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人去楼空(一)

作者:听风观云   手机阅读本章节   加入书签

    书路(www.shu6.cc)最快更新!

    第2章人去楼空(一)

    二、人去楼空(一)

    江浪急得快要疯掉了!

    因为他的新婚妻子鲍小昙不见了!

    他发足狂奔,逢人便问,每一家每一户,从村东到村西,从村南到村北。

    大王村并不大,人口也不多,但却没一个人见过鲍小昙。

    连近邻中的郭六叔夫妇和胖子老谢也帮着他找,村里村外,却是遍寻不见。

    其实新婚后第二天,他小两口便在村子中相熟的邻居家窜门走动,是以见过鲍小昙的村民并不少。

    当时大家一致夸赞江浪有福气,能娶到这么一位俊俏标致、如花似玉的媳妇儿。却把江浪美得吃了蜂蜜似的,心头甜滋滋的。

    但此刻,他心头又惊又怕,又急又悔。

    他恨自己,为什么要抛下妻子,让她独自一个儿在家里?

    他已找遍了全村,甚至村后的山头。

    天已昏黑。

    郭六婶在绕村流过的小河边找到呆若木鸡的江浪,叹了口气,劝道:“江浪,这样找也不是办法。你还是先回家吧,没准儿你媳妇儿会自个儿回来的!”

    于是六神无主的江浪便被郭六婶硬生生的拖回了家。

    郭六婶刚点亮了油灯,忽见丈夫郭六叔从门外进来,不待她相问,便双手一摊,叹道:“全村没有一个人见过外人来过,也没见过江浪的新媳妇儿出去过。”

    既然没有外人来过,自然不是拐带或抢劫。

    难道是新娘子和江浪闹别扭,愤而离去?

    郭六婶似乎想到这一点,便瞪视着江浪,问道:“江浪,我再问你一遍,到底你们小两口吵架了没有?”

    江浪拼命摇了摇头,泣不成声,眼中全是泪水。

    既然不是斗气,难道是她自己离家出走?

    若是离家出走,自然要携带金银细软。

    然而箱子里那个蓝色缎子褡裢还在,甚至连几锭银元宝、散碎银子和拳经都好端端的,连一个子儿都没少。

    但是衣柜和箱笼之中,新娘子的衣物已全都不见了。

    江浪当然很清楚,鲍老夫子是个私塾中的教书先生,一介寒儒,鲍小昙的嫁奁本就不多。

    无论郭六叔和郭六婶怎么劝,江浪都一直在哭,哭得撕心裂肺,天愁地惨!

    连几个相熟的邻居闻讯来劝慰了好一阵子,都无法阻止这个伤心的汉子。

    胖子老谢摸了摸微秃的脑袋,忽道:“江浪,很可能是你老丈人家里有急事,这才请人把你媳妇儿接回娘家去啦!”

    此言一出,大家都觉得有道理。连江浪也精神一振,眼睛发亮,连连点头道:“不错!我怎么没想到这一点呢?”他伸袖抹泪,想了一想,向众人一抱拳,道:“各位高邻,且请回去,江浪知道该怎么做啦!”

    众人去后,江浪思来想去,最终决定连夜赶往小王村,前去探望岳父鲍老夫子。

    于是他把褡裢往肩上一挂,吹熄了油灯,关上柴门,出村而去。

    这一夜月黑风高,阴风呼啸,他深一脚,浅一脚的摸黑赶路。

    马陵山的山势虽不高,道路却曲曲弯弯,而且林密草深。

    山间的荆棘杂草,将他一双裤脚扯得稀烂,小腿上鲜血淋漓,辣的疼痛。江浪心急如焚,自也顾不得伤痛了。

    还好这条路他曾经走过几回,并不陌生。

    夜色沉沉,深山处时时传来狼嗥之声,令人心惊肉跳。

    待到翻过山头,高高低低的迤逦行了一个时辰后,终于来到小王村。

    江浪真的急得快要疯掉了!

    因为非但他的新婚妻子鲍小昙不见了,连他的岳父鲍老夫子也不知所踪。

    人去楼空。

    这栋独处村外,与小王村内最近的邻居相距至少百余丈的小楼,现已门户尽开。江浪取出随身携带的火石火煤打亮了桌上的油灯,上上下下,里里外外的寻了一遍。

    鲍老夫子早已不在了。

    江浪“岳父,岳父”的连喊带哭,偌大的破院子,更无一人相应。

    于是江浪只好来到那相距至少百余丈外的邻居家,敲门打听。

    应门的一个老人披着麻衣,一面举着油灯,向江浪脸上照了照,一面听他解释,皱眉道:“小伙子,你肯定找不到这姓鲍的老学究了。我们村没有人认识这个人。他只是几个月前租了那栋朱家小楼暂住,三天前便已搬走了!”

    江浪急道:“不会的!我岳父对我说他便是此地人,一直在江南教书。现下年纪老了,这才回乡,他还说这里便是他的祖宅,他不可能骗我的!”

    那老人叹了口气,道:“这座旧楼是前面那户朱家兄弟的宅子。你若不信,自个儿问去!”

    村外的小楼果然是村民朱家兄弟的祖产。朱家虽然家道中落,但当年朱老太爷在世时,也算得上本地颇有名望的乡绅。

    小楼便是朱老太爷留给两个败家子的。

    大门只开了一半,朱老二的婆娘听了那麻衣老人解释二人的来意后,提起灯笼在江浪脸上照来照去,细细打量,奇道:“小兄弟,姓鲍的老学究真是你岳父?不会吧,这四个月来,只见他一个人住,没听说他有个闺女啊?”

    江浪结结巴巴,除了“不可能”三个字外,不知该说什么好。

    朱老二在门后探头探脑的打量着江浪,忽地一把推开他婆娘,插嘴道:“大概有四个月前,鲍老学究找上门来,商量着以五两银子租住我死去老爹的旧宅子,说是就他一个人住。这些日子他极少露面,确实没听说过他有个女儿啊。小伙子,你八成是被人骗啦,要不然便是碰到妖精了吧?”

    江浪倒抽了一口冷气,遍体生寒。

    他当然不信自己真个遇到妖精了。天下若真的有妖精,谅来也不会有鲍小昙这等美丽的女妖吧?

    他心中起了个老大的疑窦,百思不得其解:“岳父为什么骗我?为什么?”

    阴风如刀,夜凉如水。天上只有乌云,星月无光。

    江浪的四肢发颤,心中一片冰冷。

    在小王村的三人充满同情和怜悯的目光中,他转身离去,踽踽独行,隐没于夜色之中。

    万籁俱寂之中,江浪悄立于山径之上。一阵夜风吹来,他忽然打了个寒噤,脑海中闪过三个月以来的一幕幕情景。

    那是四月天时,阳光灿烂。江浪照例每日往返于镖局与大王村之间。

    四十里脚程,于这个粗犷质朴的少年来说,当然算不得什么。

    虽然青龙镖局给他安排了一间客房,但除非是雨雪天,否则江浪决计不留在镖局。

    因为他要返回自己的家里,那是师父留给他的唯一“遗产”。

    当然,更重要的是,他要常常看顾村外墓地。他要为师父守孝三年。

    他是一个自幼无父无母的孤儿,若非师父曲老拳师捡回来,抚养他长大,他只怕早已死掉了。

    因此他常常跪在师父坟前垂泪,默默守护着他的坟墓。

    若非两年前他连替师父烧的纸钱和祭品都无钱购买,他也许还想不到去镖局讨生活。

    还好总镖头邓通达待他打了一遍“流星拳法”后,毫不迟疑地答应留下他做一名趟子手。

    三个月前的那一天,江浪一如既往的早出晚归。

    向晚时分,当他途经到马陵山脚下之时,忽然听到道旁灌木丛中有呻吟之声响起。

    于是他循声走过去,见是一个青衣长衫的枯瘦老人,蜷缩成一团,动弹不得。一问之下,老人赶道时一个不小心摔伤了腿,滚落在山坳之中。

    于是,江浪二话不说,便将那老人背回家里。

    那老人自然便是鲍小昙的父亲鲍老夫子了。

    想到这里,江浪心中疑窦丛生:“那日岳父一路上问东问西,对我问个不休。我把他送回家,替他擦了药酒后,他还让我次日再来。我第二天从镖局返回时,还专门给他带了金创药。晚上他老人家对我热情之极,好酒好菜的款待,又问我有没有对亲。我红着脸摇了摇头。”

    他耳畔又想起鲍老夫子的笑声:“小兄弟,我看你诚朴善良,极对老朽的脾胃。老朽有个闺女,已过及笄之年,尚未许得婆家。我有意将她和你结为连理,未知你意下如何?”

    那时候鲍老夫子和江浪一老一小,已经喝得酒酣耳热。江浪当时想也不想,便一口答应了这门亲事。

    但他离开小王村后,回到家中,醉得人事不知。压根儿便忘了这酒场上的戏言。其后一连十余日,他跟着段副镖头等一行人远赴江宁,保了一趟镖。

    待得回转,又即早出晚归,往返于镖局和家中。

    忽有一日归途之中,他又被鲍老夫子拦在了马陵山下。

    鲍老夫子甚是生气,指责江浪是个言而无信的坏小子。

    江浪耐心解释了半天,叹了口气,正色道:“老先生,即便晚辈没去金陵府走镖,也不能和你闺女成亲。我给你说过很多次了,小子只是个武艺低微的镖客而已,除了每个月的五两银子薪工之外,一无所有。我又穷又笨,如何能养活老婆?”

    鲍老夫子冷笑一声,吹胡子瞪眼的道:“男子汉一言九鼎,你既不愿娶小女,那天晚上为什么胸脯拍得震天响,答允老夫提亲?”

    江浪一呆,嗫嚅道:“那天晚上,我,我喝多了酒,没想这么多!”

    鲍老夫子呸的一声,冷笑道:“一派胡言!分明是你砌词狡辩,想要骗我老人家,想要悔婚,却是没门!”

    江浪莫名奇妙,搔头道:“鲍先生,你为什么说我骗你,我说的是实情啊。”

    鲍老夫子哼道:“实情,实情便是青龙镖局的总镖头有个如花似玉的宝贝女儿。哼,你想高攀人家总镖头千金,瞧不起我家穷教书的闺女,嫌贫爱富,贪图荣华。我早打听清楚了,你小子还敢出言欺我?”

    江浪面红耳赤,摇头道:“镖局中确有这个传言,但也只是传言而已,绝非事实。实不相瞒,我只是个资质平庸的小镖师,武艺低微,哪里配得上邓大小姐?鲍先生,我并非诚心反悔,实在是不想你家闺女跟着我吃苦受罪!”

    鲍老夫子容色稍霁,侧头想了一想,忽然长叹一声,缓缓道:“我女儿虽然容貌平平,但好歹学过几天女红烹饪,操持家务,决计称职。实不相瞒,老朽年迈,行将就木,一想到我百年之后没人照顾她一个弱女,我,我是死不瞑目!”

    江浪见他说得凄惨,登时想起若鲍老夫子死后,其女无依无靠,确是可怜,想起自己孤苦伶仃的身世,恻隐之心,油然而生,忙道:“鲍先生,既承您老人家瞧得起江浪,不嫌弃我没出息,我答应你,一定好好照顾你闺女!”

    鲍老夫子问道:“为免夜长梦多,我要你十日之内前来迎娶小女,你可答允?”

    江浪摇头道:“不行,我要替我师父守孝三年。还要两个月后才能满三年之期。鲍先生,你若真有意让你闺女下嫁给我,最晚也要等三个月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江浪传奇 第2章 人去楼空(一)是听风观云小说作品江浪传奇最新VIP章节免费阅读页面
书路(shu6.cc)第一时间更 第2章 人去楼空(一),听风观云小说新VIP章节。
如果你对书路小说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