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刚猛无二打

作者:闭口禅   手机阅读本章节   加入书签

    书路(www.shu6.cc)最快更新!

    早早起来,和一众精武门的弟子一起抻骨拉筋,然后绑上沙袋准备开始一天的锻炼。

    可能是人逢喜事精神爽,素兰的回归让霍廷恩精神大好,早上醒来整个人就好像变了个人精神焕发。

    “陈真,小师弟,天天这么跑有些枯燥,不如我们今天来比赛看谁脚程快如何。”霍廷恩一边将沙袋绑在身上一边对两人说道。

    陈真还没等说话,辛寒就抢道:“好啊,大师兄你说怎么比。”

    霍廷恩道:“咱们背着一样重的沙袋,从精武门出发到父亲的墓前为止,最后到的要请客喝酒。”

    辛寒看着霍廷恩挑衅的眼神当即答应下来:“比就比,谁怕谁啊,说好了不准反悔。”

    他在跑步上还是很有自信的,相信自己不如陈真但赢霍廷恩还是没什么悬念。

    陈真好笑的看着两人,自己还没说比不比呢,两个人就替自己做主了。

    自从辛寒击败阿仁阿彪之后,一起跟陈真锻炼的人就多了起来,不过很少有人能把整个训练流程完整坚持下来,霍廷恩是除了辛寒以外唯一能够坚持下来的人。

    作为精武门的馆主,霍廷恩想要自己亲自迎战船越文夫,可日本第一高手的名头像一座大山压在他心头沉甸甸的,让他丝毫不敢放松。

    辛寒和霍廷恩都想短时间内提高自己的实力,唯一的途径就是不断的努力再努力。

    其他人自知跑步比不过这三个非人类都很自觉的没有参与,看着三人把四十公斤重的沙袋绑在身上各处都暗自咂舌,知道这三位要玩真的了。

    “小师弟,行不行啊,不行可以减些重量,师兄我可以让着你。”霍廷恩破天荒似得和辛寒开着玩笑。

    辛寒将腿上的沙袋绑好,又穿上沙袋背心然后道:“算了吧大师兄,别输了私房钱到时候回去跪大师嫂的洗衣板。”

    霍廷恩被他说得满脸通红,陈真看不下去走过了敲了辛寒脑壳一下:“你小子别贫嘴,没大没小的。”

    辛寒咧咧嘴将最后一个沙袋绑在手臂上:“准备好了,我喊口号吧。”

    陈真和霍廷恩都无所谓的点点头。

    三人走到精武门大门口,辛寒看了看两人,眼睛一转:“预备,跑!”他在喊预备的时候已经冲了出去,‘跑’字出口已经跑出三四米远了。

    精武门前围观的弟子一阵哄笑,霍廷恩和陈真对望一眼都能看到彼此眼里的笑意:“这个臭小子。”

    两人也不怠慢随后追了上去。

    辛寒经过这几天打熬筋骨,身体素质比原来提高了不少,背上四十公斤的沙袋跑起来比他原来的速度慢不了多少。

    可让他傻眼的是,还没跑出一百米两个身影风一样从他身边掠了过去,空气中还传来霍廷恩的笑骂声:“小师弟够奸诈啊,不过还是差了点等着请客吧。”

    “我靠,非人类啊。”陈真强就罢了,他没想到霍廷恩也这么强,看速度百米之内只比陈真慢了一线,看来今天自己要破财了。

    还没等跑出上海市区辛寒已经看不到两人背影了,暗自叹了一口气看来自己与两人的实力相差太多啊,没了胜利的希望,他将脚步放慢恢复到平时锻炼时的速度。

    或许是昨晚没吃晚饭的缘故,又或者刚才疾跑消耗了体力,他觉得肚子饿的难受,看了看路边有处卖早点的小摊,辛寒停下脚步走了过去。

    买了一碗豆花四个包子辛寒一边吃一边想:“让你们跑去吧,我先吃饱了再说。”

    辛寒正大口吃着包子的时候,一个黑衣老者走到小摊前面,看样子也是来买吃的,他翻了翻兜脸上显出尴尬的神色。

    辛寒看了看这个老者,见他面上风尘仆仆穿着一身单薄的黑布衣裳,背上背了一个包裹,手里拄着一根用黑布套了半截黑漆漆的棍子。

    辛寒看他偌大年龄心里有些不忍,跟老板说道:“这位老人家吃的东西都算我的。”

    黑衣老者神色一凝转过头来仔细看了看辛寒,半晌之后点了点头,也不道谢直接坐了下来,可能是饿的狠了一口气吃了十个包子喝了两碗粥。

    辛寒开始有些生气,自己好心好意请他吃东西,看他眼神就好像自己对他有什么企图似得,不过见他年龄大了也不好与他计较。

    又见他一口气吃了那么多东西,反倒是担心起来,这么大岁数可别撑坏了。

    提醒道:“大爷,差不多就行了,可别撑坏了。”

    老者转过脸来瞅了他一眼笑道:“心疼钱了?”

    辛寒脸色一僵,心说这老头怎么不知好歹,不过还是耐着性子说道:“钱不是问题,我是看你岁数大了,吃多了对身体不好。”

    老头点点头:“有钱就行,老板再来十个包子一碗粥。”

    “......”辛寒

    老者吃的很快,一个大包子两口就咽了下去,一碗粥‘哧溜’一口就喝完,看了辛寒一阵咂舌,暗自猜测这人难道就是传说中的饭桶?

    等老者吃完,辛寒又买了两份早点打算给陈真和霍廷恩带过去,要不然两人等了他这么长时间还不把他吃喽。

    结完账辛寒朝老者点了点头,提着早点转身奔着霍元甲的墓地跑去。

    “小伙子等等。”身后那老者忽然叫住辛寒。

    辛寒回过头疑惑的看着他:“老人家还有事么?”

    老者用衣袖擦了擦嘴这才走了过来:“小伙子看你这打扮是个练武的吧。”

    辛寒也不意外,自己这一身沙袋被人看出来并不奇怪,当下点了点头。

    老者又道:“那你知道霍元甲的葬在哪儿么?”

    辛寒奇怪道:“老人家问这个干什么?你认识我师傅?”

    老者眼睛一亮:“原来你就是霍元甲的徒弟啊,我当年跟你师傅见过数面,如今路过上海,听说故人已去他坟前看看。”

    “前辈也是习武之人?”辛寒有些意外,这老者有些瘦弱,看上去不像练武的,手里那根棍子更像是打狗棍,这打扮说他是要饭的也不为过,不过既然认识师傅当得起他一声前辈的称呼。

    老者笑了笑:“算是吧。”

    辛寒的目的地也是霍元甲的墓前,此刻老者要去当下点头:“那前辈跟我走吧,我正好也要去那里。”

    老者奇怪的看了看他,许是疑惑他拿着早点去霍元甲的墓干什么,难道是给他师傅送饭?

    辛寒看出他的疑惑,将每天锻炼的事和今天跟师兄比赛的事情说了出来,老者这才释然。

    辛寒为了照顾这个老者,干脆也不跑了,带着他一路朝霍元甲墓走去。

    老者看着辛寒走步的动作有些疑惑:“你小子该不是骗我吧,怎么看你也没练过几天功夫,你真是霍元甲的弟子?”

    辛寒心中奇怪,这老头怎么看出来自己刚学武不久。

    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两人边走边说,他就将自己拜祭霍元甲被霍廷恩代父收徒的事情说了出来。

    然后朝老者问道:“前辈怎么看出我没练过几天功夫呢?”

    老头撇撇嘴:“还用说么,你下盘虚浮走路脚趾不抓地,显然连基础的桩功都没练好还谈什么功夫。”

    辛寒听了这话心中不服:“前辈我个人觉得这桩功根本没什么用处,功夫应该讲究灵活运用,站马步那是死马对功夫没有益处。”

    “放屁,你大师兄就是这么教你的?真是狗屁不通。”老者听了辛寒的话忽然发怒,大声骂道。

    辛寒没想到老者说骂就骂:“前辈我看你岁数大了又和我师父有交情就不与你计较了,希望你留些口德。”

    老者冷哼道:“怎么?一派胡言,狗屁不通还不让人说,你去问问这天下习武的人哪个敢说桩功没用的,就算有也是那些没什么本事的。”

    辛寒不服道:“我五师兄陈真你听说过吧,单枪匹马将日本人的虹口道场杀的人仰马翻,无一人是我师兄对手。”

    “哦,还有这事?到是个人物。”黑衣老者显然消息不够灵通,陈真踢馆的事报纸都卖疯了,但他听了脸上诧异显然第一次听说。

    辛寒有些得意:“刚才那些话就是我五师兄陈真说的,他留学日本融合日本和西方的技击术,自创了一套功夫。”

    黑衣老者有些不屑:“日本武术不过拾我中华武学之牙慧罢了,看来你师兄虽然算个人物,但此等见识也登不了大雅之堂,等我遇见替霍元甲好好教训他一顿。”

    教训陈真?辛寒想问一句,大爷你没喝多吧?

    黑衣老者忽然面色一变忽然喝道:“什么人?出来!”

    辛寒一愣,仔细看了看四周,两人已经行至郊外,周围枯树杂草,寂静一片,哪有什么人,这老头肯定是疯的。

    “前辈您没事吧,哪有什么人?”刚说完辛寒便愣住了,因为在四周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八个黑衣人将两人围在中央。

    黑衣黑裤外加黑巾蒙面,手里拿着日本战刀,如此经典的造型让辛寒不禁惊呼出声:“忍者?”

    黑衣老者对出现的忍者丝毫不以为然,倒是对辛寒知道忍者有些好奇:“小子好见识居然知道忍者。”

    辛寒懵了,精武英雄的电影他看了N遍,什么时候有过忍者出现,他怎么不记得了。

    老者看辛寒愣住以为这个和他斗嘴的后生害怕了哈哈大笑起来。

    “小子别怕,老夫这些年来这样的老鼠不知道杀了多少,这几个都不够给老夫塞牙缝的。”

    辛寒心说你就吹吧,一会看你怎么办。

    说实话辛寒是有点怕,他怕死在这里不能回去救瑟琳娜,不过他嘴上硬道:“谁怕了,老家伙你往后点,一会我出手的时候小心伤到你。”

    老者不屑道:“用不着你,他们是奔着我来的。”

    为首的忍者见两人丝毫不将自己等人放在眼里,大骂一声:“八嘎!”接着几名忍者同时跃起忍者刀从上而下对着两人猛劈下来。

    同时被八把忍者刀围攻,辛寒都已经认为自己必死无疑了,没想到黑衣老人丝毫不放在心上。

    只见黑衣老者手中长棍一划,将攻来的忍者刀尽数荡开口中哈哈笑道:“就这么几个人就敢来截杀老夫,你们日本人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老者荡开忍者刀之后,如闲庭信步般脚步一迈,瞬间贴近为首的忍者,辛寒看见老者的肩头在那忍者身上轻轻一靠。

    一阵‘喀嚓’的骨裂声作响,被老者靠中的忍者如同被一列疾驰的火车撞中,飞出十多米远重重摔在地上。

    老者靠中之后连看都不看那忍者一眼,长棍一抖,棍头的黑布落下,露出一截雪亮的枪头,原来他手里拿着的并不是长棍而是一杆大枪。

    老者把长枪一抖,亮银枪头就消失在众人视线中,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插入另一忍者的咽喉。

    他一把拔出大枪,抬脚将一个攻向辛寒的忍者踹飞,那忍者在空中便喷出一口鲜血,鲜血中居然有不少碎肉的东西,他的内脏在这一击中尽数破碎,眼见也不活了。

    接着他长枪化棍,横扫出去,又有三个忍者被扫中立刻骨断筋折横飞出去也活不成了。

    说时迟那时快,也就几秒钟的功夫,八个忍者他一出手瞬间就解决了六个,晓是忍者经过残酷的训练心智坚韧此时也不禁心惊胆战愣在了那里。

    老者不管他们愣不愣,迈步瞬间到了一名忍者身前,一掌劈在那忍者头顶,也不知他怎么使的劲,那忍者的头颅竟然被他一掌劈到了腔子里。

    最后一个忍者此时反应了过来,身体飞快向后退去口中惊呼:“你是李...”

    “知道是我还敢出手,该死!”黑衣老者冷哼一声一脚将一块碗口大的石头踢飞,正撞在那忍者胸口,巨大的力量让石头直接陷了进去,忍者话还没说完就挂了,也不知道这老者到底叫李什么?

    太刺激,太血腥了,辛寒从老者出手的一瞬间就看傻了,这老头是人形暴龙吗?

    =================================

    求推荐收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位面成神之虚空戒 第十九章 刚猛无二打是闭口禅小说作品位面成神之虚空戒最新VIP章节免费阅读页面
书路(shu6.cc)第一时间更 第十九章 刚猛无二打,闭口禅小说新VIP章节。
如果你对书路小说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