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白衣女孩叶飘雪

作者:梦入洪荒   手机阅读本章节   加入书签

    书路(www.shu6.cc)最快更新

    “喂,小妞,我看你还是赶快让开吧?否则小心哥哥我把你先奸后杀,再奸再杀!”那个穿着黑色西服的年轻人满脸猥琐的笑着说道,一边说一边用那双金鱼眼贪婪的一眨不眨的盯着女孩看,越看越是兴奋,眼神也逐渐变得淫邪起来。

    他身后的那十几个民工也纷纷发出一阵阵会意的哄笑声,他们看向女孩的眼神充满了欲望和渴望,只是畏惧于前面年轻人的威势不敢表现太过罢了。

    对于眼前这位大老板的公子,他们怕他甚过怕老板,因为老板虽然脾气操蛋,为人阴险冷酷,但是他的做事风格还是有迹可循的,可这位老板的二儿子,不仅继承了他老爸阴险冷酷好色的优良传统,还逐渐养成了一套他自己的行事风格——诡异而凶残!那些被他嫉恨上的人没有一个有好日子过的。这些民工清醒的记得,就在一个多月前,他们陪着这位公子去一家钉子户奉劝对方搬走的时候,那家钉子户依然态度十分强硬,这位公子当时感觉很没面子。第二天,钉子户家的户主,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抱着他的三岁的小孙子在大街上散步的时候,被一辆大卡车碾压而过,暴死当场,而事后,大卡车司机溜之大吉。到现在,那件事情就好像一颗米粒落进了大海里,没有激荡出任何的水花。民工们怕他,在他手下干活都战战兢兢的,但是他们却又谁都愿意跟着他一起干,因为他给的钱比别的雇主多一倍。最关键的是,即使是强行拆迁,也不会惹出什么麻烦,因为这位公子可是大有背景的主。

    刘飞站在人群中,第一眼便看到了慈爱孤儿院牌匾下面站着的女孩,因为这个女孩实在太特别了。他发现白衣女孩站在那里,就像茫茫宇宙中漂浮着的一朵柔弱娇嫩纯洁的雪莲花,孤独而冷傲,绝美的脸上仿佛千年不化的冰川,不见一丝暖气。

    白衣女孩听了那个男人那带着调戏的话语,没有愤怒,没有不屑,没有任何表情,她只是朱唇轻启,从雪白整齐的贝齿中间蹦出一个字来:“不!”

    女孩的声音很轻,但是语气中却带着一种坚定的气势。

    穿黑色西服的年轻人不怒反笑:“呵呵,看来妹妹你是真的想陪哥哥了,那哥哥我可就不客气了。”说着,他就迈步向女孩走去,一边走一边张开胳膊作势向女孩抱去。

    白衣女孩神色顿时慌乱起来,脸色也变得有些惨白,眼神开始观察起周围来。

    这时,突然从门口里面乱呼呼跑出十多名小孩,有男有女,这些小孩有七八岁的,有五六岁的,也有三四岁的,她们纷纷跑到白衣女孩的身边,有个三四岁梳着两条羊角辫的小女孩跑在最前面,她她一把抱住了白衣女孩的大腿,奶声奶气的喊道:“叶姐姐,香香饿了!”

    小女孩脸蛋清瘦清瘦的,身体也很瘦弱,却有一双灵动的大眼睛,看起来十分可爱,只是此刻,她的小脸上挂着两行晶莹的泪珠。

    其他的孩子也七嘴八舌的和女孩说话,意思都差不多,是问女孩什么时候开饭。

    白衣女孩本来有心想躲开那个年轻人的,可是此刻,身边围着这么多小孩,在看到年轻人身后那些拎着锤子、搞头正打算往里面冲的民工时,她选择了不动。

    白衣女孩叫叶飘雪,她知道,银都集团早就盯上了她们这个孤儿院了,这个孤儿院地理位置实在太好了,而所有人又是自己这个无权无势的孤儿。对方早就和自己有过接触,想要用10万的价格买下自己这个孤儿院,除去这个孤儿院真正价值不谈,就光是这孤儿院里面的这十几名孤儿,她也不能抛下的,因为她就是从这个孤儿院里面成长起来的,是孤儿院的院长刘阿姨亲自把她养大,并供她读完大学,大学毕业的那天,刘阿姨去世了,临死前,把这个孤儿院作为遗产传给了她。一直以来,刘阿姨都是孑然一身,无儿无女,但是她却在自己的家用自己那微薄的收入抚养了十几名孤儿。刘阿姨去世以后,叶飘雪便扛起了抚养着十几名孤儿的重任,她一边靠着给别人做些手工活赚钱,一边当老师,给这些孩子们讲课,让他们学习,一边又是当爹又是当妈给这些孩子做饭,伺候他们睡觉。

    看着渐渐向自己靠近的年轻人,看着他那阴险邪恶充满**的眼神,叶飘雪感觉自己的心抽搐了起来,看来自己这次恐怕要被这个年轻人侮辱了,她痛苦的闭上眼睛,两行眼泪顺着眼角滴下,但是她不想后退,也不能后退。

    年轻人并没有真的去抱叶飘雪,毕竟现在有那么多人在围观呢,他也不敢太放肆,刚才不过是吓唬吓唬对面的女孩罢了。此刻,看到女孩的表情和她身边突然出现的这些小孩时,他心里突然生出了一个更好的主意,在叶飘雪身前不远处站在,“哈哈,你们这些小鬼来的可真是时候啊!”

    叶飘雪感觉到对面的那个男人并没有抱住自己,不禁心中一松,睁开眼睛,却发现那个男人真用他那双邪恶的金鱼眼盯着自己身边的这些孩子。她的心立刻又紧张起来,抱起年龄最小的那个梳着羊角辫的小女孩又把其他孩子护在自己的身后,此刻的她就像一个母老虎一般,紧紧的护住身边的这些孩子,只是她这只母老虎实在太柔弱了。

    只听对面的那个年轻人嘿嘿一阵冷笑:“叶飘雪,别说我没有提醒你,如果你再不把这块地皮让出来,我会让你身边这些孩子一个个的全都离开你!”

    叶飘雪发现,此刻年轻人的眼中再也没有一丝一毫的**之色,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执着的冷酷和阴鸷,那种目光冷酷的吓人,她的心不由得再次抽搐了起来,紧张的说道:“你想怎样?”说话的时候,她抱着小女孩的手在不停的颤抖着。

    “你放心,我不会蛮干的,我会使用合法手段让他们离开你的!你知道的,根据国家规定,一旦有合适的家庭愿意领养孤儿院的孤儿的话,孤儿院应该把这些孤儿送给这些家庭来抚养,虽然你这个孤儿院是私人开办的,但是这个规定也是要遵守的,我就看上你怀中这个小女孩了,我明天就会派人来办手续把她领养的。至于你孤儿院中其他的孩子,我明天也会安排人领养走的,怎么样,我这人还挺不错的吧,其实你应该感谢我的,我替你减少了多少负担啊!”年轻人说完,便哈哈大笑着双手抱肩,得意的看着叶飘雪,此刻的叶飘雪在他眼中,不过是一只极力想要护住身边小鸡雏的老母鸡罢了。他相信,自己这个手段一使出来,叶飘雪只能乖乖就范。

    刘飞听着两人的对话,在加上听到旁边有围观的人在唠叨着事情的经过,已经明白原来这个银都集团的负责人想要用非常便宜的10万的价格买下这个占地一亩多地的私人孤儿院。

    叶飘雪听到年轻人那充满了威胁、恫吓的话语,急的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而她身边的孩子们看到她哭了,顿时就像爆竹一般,纷纷扯开嗓子哭了起来,而她怀着的那个梳着两个羊角辫的小女孩也搂着她的脖子哭了起来:“555555,叶姐姐,你别哭了,香香不说饿了,香香乖,香香不说饿了!”

    突然,叶飘雪只感觉眼前黑影一闪,一个高大的身体挡在自己的面前,她只能看到对方一个后背。

    “人渣,都给我滚!”刘飞挡在叶飘雪面前,几乎是用出全身的力气吼了出来。

    刘飞的声音仿佛一声炸雷,只轰得彭宇的耳膜生疼,他不由得蹬蹬蹬倒退了几步,这才定睛观看,却见到不知何时,一个高大帅气的男人已经挡在叶飘雪的身前。他先是一惊,不过等看到只有刘飞一个人而没有任何帮手的时候,他笑了:“小子,你是哪里来的。”

    刘飞淡然一笑:“路过看热闹的!”

    彭宇冷笑一声,阴沉着脸说道:“看热闹就应该有看热闹的觉悟,就像他们一样!”说着,他用手一指围观的人群:“不该管的事情就不要管,手伸的长了容易被人砍断!”

    刘飞没有搭理他那威胁的语气,只是用手向外一指:“这里是孤儿院,需要的是有善心的人,你,给我滚——!”

    彭宇的脸色顿时就是一变,脸色变得铁青,不过很快,他的脸色恢复了正常,只是嘴角上挂起一丝邪恶的冷笑。

    跟在彭宇身后和两边的那些民工看到彭宇这表情,心里再次纠结起来,有的人开始用可怜的目光看着刘飞,有的人心中说道:“小伙子啊,你真是找死啊,上次那个钉子户拒绝彭宇这位大少爷的时候,他就是这幅表情,后来,那个钉子户横死街头!哎,年轻人啊,就是容易冲动!”“喂,小妞,我看你还是赶快让开吧?否则小心哥哥我把你先奸后杀,再奸再杀!”那个穿着黑色西服的年轻人满脸猥琐的笑着说道,一边说一边用那双金鱼眼贪婪的一眨不眨的盯着女孩看,越看越是兴奋,眼神也逐渐变得淫邪起来。

    他身后的那十几个民工也纷纷发出一阵阵会意的哄笑声,他们看向女孩的眼神充满了欲望和渴望,只是畏惧于前面年轻人的威势不敢表现太过罢了。

    对于眼前这位大老板的公子,他们怕他甚过怕老板,因为老板虽然脾气操蛋,为人阴险冷酷,但是他的做事风格还是有迹可循的,可这位老板的二儿子,不仅继承了他老爸阴险冷酷好色的优良传统,还逐渐养成了一套他自己的行事风格——诡异而凶残!那些被他嫉恨上的人没有一个有好日子过的。这些民工清醒的记得,就在一个多月前,他们陪着这位公子去一家钉子户奉劝对方搬走的时候,那家钉子户依然态度十分强硬,这位公子当时感觉很没面子。第二天,钉子户家的户主,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抱着他的三岁的小孙子在大街上散步的时候,被一辆大卡车碾压而过,暴死当场,而事后,大卡车司机溜之大吉。到现在,那件事情就好像一颗米粒落进了大海里,没有激荡出任何的水花。民工们怕他,在他手下干活都战战兢兢的,但是他们却又谁都愿意跟着他一起干,因为他给的钱比别的雇主多一倍。最关键的是,即使是强行拆迁,也不会惹出什么麻烦,因为这位公子可是大有背景的主。

    刘飞站在人群中,第一眼便看到了慈爱孤儿院牌匾下面站着的女孩,因为这个女孩实在太特别了。他发现白衣女孩站在那里,就像茫茫宇宙中漂浮着的一朵柔弱娇嫩纯洁的雪莲花,孤独而冷傲,绝美的脸上仿佛千年不化的冰川,不见一丝暖气。

    白衣女孩听了那个男人那带着调戏的话语,没有愤怒,没有不屑,没有任何表情,她只是朱唇轻启,从雪白整齐的贝齿中间蹦出一个字来:“不!”

    女孩的声音很轻,但是语气中却带着一种坚定的气势。

    穿黑色西服的年轻人不怒反笑:“呵呵,看来妹妹你是真的想陪哥哥了,那哥哥我可就不客气了。”说着,他就迈步向女孩走去,一边走一边张开胳膊作势向女孩抱去。

    白衣女孩神色顿时慌乱起来,脸色也变得有些惨白,眼神开始观察起周围来。

    这时,突然从门口里面乱呼呼跑出十多名小孩,有男有女,这些小孩有七八岁的,有五六岁的,也有三四岁的,她们纷纷跑到白衣女孩的身边,有个三四岁梳着两条羊角辫的小女孩跑在最前面,她她一把抱住了白衣女孩的大腿,奶声奶气的喊道:“叶姐姐,香香饿了!”

    小女孩脸蛋清瘦清瘦的,身体也很瘦弱,却有一双灵动的大眼睛,看起来十分可爱,只是此刻,她的小脸上挂着两行晶莹的泪珠。

    其他的孩子也七嘴八舌的和女孩说话,意思都差不多,是问女孩什么时候开饭。

    白衣女孩本来有心想躲开那个年轻人的,可是此刻,身边围着这么多小孩,在看到年轻人身后那些拎着锤子、搞头正打算往里面冲的民工时,她选择了不动。

    白衣女孩叫叶飘雪,她知道,银都集团早就盯上了她们这个孤儿院了,这个孤儿院地理位置实在太好了,而所有人又是自己这个无权无势的孤儿。对方早就和自己有过接触,想要用10万的价格买下自己这个孤儿院,除去这个孤儿院真正价值不谈,就光是这孤儿院里面的这十几名孤儿,她也不能抛下的,因为她就是从这个孤儿院里面成长起来的,是孤儿院的院长刘阿姨亲自把她养大,并供她读完大学,大学毕业的那天,刘阿姨去世了,临死前,把这个孤儿院作为遗产传给了她。一直以来,刘阿姨都是孑然一身,无儿无女,但是她却在自己的家用自己那微薄的收入抚养了十几名孤儿。刘阿姨去世以后,叶飘雪便扛起了抚养着十几名孤儿的重任,她一边靠着给别人做些手工活赚钱,一边当老师,给这些孩子们讲课,让他们学习,一边又是当爹又是当妈给这些孩子做饭,伺候他们睡觉。

    看着渐渐向自己靠近的年轻人,看着他那阴险邪恶充满**的眼神,叶飘雪感觉自己的心抽搐了起来,看来自己这次恐怕要被这个年轻人侮辱了,她痛苦的闭上眼睛,两行眼泪顺着眼角滴下,但是她不想后退,也不能后退。

    年轻人并没有真的去抱叶飘雪,毕竟现在有那么多人在围观呢,他也不敢太放肆,刚才不过是吓唬吓唬对面的女孩罢了。此刻,看到女孩的表情和她身边突然出现的这些小孩时,他心里突然生出了一个更好的主意,在叶飘雪身前不远处站在,“哈哈,你们这些小鬼来的可真是时候啊!”

    叶飘雪感觉到对面的那个男人并没有抱住自己,不禁心中一松,睁开眼睛,却发现那个男人真用他那双邪恶的金鱼眼盯着自己身边的这些孩子。她的心立刻又紧张起来,抱起年龄最小的那个梳着羊角辫的小女孩又把其他孩子护在自己的身后,此刻的她就像一个母老虎一般,紧紧的护住身边的这些孩子,只是她这只母老虎实在太柔弱了。

    只听对面的那个年轻人嘿嘿一阵冷笑:“叶飘雪,别说我没有提醒你,如果你再不把这块地皮让出来,我会让你身边这些孩子一个个的全都离开你!”

    叶飘雪发现,此刻年轻人的眼中再也没有一丝一毫的**之色,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执着的冷酷和阴鸷,那种目光冷酷的吓人,她的心不由得再次抽搐了起来,紧张的说道:“你想怎样?”说话的时候,她抱着小女孩的手在不停的颤抖着。

    “你放心,我不会蛮干的,我会使用合法手段让他们离开你的!你知道的,根据国家规定,一旦有合适的家庭愿意领养孤儿院的孤儿的话,孤儿院应该把这些孤儿送给这些家庭来抚养,虽然你这个孤儿院是私人开办的,但是这个规定也是要遵守的,我就看上你怀中这个小女孩了,我明天就会派人来办手续把她领养的。至于你孤儿院中其他的孩子,我明天也会安排人领养走的,怎么样,我这人还挺不错的吧,其实你应该感谢我的,我替你减少了多少负担啊!”年轻人说完,便哈哈大笑着双手抱肩,得意的看着叶飘雪,此刻的叶飘雪在他眼中,不过是一只极力想要护住身边小鸡雏的老母鸡罢了。他相信,自己这个手段一使出来,叶飘雪只能乖乖就范。

    刘飞听着两人的对话,在加上听到旁边有围观的人在唠叨着事情的经过,已经明白原来这个银都集团的负责人想要用非常便宜的10万的价格买下这个占地一亩多地的私人孤儿院。

    叶飘雪听到年轻人那充满了威胁、恫吓的话语,急的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而她身边的孩子们看到她哭了,顿时就像爆竹一般,纷纷扯开嗓子哭了起来,而她怀着的那个梳着两个羊角辫的小女孩也搂着她的脖子哭了起来:“555555,叶姐姐,你别哭了,香香不说饿了,香香乖,香香不说饿了!”

    突然,叶飘雪只感觉眼前黑影一闪,一个高大的身体挡在自己的面前,她只能看到对方一个后背。

    “人渣,都给我滚!”刘飞挡在叶飘雪面前,几乎是用出全身的力气吼了出来。

    刘飞的声音仿佛一声炸雷,只轰得彭宇的耳膜生疼,他不由得蹬蹬蹬倒退了几步,这才定睛观看,却见到不知何时,一个高大帅气的男人已经挡在叶飘雪的身前。他先是一惊,不过等看到只有刘飞一个人而没有任何帮手的时候,他笑了:“小子,你是哪里来的。”

    刘飞淡然一笑:“路过看热闹的!”

    彭宇冷笑一声,阴沉着脸说道:“看热闹就应该有看热闹的觉悟,就像他们一样!”说着,他用手一指围观的人群:“不该管的事情就不要管,手伸的长了容易被人砍断!”

    刘飞没有搭理他那威胁的语气,只是用手向外一指:“这里是孤儿院,需要的是有善心的人,你,给我滚——!”

    彭宇的脸色顿时就是一变,脸色变得铁青,不过很快,他的脸色恢复了正常,只是嘴角上挂起一丝邪恶的冷笑。

    跟在彭宇身后和两边的那些民工看到彭宇这表情,心里再次纠结起来,有的人开始用可怜的目光看着刘飞,有的人心中说道:“小伙子啊,你真是找死啊,上次那个钉子户拒绝彭宇这位大少爷的时候,他就是这幅表情,后来,那个钉子户横死街头!哎,年轻人啊,就是容易冲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官途 第30章 白衣女孩叶飘雪是梦入洪荒小说作品官途最新VIP章节免费阅读页面
书路(shu6.cc)第一时间更 第30章 白衣女孩叶飘雪,梦入洪荒小说新VIP章节。
如果你对书路小说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