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节 张汤的野望(4K大章)

作者:要离刺荆轲   手机阅读本章节   加入书签

    书路(www.shu6.cc)最快更新!

    张汤拿了刘德所赐的五百金,回到家里,将钱交给老母亲王氏,道:“母亲大人,这些钱帮我找个地方藏起来!”

    汤母今年四十余岁,但脸上已经爬满皱纹,头发都花白了。

    张家虽然不是什么穷苦人家,曾经更是官宦之家。

    但张汤的父亲在世之时以廉洁闻名,从不收受贿赂。

    因而,尽管曾经一度官居长安丞,有着八百石的秩比,但张家靠着那点俸禄确实也只能勉强度日。

    特别是前年汤父染病去世,更是将家里最后的一些积蓄给耗尽了。

    汉室传统讲究侍死如奉生。

    意思是先人死后在地下必须要享受跟生前一般的待遇。生前的吃穿用度,墓葬里都必须配齐。

    不如此的话,就会被人指为不孝。

    所以当先帝孝文皇帝在遗诏中命令不许厚葬后,全天下都感动了,都觉得这是位明君,诸侯大臣甚至共上奏疏,请求为先帝立庙,更尊为太宗皇帝。

    只是,先帝虽然带头想要移风易俗,这又谈何容易。

    民间根深固蒂的厚葬思想影响着每一个人。

    诸侯王下葬时金缕玉衣着身,黄肠题凑为棺,墓室大气磅礴,与生前的王宫无二,各墓室里更是堆满了生前所用的器物与珠宝、黄金制品。

    彻侯勋臣去世也不例外,开山凿墓,将大量的财富堆积在墓室里,若是武将,则随葬车马、宝剑、甲胄、弓箭,文官则陪葬生前所著之书,拟过的公文,喜爱的古籍和大量的丝绸、铜钱与各式精美漆器、铜器。

    像张家这样的小康人家,虽然比不上那些富可敌国的诸侯与彻侯勋臣,但也不能委屈先人。

    寻常的漆器总要弄个几十件,生前所爱的书简,必须要有,然后为了不显得寒蝉,也为家声,墓室里必须要有黄金制品。

    张汤父亲下葬时,足足带下去了价值百金以上的黄金器物。

    为了获得这些黄金,张汤的母亲甚至不得不卖掉一些田宅……

    这也是为何民间交易虽然以钱币为主,但黄金却依然能够流通的原因。

    当今之世,但凡有些家底的人都会尽量收集黄金,以备死时陪葬。

    因此,张母在这两年迅速的衰老了,一是因为丧夫之痛,二是因为筹措夫婿下葬时的黄金耗尽了她的心血。

    甚至,连眼睛的视力也开始下降了。

    当张汤将箱子打开,黄橙橙的黄金顿时耀花了张母的眼睛,张母视力虽然不好,但还是勉强能认出黄金的。

    她摸了一把确认之后,大吃一惊:“我儿,这些黄金哪里来的?”

    当初她为了给丈夫下葬,到处借钱甚至卖地才得了一百金不到的黄金,如今这个箱子里却是足足有四五百个金饼,这让她顿时就慌了神:“我儿,可万万不能败坏我张氏的家声啊!想你父亲在世之时,两袖清风,辛苦二十多年才有了我张氏如今的门面呀……”

    张汤却是跪下来磕头道:“母亲大人容孩儿禀报,这些金子并不是孩儿贪赃枉法的赃物,这是天子之子所赐给孩儿的办事之费……”

    说着张汤就将今日被刘德召见的事情跟母亲说了一遍,只是略过了刘德吩咐他去监视辟阳侯的事情。

    张母听完,脸上立即转怒为喜,扶起张汤道:“我儿即得了天家看重,就要用心办事,万不可马虎大意,辜负了殿下的一片厚恩……”又道:“这必是你父亲大人在天有灵,保佑我儿得贵人提携,待明日,我儿就与我去给你父亲大人上香,祈请他在天看顾你一些!”

    “诺!”张汤拜道:“母亲教诲,孩儿谨记在心!”又叩首道:“母亲,孩儿先出门去找些人,殿下命我掌管长安槐市,孩儿势单力孤,得去找些帮手,才能将事情办好!”

    张母点点头道:“我儿可去联络一下你父亲在世时的同僚,若能得他们相助,此事不难!”

    张汤点点头:“孩儿知道了……”

    只是心里却别有想法了。

    他父亲那一代的同僚如今都是或病或老,请他们出来,也帮不了什么忙了,最多不过是向他们请教一下官场之事。

    况且如今的世界与父亲那一代的世界已经完全不同了。

    张汤跟母亲告别,出了门,径直去了鸿固原以东的一个小村,进了村子,他直接来到一户看着颇为破落的家门前,敲门道:“燕兄可在家?”

    不多时,一个穿着粗布衣服的汉子开门,见了张汤,颇为意外:“是张家大郎啊,快请进!”

    进了门,那汉子拱手问道:“大郎可是有事?”

    “正是!”张汤点点头道:“小子得了皇子刘德看重,委任为长安槐市市令,只是小子势单力孤,经验不足,还请燕兄看在多年交情之上,助我一臂之力!”

    大汉哂笑一声道:“某家粗鄙之人,只懂杀人犯法,那懂管理政务?”话虽然在推脱,但张汤看的分明,其实对方已经意动了。

    于是张汤道:“大丈夫何问出身?况且,小子是真的需要兄长这样的大才!”

    很多人以为张汤执法严苛,不留情面,但是很少有人知道,其实张汤也是很圆滑的。

    他是个聪明人,知道什么人能抓,什么不能抓。

    像是这大汉,谁不知道他是长安城里有名的游侠,身上起码有三条人命,但因为跟张汤认识,而且常常向张汤提供线索,所以,张汤也就对这个杀人犯视而不见,甚至此刻想要将之收到自己门下。

    原因就在于,此人混迹长安多年,最是熟悉长安城里的环境与大街小巷的出口、位置,甚至知道许多不为人知的隐秘,跟长安城的三教九流都有着关系。

    张汤环视左右,见到没人,便又道:“兄长附耳过来,且听愚弟一言!”

    张汤便凑到对方耳边耳语一阵,然后道:“此事出我口入兄耳,倘使第三人知晓,兄长知道会有什么后果的!”

    那汉子点点头,郑重的道:“放心,燕某虽然不才,但也知道轻重缓急,况且此事……”他嘿嘿的一笑道:“既是为天家效劳,某自然责无旁贷!”他一脸的正气凌然道。

    这世道游侠们谁不想洗白?

    做游侠这一行,始终不过是在刀头舔血罢了,若是惹恼了贵人,那就是一个死字。

    若是能转行做一个天家鹰犬,即风光又有权,谁不愿意?

    因此,得了这个机会,这汉子自然知道应该牢牢抓紧。

    于是这汉子跪下来拜道:“主公在上,受燕九一拜!”

    张汤点点头,扶起他拱手道:“得明公相助,大事可成矣!”

    这并非虚言,张汤知道这个叫燕九的汉子的能耐,不夸张的说,想要摸到那辟阳侯的罪证,这燕九是必不可少的人物,也只有他这样手眼灵通,跟三教九流都有关系的人才能悄无声息的拿到对方的罪证。

    张汤又道:“即如此,我明日就将聘书送来,还有,殿下吩咐过,为天家办事,不会有亏待,我明日就先给君十金用来安顿家小!”

    这话一出,燕九更是大喜过望,脸上都快笑开花了。

    有了聘书,就等于洗白了身份,从此不必躲藏了,还能得到十金,这更是让燕九确信,果然还是给天家做事好,钱多无风险!

    难怪那么多往日的兄弟都想着洗白呢!

    “对了,兄长最好把胡子刮了,再改个名字……”张汤又道:“兄长也知,你有案底,一时半会也洗不掉……”

    “这是自然,这是自然……”燕九嘿嘿的笑着。

    这长安的游侠,谁若没换过三五个名字,那出门都不好意思见人!

    出了燕九的家,张汤想了一下,再转向朝南,到了另外一个村子里,找到了与他从小玩到大的商贾田甲。

    这田甲是他从小的玩伴,也是他出任公职后一直资助他的金主。

    田甲一直都很看好张汤,认为他迟早能封侯拜将,于是早早的下注,不求回报的进行投资,甚至还将自家的亲妹妹许给了张汤——自从吕不韦当年干了那么漂亮的一票买卖后,但凡有点脑子的商人都开始资助一些有潜力的读书人、官吏了,并且常常是不求回报,只等将来对方一飞冲天带自己鸡犬升天。

    见了田甲,将事情说了一遍,然后张汤道:“小子能有今日,全赖兄长一路看顾,如今小子幸得皇子简拔,出任槐市市令,还请兄长出手,再助我一臂之力,为我参谋、管理槐市大小事务!”

    张汤当然不傻,他是学韩非的,不是商人,因此对商业并不懂,若是自以为是,那恐怕就要载一个大跟头了。

    自从秦国崩溃后,法家的人一直都在反思。

    反思那么强大那么鼎盛那么团结的秦国为何会忽然一夜崩溃。

    反思了这么多年,法家基本也整理出了一些失败教训,首先的第一条,那肯定不是所用策略与法律的问题——若是这样的话,那么秦也不可能统一天下了,而是统一天下后,法家的官僚们手伸的太长了,导致出现了外行领导内行的情况,加上赵高李斯的胡作非为,这才让秦国崩溃!

    于是,当今的法家弟子们,不止学习韩非、商君的理论,更有许多人钻研儒学跟黄老学甚至墨家的典籍,以避免再出现外行领导内行的悲剧。

    像是现在的内史晁错,本身就有着深厚的儒学造诣,什么《诗经》《洪范》那是张口即来。

    张汤虽然现在还比不上晁错那样博学,但也有自知之明,知道他的长处在于统御和管理,而不是具体的实施,特别是商业上的事情,他可以说一窍不通。

    “贤弟能有今日,愚兄也是欣喜的……”田甲却并未直接答应或者拒绝,而是倒了一杯酒,自顾自的喝起来:“只是,愚兄不知,贤弟何时娶我家细君?”

    张汤一听,顿时笑了起来,他当然知道自己的这位金主是什么意思了。

    还不是怕他发达了,就罔顾当年的约定了——这年头发达之后悔婚或者休妻的事情并不罕见,许多在长安的士子,一旦获得了朝廷的任命,回家之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休了结发之妻,再纳一位官宦人家的小姐。

    但张汤却不是这样的人,他很重承诺更重感情,于是道:“君子一诺千金,何况终生大事?兄长但请放宽心,明年此时,等父丧之期后,我必风光迎娶兄长家妹!”

    “善!”田甲点点头,笑道:“既然如此,愚兄便为你奔走罢!”

    他又道:“我也不强求我家细君一定要当贤弟的正室,以贤弟今日的身份和日后的前途,娶一商贾之女,也有些不合时宜了,能为一妾就已足够!”

    田甲家族世代经商,自然知道轻重。

    若是强行将自己妹妹扶上正室的位置,等着将来张汤发迹之后,恐怕就会起了些心思了。

    还不如早早的将话挑明——反正,左右都是联姻,为妻为妾区别不大。

    张汤却摇头道:“小弟虽然不才,但重诺重信,这种背信之事,是我所不为的!”

    田甲笑了笑没有说话。

    但田甲心里却清楚,到了一定的身份地位时,就算张汤想遵守诺言,恐怕也不可得了。

    长安的彻侯勋臣们,无论谁看上了张汤,恐怕都会威逼利诱。

    反正,这话田甲自己已经说过了,到时候也可以有这个台阶下。

    出了田家之后,张汤又奔波了数地,将几个他认为可以帮助到他的人招募到麾下。

    没有一个人拒绝。

    实在是顶着一个‘为殿下办事’的名头太耀眼,张汤确信,若是消息传开后,甚至会有人愿意不要报酬,免费为他做事……

    当然,张汤也明白,那些人不过是想来跟借虎皮一用的混混或者趋利附势的小人,这些人只会坏事,因此他对每一个他亲自招募的人都再三叮嘱,切不可走漏消息。

    走在回家的路上,张汤开始想着他现在招募到的人手,一共是七人,三人是做过游侠的,可以在追查辟阳侯的案子上出力,剩余四人,田甲是协助他管理和协调槐市商人的辅助型人才,另外三人都是精通律法,办事干练的法家弟子。

    这样,一个基本的行政架子就搭起来了,再从原本槐市的胥吏中选拔一些才干之人,淘汰掉混日子的人,然后再招募一批能干的吏员,基本上就能将槐市管理好,更能完成殿下交代的任务了。

    只是……张汤的野望不止于此。

    既然好不容易能得到殿下的看重,为何不做的更好呢?

    “我听说殿下是被天子委派到内史听政的,这将来十之**是要册立为储君的,即是储君,将来必然建牙太**……”张汤想着:“当今内史晁错,当年便是当今天子的太子家令……即有机会……我也可争一争这太子家令的位置!”

    太子家令,秩不高,才八百石,在长安不过是个小官。

    但架不住这太子家令是太**的管事之人,能日日与太子相处,只要不犯错,等太子变成天子,那妥妥的就是两千石级别的九卿!

    再进一步就可封侯拜相,能位极人臣!

    想到这里,张汤就只觉得自己的心脏都在扑通扑通的跳动着。

    …………………………………………

    这一章两节并一了啊,有4000多字呢!

    所以,今天的任务算是完成了。

    嘿嘿~~~~~~~~

    求推荐票求收藏丫~~~~~~

    现在收藏903个,明天上午12点前要是能到1000,我就豁出去了,明天一万字更新,绝不打折扣,就算没有,也是4更8000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我要做皇帝 第三十九节 张汤的野望(4K大章)是要离刺荆轲小说作品我要做皇帝最新VIP章节免费阅读页面
书路(shu6.cc)第一时间更 第三十九节 张汤的野望(4K大章),要离刺荆轲小说新VIP章节。
如果你对书路小说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