些高手?”

    邓莲儿嘻嘻一笑,道:“既然是百派英雄大会,我外公他老人家身为‘双鞭门’的掌门人,当然要大驾亲临了。还有我大表哥、二表姐、刘师兄、朱师兄。对了,江大哥,要不我带你去找他们玩吧?”

    江浪点头笑道:“好啊。”侧头一想,又道:“昨夜发生这么大的事,不知道柳大侠和贺庄主会怎么处置。我还是先在这里等等再说吧?”

    邓莲儿点了点头,笑道:“江大哥,现下你做了掌门,懂得先公后私,倒是很顾大局么?行,那就等有空闲再说吧。”

    临江仙?《江浪传奇》请假一天

    洞房初见烛影红,春宵苦短匆匆。风刀霜剑几重重,江湖如梦幻,浪子悲西风。千里寻妻终不悔,梦里恩怨皆空。美人似玉剑似虹,秋月春风里,浊酒喜相逢。(请假一天)

    本文由小说“”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江浪传奇 第23章 闲庭夜话(三)是听风观云小说作品江浪传奇最新VIP章节免费阅读页面
书路(shu6.cc)第一时间更 第23章 闲庭夜话(三),听风观云小说新VIP章节。
如果你对书路小说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