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郁闷的‘船越文夫’

作者:闭口禅   手机阅读本章节   加入书签

    书路(www.shu6.cc)最快更新!

    北风吹着枫叶在空中飞舞,好似秋日的精灵在风中扭动着迷人的身姿。

    一片正随风飘零的枫叶被一只粗壮而有力的大手握住,手的主人正是全日本第一高手‘船越文夫’。

    “秋天到了,光子,这个季节你应该陪着你父亲住在北海道看着一片片金黄的稻田,而不是在这个战乱将起的国度陪着陈真,让你的父亲在日本担心你。”船越文夫手指轻轻松开,枫叶随风而落。

    “船越叔叔,你说的都是小时候的事情,父亲整天忙着公务哪有时间陪我去北海道,总之不用你管了。”光子在他身后娇嗔道。

    船越文夫好像很享受这个季节,微眯着双眼迎风而立,他听见光子跟他撒娇感觉就像回到了过去,想起了光子小时候的样子。

    “原来我们的小光子也有了自己喜欢的人。”这时耳边忽然响起匆匆的脚步声,船越文夫回过身来看着光子:“你和陈真结婚了没有?”

    “没有。”光子被问起终身大事脸上泛出嫣红,神情有些扭捏。

    “你们不是住在一起么,怎么没有结婚。”船越文夫好奇的问道。

    光子有些默然的道:“我们是想结婚可是中国人和日本人都不会赞成的。”

    船越文夫点点头道:“还好你们没有结婚,万一他死了你也不会变成寡妇。”

    “你说什么?”光子不明白船越文夫在说些什么。

    两人话音刚落一个声音在风中响起:“如果你死了,我也会把你的骨灰送回日本。”

    随着声音,陈真从风中逐步走来,眼神凌厉的注视着船越文夫。

    陈真身后还有几个身影,霍廷恩,辛寒和手提一杆大枪的李书文。

    李书文目光如电盯着船越文夫,让他感到脸上毛孔一紧,心中暗惊:“这个老头是谁,居然精神饱满到达透目而出让对手胆颤的地步,武道修为着实恐怖。”

    “船越先生,我们在日本见过一面,我希望你不要带光子走。”陈真大步上前,他对船越文夫没有什么敌意。

    就算他想带走光子,毕竟是受了光子父亲所托,父母之命在中国来讲是大于天的,所以将心比心陈真并无怨言。

    船越文夫嘴角露出笑容:“你也知道我是受了她父亲的嘱托,将她带回日本,我这个人有一点好处就是信守承诺,除非打败我,让我有个理由也好回去交差。”

    李书文盯着船越文夫看了半天,观他身形知道是个外家高手,想必练的就是日本人从唐手演化过来的那什么空手道吧。

    “徒弟你去跟他过几招。”李书文觉得这是一个让辛寒锻炼实战的好机会,这个日本人他丝毫不放在眼里,但对辛寒来说却是一个好对手,就算辛寒有危险他也能在关键时候将这日本人一枪扎死。

    “好,杀鸡焉用牛刀,老头你打败了我在跟我五师兄打吧。”辛寒也正有此意,他知道船越文夫此次前来并无恶意,所以能跟日本第一高手过招并且没有危险的机会可不多。

    “小师弟...”陈真正想说这是我的事情还是让我跟他打的好,可他还没说完,辛寒后脚一蹬如同一匹烈马冲了出去。

    辛寒出手就是八极拳刚猛的招数,离船越文夫三步远就一拳击出,等他靠到近前拳风已经到了船越文夫面门。

    作为日本第一高手的船越文夫,不会拒绝别人的挑战,他的武道修为已经到了高深的地步,输赢已经不放在心上,追求的只是自己心性圆满使自己的武道更近一步。

    “来的好。”山本一夫大喝一声单掌下劈将辛寒的拳头卸开,接着一个上步冲拳反朝辛寒打去。

    辛寒单臂一架,将来拳架住,然后前手曲臂变肘,一招凤凰单展翅,猛击船越文夫的右肋。

    船越文夫也同时变肘将辛寒的肘击挡开,屈膝顶反顶辛寒腰部。

    辛寒向侧面一闪,躲开攻击,大步抢进,用出这几天苦练的八级‘贴山靠打’,船越文夫双臂交叉硬当这一下,两人一触即分,同时后退了两步。

    李书文看着两人过招暗自点头,辛寒这几招令他大为满意,对于这个关门弟子也越发喜爱。

    当然这并不是说辛寒此时已经能和船越文夫相提并论,辛寒的贴山靠使得是全身的力气,而船越文夫只是双手就挡住了这一招,虽然两人同时后退,但实际辛寒在力量上却是输了一筹。

    李书文满意的只是辛寒招数上的变化能合理的运用自身的优势,把这几天辛苦学习的招数都有效的发挥出来,真可当一句‘孺子可教也’。

    “八极拳,年轻人倒是好功夫。”船越文夫见多识广,交手几招就认出了辛寒的路数。

    “老人家,你也很厉害,不过空手道可不怎么样。”辛寒很佩服船越文夫的实力和人品,但是对于剽窃自唐手的空手道却不屑一顾。

    “年轻人,你错了,功夫没有好坏之分,重要的看练功夫的人。”船越文夫说完主动发起攻击。

    辛寒也迎身而上,两个人一个用八极拳,另一个则是空手道,走的都是刚猛硬进的路数,一时间拳腿交错,硬打猛攻,让人眼花缭乱。

    陈真和霍廷恩看着两人比武都有些惊愕,霍廷恩更是喃喃的道:“没想到小师弟武功竟然到了这样的地步,想必精武门除了你我没人是他的对手。”

    陈真赞同道:“李前辈是名师,但小师弟的悟性天赋也确实惊人了些。”

    李书文在一旁道:“我这徒弟好是好,不过练武的日子太短了,不是那日本人的对手,陈真你去吧,我看你和这个什么夫的应该在伯仲之间。”

    李书文目光如炬,已经看出辛寒败势已成,就在他话音刚落,辛寒已经被船越文夫一掌击中肩头,连退了几步。

    他活动了一下肩膀,只是有些疼痛并未骨折,知道船越文夫手下留情当即谢道:“多谢前辈手下留情。”

    船越文夫由衷赞道:“我像你这个年纪的时候还不如你,相信再过几年我就不是你的对手了。”

    李书文哼道:“大言不惭,我这徒弟刚学武不足半年,等再过一年你来试试。”他显然觉得船越文夫的话贬低了自己的徒弟。

    船越文夫闻言感到不可思议,他向李书文施礼道:“不知阁下高姓大名。”

    李书文昂首道:“老夫李书文。”

    船越文夫先是一愣,觉得这名字好熟悉,接着猛然一惊:“您就是‘神枪李书文’?”

    李书文道:“正是老夫。”

    船越文夫大步来到李书文面前,重新施礼:“阁下之名如雷贯耳,在下黑龙会总教头船越文夫向阁下请教。”

    这一刻他居然舍了陈真反而向李书文挑战。

    “哦?你要听说过我的名字还要挑战我?黑龙会,你是想替那些废物报仇吧。”李书文双眼一瞪。

    船越文夫平静的道:“我并不是想要替某些人复仇,我追求的是个人修为的突破将自身的体能推到最高极限,我自身已经处在瓶颈,所以我想跟您过招寻找突破的机会。”

    李书文听他说完怪笑两声:“在实战中寻求突破确实是最好的方法,我欣赏您,所以今天就不打死你了。”

    李书文将大枪交给辛寒,迈步走了出去与船越文夫相对而立:“我徒弟那几招用的不错,我也用这几招跟你打,你小心了。”

    说完他跟辛寒一样一拳击向船越文夫的面门,与辛寒烈马奔腾的气势不同的是,李书文这一拳不带丝毫火气,看上去轻飘飘的似慢实快瞬间到了船越文夫面前。

    船越文夫眼神一凝,他看出来李书文这一拳哪里是像表面上那样轻飘飘的样子,实则是刚猛到了极致,力量内蕴不放,简直不可力敌。

    不过作为日本第一高手的他,也想见识一下这个令黑龙会大部分高手闻风丧胆的杀神,真正的实力有多厉害。

    他双手猛的上挑,以双臂对一臂,硬是将李书文这一拳架开,但同时他双臂巨震,被这一拳震得两臂麻木,心中暗叫一声‘厉害’。

    李书文说到做到,接下来还是用辛寒用过的招数一招凤凰单展翅,速度与辛寒比起来何止快上一倍。

    船越文夫不敢在挡,拼尽全力将这招闪开,李书文贴身而上还是辛寒用过的贴山靠打,这一次船越文夫再也躲不开了,被李书文撞了个正着,整个人飞出十多米落在草地上又滑出三米多的距离。

    “船越叔叔。”光子虽然不愿跟船越文夫一起回日本,但也不想这一项疼爱自己的叔叔有什么危险,立刻跑了过去。

    李书文点点头:“放心,老夫说不杀他自然不会杀他,他没什么事情休息一会就好。”

    船越文夫此刻已经被光子扶着站了起来,他跟陈真之前被李书文撞中的感觉差不多,浑身上下酸痛无比。

    “谢谢阁下成全,我原本以为中国武术只注重个人修为不注重实战,看来我是错的离谱。”

    他知道自己没事,是李书文用了巧劲将自己放了出去,要是换成刚猛的力量自己此刻可能已经成为过去了,而且这一战他有所领悟,相信突破瓶颈指日可待,所以他是真心感谢。

    李书文点点头不再说话。

    船越文夫对着陈真笑道:“我是没能力带走光子,这样的话对她父亲也算有个交代。”

    陈真有些哭笑不得,虽然高兴光子不会离去,但是这一场比武却让那师徒两个给搅和了。

    “船越先生,我有个不情之请,在下也想和你切磋一下。”陈真如是说。

    霍廷恩也急着道:“船越先生,在下霍廷恩也想和先生讨教。”

    他两也不傻,知道与高手过招机会难得。

    别看船越文夫在李书文手里走不过三招,但不是他不行,而是李书文太强,在中国要论实战,李书文可谓天下第一,此老一生对战无数从无败绩。

    所以两人也想和船越文夫这个日本第一切磋一下。

    船越文夫苦笑道:“我现在浑身酸痛,哪里还能动手。”

    李书文呵呵一笑,走了过来,在船越文夫身上或拍或按,或点或揉,不一会船越文夫酸痛全消,让他再一次惊异中国功夫如此神奇。

    结果陈真和霍廷恩都分别和船越文夫交手了一次。

    陈真本来不是船越文夫的对手,但这几日在李书文指点下功夫精进不少,与船越文夫打个平手,兴起之下将自己自创的自由搏击拳法用了出来,让船越文夫很快学了过去,两人打得尽兴同时罢手。

    李书文看了陈真自创的拳法也不禁点头,这拳法虽然破绽不少但也有可取之处。

    霍廷恩以霍家拳对战船越文夫的空手道,在第三十五招败了下来,却也知道自己比以前进步了许多,并不气馁。

    船越文夫心中哭笑不得,本来想和陈真切磋一下弥补日本未曾交手的遗憾,然后再以前辈的身份教训他几句,让这个自己看好的年轻人不至于骄傲自满,却没想到装逼遭雷劈,装纯被人轮,被这三个小家伙抓住当活靶子轮流挑战了一番。

    不过他心里还是很满意的,能和李书文这样的高手交手让他受益良多。

    船越文夫临走时对着陈真说:“小子你要敢对不起光子,我老人家可不放过你,另外你要小心在日本比我武功高的人还有很多。”

    “船越叔叔你不是日本第一高手么。”光子不解的问道。

    陈真却理解他:“船越先生的武功第一是他的武功修为,而不是他的杀人伎俩。”

    船越文夫笑了笑自语道:“霍元甲我输啦,我没有想到你有这么好的一个徒弟。”

    说完他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转过头对着几人道:“现在在虹口道场的第一高手,是被称为机器人的藤田刚,几位我走了,保重。”

    船越文夫说完迎着风朝远处走去一派宗师的气度,身影渐渐在风中淡去。

    霍廷恩看着船越文夫的背影羡慕道:“不愧是日本武道第一人,好心胸,好气度。”

    辛寒点头道:“果然是高人气度,只比我差那么一点。”

    陈真:“...呸...别误会吐口痰而已。”

    李书文笑了笑摇了摇头,他那几下是那么好挨的?虽然刚才他给船越文夫暂时缓解了一下,想必现在也不太好受。

    几人没看到的是,船越文夫脱离几人视线之后马上变得一瘸一拐起来心说:“那酸痛劲又上来了,李书文果然名不虚传,还好我老人家忍住了酸痛,没当场丢人。”

    =========================================================

    既然来到霍元甲坟前,三人又郑重的给霍元甲上了香,霍廷恩有些担心:“不知道那个藤田刚有多厉害。”

    辛寒笑道:“放心吧,有我师父在他敢出来就打死他。”

    霍廷恩却摇头:“虹口道场的战书是下给精武门的,李前辈是八级门的人,不能够代替我们迎战。”

    李书文也点头:“确实如此,另外我过几日就要走了,这几天好好教导你这个混小子,回去不把木桩撞倒不许吃饭。”

    “不要啊,太不人道了,太残忍了。”荒郊野外忽然传来一声惨叫,惊起飞鸟一片。

    ====================

    新的一周开始了,继续求推荐票,看着还可以的书友请收藏一下,先谢谢您的鼓励了。

    <a href=http://www.qidian.com>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位面成神之虚空戒 第二十三章 郁闷的‘船越文夫’是闭口禅小说作品位面成神之虚空戒最新VIP章节免费阅读页面
书路(shu6.cc)第一时间更 第二十三章 郁闷的‘船越文夫’,闭口禅小说新VIP章节。
如果你对书路小说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