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第18章 、起步 2

作者:老崔052   手机阅读本章节   加入书签

    书路(www.shu6.cc)最快更新

    和这个时代一切小孩子一样,朱微妏因为家庭条件的原因,从小到大没怎么出过家门。因为枝江王别园所处的偏僻位置,又导致了她也没怎么和同龄人接触过。在与父亲相依为命,孤单长大的朱微妏的记忆里,似乎从来没有过童年的欢乐。这次乘坐王书辉的现代工艺的四轮马车出门到枝江县城去,还是朱微妏的第一次外出。

    和几个同样是十三四岁的孩子不同,朱微妏虽然经历了不少的磨难,但是还保持着一个少女的天真性情。她一只手抱着王书辉的胳膊,一只手不断的把各种点心零食送到自己的樱桃小口中。

    朱微妏好像对什么都感兴趣。她对马车中的所有设施都好奇不已,对路上所有的景物都惊奇万分。一会儿询问王书辉马车中的设施,一会儿又让王书辉讲解马车外的景物。遇到一个挑着担子的农夫都一惊一乍的。

    王书辉这次带了三个十三四岁的孩子一起出来,这三个孩子是几十个孩子中最聪明的。他们三个经过两个星期的学习就掌握了汉语拼音和加减乘除,知识水平大约达到小学毕业的水准。这些明代的流民儿童们的勤奋和聪明,让王书辉这个大学教师欣喜不已,特别是和现代社会的那些孩子不同,他们非常的听话懂事,极度的珍视受教育的机会。

    在流民队伍中,比他们年龄更小的孩子是生存不下去的。天知道他们经历了什么样的遭遇,在被挑选到王书辉身边接收专门的教育之后,即使是丰盛的食物和舒适的衣服,也不能让他们脸上有一点笑容。

    王书辉刚看到他们的时候,这些孩子因为饥饿都瘦的脱了相,他们那显得特别大的眼睛中,好像不带有任何情绪。第一次和他们一起吃饭的时候,王书辉看着他们木着脸,睁着毫无生气的大眼睛,快速的从碗中把米饭和肉类塞到自己的嘴里的样子,心脏好像一下子被什么东西击中。

    到现在王书辉还搞不清楚当时的自己是一种什么样的情绪,是心痛,还是郁闷,是愤怒,还是悲伤,这种王书辉一直以为是一种小资产阶级无病呻吟的混乱情绪,真实的出现了,并且一直萦绕在王书辉的心头。

    王书辉在现代社会的二十多年的人生经历,绝对是称不上什么幸福快乐的。但是他一直觉得,这个世界上并没有真正意义的可怜人。只要整体的社会环境允许的情况下,任何出身的人都能通过自己的努力获得自己想要的生活。

    他在穿越之初面对朱由梓父女的时候,还觉得朱由梓这个人是因为自身的不努力而导致的生活落魄。所以他面对明末这个时代的人的时候,还保持着现代人的观点。直到开始了解了那些被招聘而来的流民的实际情况,面对着那些幸存的流民儿童的时候。王书辉才正真的了解到,封建社会的底层人民的生活的可悲和绝望。在这架行进中的马车上,王书辉原本携美同游的愉快情绪,在流民儿童拘谨麻木和朱微妏欢喜快乐的明显对比之下,逐渐的消散了。

    王书辉越来越觉得,改造明末中国的目标,不再是一个理想主义者的社会实践,而是一个关系着一亿中国人未来命运的重要使命了。

    王书辉想着这样的事情,情绪上自然要随之而产生变化,原本还有些欢快的情绪逐渐转冷。虽然还认真的回答着朱微妏的问题,但是语气上开始有了细微的变化。朱微妏是个天真的少女不假,但是从小到大的贫困窘迫的生活,培养了她舒朗大气的性格的同时,也使得朱微妏对于人的情绪变化非常敏感。察觉了王书辉的情绪变化,朱微妏也渐渐的安静下来,乖巧的坐在王书辉的身边,变得沉默了起来。

    “世兄有什么心事吗?”朱微妏想到每当自己的父亲情绪低落的时候,都是自己去劝解安慰他的,所以看到王书辉的情绪低落,就主动的开口询问起来。

    王书辉正想着事情,听到朱微妏开口想要安慰自己,笑了笑,很自然的就抬起手来,轻轻的摸了摸朱微妏的头顶。坐在对面的刘怀季看到了这样的情景,心中十分的不悦,大声的咳嗦了几声。

    朱微妏本来还在享受王书辉这种表示亲近的动作,听到四舅舅的咳嗽声,连忙扭了扭身体,躲开了王书辉的手。王书辉不明所以,摘掉头上的细纱大帽,顺手挂在马车车厢的挂钩上,漏出戴着网巾的短发来。

    他把两只手放在脑后,身体靠在马车靠背上。仿制火车座椅的靠背很舒服,有着一种人体力学的贴心设计。他安稳了下情绪,对朱微妏说,“文儿,你知道杜甫这个人吗?”

    朱微妏听了这话,笑着对王书辉说,“世兄是在小看奴家么。奴家虽然家贫,但是也在二舅舅的教导下读过些诗书。奴家可是知道的,杜少陵被本朝文人推崇为诗圣。世宗皇帝时候的文人李梦阳有诗云:‘李杜得诗圣,迥出诸家前’。当时的文人杨慎,更是推崇杜甫。有‘诗圣如子美’的诗句。不过奴家看来,本朝文人生不逢时,有唐宋诸大家在前,怕是难有传世之作能够媲美唐宋文人了。”

    王书辉听了这话,真有些惊艳的感觉。没想到小萝卜头的学问不差,可以媲美现代社会的硕士研究生了。王书辉带了些宠溺的语气对朱微妏说,“文儿既然知道李杜,那么你觉得李太白和杜子美两人的诗作,哪个人更胜一筹呢。”

    朱微妏还是头一次遇到有人会一本正经的和自己讨论学问呢。以前无论是舅舅也好,父亲也好,虽然也很宠她,但是却不会在学问上,用这种平等的态度对待自己。她高兴的说道,“世兄这问题,我也问过父亲。在父亲看来,李太白的诗句恣意汪洋,有仙家气派,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自然高过杜子美。不过奴家以为,李太白和杜子美,都是有诗才无干才的废物文人。纵然有千百名篇流传于世,却于世人并无半点实在的受益。不过真要强加比较的话,奴家还是觉得杜子美关心民间疾苦,总比李太白那个官儿迷酒鬼有益世人吧。”

    王书辉听了这话,刚才有些灰暗的心情一扫而空,本来的那张即使有表情也看不太出来的木头脸,变得生动起来,有些眉飞色舞的味道。一丝笑容像墨水侵染宣纸那样在脸上荡漾开来,嘴里也发出大笑的声音,“哈哈哈哈,就凭我家文儿这几句评语,就胜过这天下千千万万的迂腐书生了。哈哈哈哈。”

    朱微妏听了王书辉这赞许的话,也高兴了起来,随着王书辉狂放的大笑声,清声的笑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安静下来的王书辉开口对朱微妏说道,“说起来,杜子美还和咱们这荆州府有缘呢。杜甫的弟弟杜观为躲避战乱避居江陵,杜子美从蜀地的夔州,跋山涉水前来探望他,还做了一首诗呢,文儿知道这首诗么。”

    朱微妏微微一笑,开口背诵道,“自汝到荆府,书来数唤吾,颂椒添讽泳,禁火卜欢娱。舟楫因人动,形骸用杖扶,天旋夔子国,春近岳阳湖。发日排南喜,伤神散北吁,飞鸣还接翅,行序密衔芦。俗薄江山好,时危草木苏,冯唐虽晚达,终觊在皇都。世兄说的是这首《续得观书迎就当阳居止正月中旬定出三峡》吧。这还是杜子美难得的清逸之作呢。”

    王书辉的笑容突然不见了,他用一种深沉的语气对朱微妏说道,“文儿说的不错啊,不过文儿知道我最喜欢杜子美的哪首诗么。”

    朱微妏听了这话,很体贴的没有答话。默默的等了一盏茶的时间,才听到王书辉用一种奇怪的语气念诵道,“多士盈朝廷,仁者宜战栗。况闻内金盘,尽在卫霍室。中堂舞神仙,烟雾散玉质。暖客貂鼠裘,悲管逐清瑟。劝客驼蹄羹,霜橙压香橘。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杜子美堪称诗圣,正因为这句‘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时空之门1619 18.第18章 、起步 2是老崔052小说作品时空之门1619最新VIP章节免费阅读页面
书路(shu6.cc)第一时间更 18.第18章 、起步 2,老崔052小说新VIP章节。
如果你对书路小说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