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精武门由我出战

作者:闭口禅   手机阅读本章节   加入书签

    书路(www.shu6.cc)最快更新!

    李书文走了,他教辛寒的东西不多,只有拳法和枪术,但这都是他最强的功夫,几天来辛寒的表现让他很是满意,对这个关门弟子他的期望很高。

    他曾经说过辛寒骨骼匀称是练武的好料子,悟性又好,只要坚持下去,在武学上的成就应该能超过他。

    辛寒对李书文的离去万分不舍,这个一身傲骨的老人对他关心喜爱他能感受的到,这是一种亲人般的关爱。

    但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辛寒拿出一笔钱孝敬师傅,又租了马车将师傅一直送出十里之外,这才在李书文的呵斥下挥泪而别,他不知道这一别还能否再次见到这位可敬的恩师。

    李书文倒是淡然处之,对于辛寒奉上的钱财也不客气,这徒弟孝敬师傅是理所当然,自古如此,如果他推辞倒显得矫情了。

    临别之际,李书文嘱咐辛寒,想要功夫提升的快,除了坚持不懈的苦练之外还要多多实战才能快速提高。

    李书文的意思就是让辛寒多找人打架,架打多了招式就精纯,打法也能熟练,心态也能稳固,一举多得,并让辛寒不怕打死打残,出了事有师傅兜着。

    “......”辛寒相当无语,这是师傅教育徒弟么,怎么听着像教唆犯说的话,真不枉武术界的同道送他‘李狠子’这个外号。

    转眼就到了与日本人定下的比武之期,比武前一天,霍廷恩和陈真就不再继续苦练,而是休息,喝茶,说笑,来调节自身的状态。

    这是当年霍元甲告诉两人的方法,比武之前调养身心,让心情处于放松的状态,这样临场之时才能处变不惊发挥出自身的实力,否则比武之前就提心吊胆,一旦对上高手,心神不定之下必输无疑。

    辛寒倒是没跟着两人休闲,而是继续练着他的拳法和大枪,这几日功夫长得快,身体比之前又强壮不少,一块块隆起的肌肉下隐藏了强悍的爆发力,他觉得自己朝明劲大成又迈进了一步。

    “小师弟,我熬了猪骨汤你趁热喝了吧。”小惠端着一碗汤放在辛寒面前,然后有些羞涩的一笑。

    “喔,谢谢师姐,对了大师兄,五师兄,咱们一起喝吧,这汤强筋壮骨,对练武益处极大。”辛寒不是不知道小惠的心思,但他给不了承诺只能装作不知。

    陈真和霍廷恩相对苦笑:“你刚才练武的时候我们都喝完了,这是小惠特意给你留下的,你就喝了吧。”

    “原来是这样,真要谢谢师姐了。”辛寒淡然的对小惠谢道。

    “没...没事,你是小师弟,这些都是师姐应该做的。”小惠见辛寒如此淡漠脸上有些黯然,说完便转身走了。

    霍廷恩叹了口气:“小师弟我不明白你怎么想的,你看不出小惠对你的心思么,她从小就在父亲身边,是个单纯的女孩,我希望你们能走到一起。”

    陈真也连连点头。

    辛寒沉默一会,感情的事不是一两句话能说清楚,他对小惠感觉也很不错,可要他接受小惠那瑟琳娜怎么办。

    看两人又要劝说辛寒赶忙转移话题:“对了五师兄,这几日我看见五师嫂脸色不太好,食欲也有些不振,是不是生病了?”

    陈真一愣,没想到辛寒把话题转到自己身上,不过他也很感激辛寒,证明小师弟没把光子这个日本人当成是外人,而是真正的当成师嫂来对待。

    他点头道:“我问过光子了,她说可能是有些水土不服,毕竟刚到中国没有多久,饮食上可能有些不习惯,过一阵子应该就适应了。”

    辛寒练完功,三人坐在一起讨论起日本武术,陈真将在日本时对日本武术的了解和见闻都介绍给两人。

    霍廷恩和辛寒都将陈真讲的牢牢记在心中,想要击败对手就要做到知己知彼。

    晚上,霍廷恩将陈真独自叫出了精武门,辛寒知道霍廷恩打算自己对战藤田刚,因为怕出意外,所以临战之前想将霍家的迷踪拳传给陈真。

    对于霍廷恩没有传给他,辛寒心里并不在意,他现在身上的大半功夫都来自李书文,严格说他只能算半个精武门弟子。

    霍廷恩和陈真很晚才回来,霍廷恩表情轻松,好像了解决了一件心事,而陈真则面色凝重,辛寒知道陈真想代替霍廷恩为精武门出战。

    此时虹口道场里,藤田刚正在进行着残酷的训练,两个虹口道场的弟子拿着手臂粗的木棍不停的击打在藤田刚的身上各个部位,直到木棍被打断为止。

    又有虹口道场弟子拿来铁钉,木料,藤田刚单手如金铁般将钉子一掌一个全部钉进木料理。

    之后他又用拳脚,踢打或头撞,将虹口道场弟子们拿来的石板一一击碎。

    常年进行这样残酷训练的藤田刚一身肌肉坚硬如铁,可以称得上铜皮铁骨,他对船越文夫的不配合极为不满,决定要亲自打败精武门的人,让中国人见识一下什么是真正的武道。

    第二日一早,藤田刚一边穿上军服一边听着手下军官的汇报。

    “长官,船越文夫一大早就离开了上海。”

    藤田刚并不惊讶反而露出不出所料的表情:“食古不化的老家伙,他不肯跟皇军合作就是皇军的敌人,把消息传给东京。”

    “是!”日本军官弯腰领命之后又问道:“长官,要跟精武门比武的事情,是不是要取消?”

    “不用,不是每件事都要靠黑龙会,这一次由我自己解决。”藤田刚脸上露出不屑的神色,自信满满的说道。

    精武门一边,陈真和霍廷恩早上出了精武门的大门,农劲荪带着一群弟子加上光子和素兰都送了出来。

    霍廷恩对农劲荪道:“农大叔你们都回去吧,我跟陈真去就可以了。”

    素兰在一旁有些紧张的道:“霆恩,我怕会出事要不要多找几个人去帮你的忙。”

    辛寒在一旁道:“大师兄,我也想去,不如带我去吧。”

    农大叔对辛寒道:“你小子填什么乱啊,你功夫是比得上霆恩,还是能胜过陈真,不要捣乱,到时候还得照顾你。”

    说完转过头来对素兰道:“不会有事的,人去多了,日本人还以为我们怕他们呢。”

    霍廷恩也到:“是啊,等我回来,我和陈真一起去是不会有事的。”

    光子也嘱咐陈真多加小心,陈真点点头,忽然光子身体一晃,她一手捂着额头就要摔倒,好在陈真就在身边将她扶住。

    “光子你怎么了。”陈真将光子送回房间放在床上,焦急的呼唤着光子的名字。

    农劲荪对着周围的人说道:“还不快去找大夫。”

    辛寒不等他说完飞奔着朝对街的医馆跑去,不一会就找来一名坐堂的大夫,由于光子换了中国人的衣服,所以大夫也没认出她是日本人,直接把脉查看病情,并没有因为光子的身份引出乱子。

    不一会这大夫眉头一松,对着众人道:“这是谁家的夫人,真是恭喜,夫人没有生病,这是有喜了。”

    陈真一愣接着狂喜:“大夫你说的是真的么?我要当父亲了?”

    大夫道:“我行医二十多年,虽然谈不上高明,但这喜脉还是不会看错的,恭喜先生了。”

    小惠也道:“昨天我还见过五师嫂呕吐,问她怎么了,她说吃的有些不舒服,现在想来真是有喜了,恭喜了陈真。”

    辛寒拿出钱来打赏了大夫,让他开了一副保胎药,然后让人把他送走了。

    等大夫走后,辛寒拿了杯茶递给陈真:“恭喜啊五师兄,要当爹了。”

    陈真哈哈一笑,接过茶一饮而尽,他没注意到,他喝的时候辛寒嘴角一丝得逞的笑意。

    辛寒见他喝完茶,又说道:“五师兄你还是留下来照顾师嫂吧,这几天我功夫涨的快,手痒的很,我替你和大师兄一起去。”

    陈真摇头拒绝,两人争执不休起来。

    霍廷恩其实也想陈真留下来照顾光子,见两人说了半天陈真还是不同意,便也开口劝道:“是啊陈真,你留下来照顾光子吧,我和小寒去就行了。”

    农劲荪有些担心的问道:“这行不行啊?”

    霍廷恩安慰他道:“放心吧,我对小师弟有信心。”

    “不行!这绝对不行。”陈真坚决反对,忽然他肚子一痛,如同绞筋一样。

    “你们等我一会,我马上回来。”说完转身往厕所的方向跑去。

    辛寒冲着陈真的背影喊道:“五师兄别着急,我给你下了泻药,没半天的功夫好不了,慢慢蹲,蹲完了好好照顾五师嫂和我那没出世的师侄,打打杀杀现在不适合你这当爹的人了,我和大师兄就搞定了。”

    其他人听见了他的话脸上说不出的精彩表情。

    农劲荪无奈叹了口气:“你呀你。”

    辛寒也有自己的想法,想要在武道上有所突波生死搏杀是必不可少的,平日里和陈真霍廷恩比武两人哪里能下死手,藤田刚正好是练手的最佳对象,再说打小日本的机会辛寒哪里会轻易放过,咱就不行当一次族英雄啥的。

    还有一点也是辛寒做出这个决定的关键,陈真好不容易才和光子走到一起,如果这次他打死藤田刚,如果解决不了这件事情的话,陈真难免会亡命天涯,还不如自己出手。

    毕竟辛寒自己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惹下天大乱子,一走了之,别人也拿他没有办法。

    “时间不多了,小师弟我们走吧。”霍廷恩跟着幸灾乐祸完,见时间不多便有些着急怕误了比武的时辰。

    辛寒却阻拦道:“在等会,我还要等一个人,放心吧大师兄,我们不会去晚的。”

    他话刚说完,一个洋人走进了精武门。

    辛寒热情的迎了上去交谈了几句,然后给不明所以的众人介绍道:“这是大不列颠的艾德恩大律师,他也会跟我们一起去虹口道场做见证,并且签下比武的文书,有他在,量日本人不会耍什么阴谋诡计的。”

    农劲荪听完眼睛一亮:“小寒你不愧是国外回来的,真是有见识,这个主意不错,有英国佬罩着日本人肯定不会为难你们。”

    刚从厕所回来的陈真看到小师弟早有准备,才真的放心,同意了辛寒和霍廷恩一起去虹口道场,朝辛寒点了点头,忽然眉头一皱,返身又朝厕所跑去,同时回头幽怨的瞪了辛寒一眼。

    辛寒早就定下一架豪华的欧式马车,载着霍廷恩和艾德恩一路来到虹口道场,霍廷恩掏出怀表一看,比定好的时间还早了三分钟,这才明白为什么辛寒会那么肯定不会迟到。

    “小师弟,我怎么感觉今天的事情都是你计划好的,这马车和律师都是你一早就找好的吧。”霍廷恩笑着问道。

    辛寒也笑道:“我这不是怕日本人暗算你们,这才想要跟你们一起来么,马车和律师都是我联系好的,可没想五师嫂有喜了,这可真是天意。”

    其实他早就做好了打算替陈真干掉藤田刚,这样陈真就不必亡命天涯,也不会和山田光子分开,这个结局才是辛寒最愿意看到的。

    当年他看这部‘精武英雄’电影的时候,就对光子和陈真的分开感到惋惜,所以他一早就计划好了一切。

    三人走进虹口道场看见藤田刚闭着眼,跪坐在道场中间身边还放了一块‘东亚病夫’的牌匾。

    藤田听见脚步声睁开眼睛没有见到陈真而看到辛寒有一丝诧异:“陈真呢,不是怕了吧!”

    辛寒冷笑道:“收拾你有我们足够了,用不到我五师兄动手,不过说回来那牌匾上是你的座右铭么?”

    藤田刚不屑与他争辩对着霍廷恩道:“霍先生,我有好消息要告诉你,我已经找到杀你父亲的凶手。”

    “出来!”

    藤田刚一声大喊,一个人影卑微的走了进来,正是逃出精武门的阿祥。

    阿祥进来后先对着藤田刚弯腰施礼,然后跪坐在藤田刚身边,低着头不敢看霍廷恩的眼神。

    藤田刚站起身来道:“这个人被收买,把霍先生买回来的鳄鱼肉下了毒,他背叛师门。”

    阿祥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让人没想到的是藤田刚忽然掏出手枪,一枪打在阿祥头上。

    阿祥临死也没想到跟日本人做了狗却反而被除掉。

    一群日本兵听到枪声都拿着枪闯了进来,将辛寒三人围住。

    霍廷恩心里一惊,脸上却不动声色。

    辛寒却哈哈一笑:“真是感谢藤田先生帮我们精武门杀了一个叛徒,不过我有必要提醒你,在你面前的这位先生...”

    他一指‘艾德恩’接着道:“这位是大不列颠的‘艾德恩’大律师,你当着他的面杀了一个我们中国的公民,这是犯法的,另外你不要想着杀人灭口,我们来之前已经将比武的事情通知了几个大的报社,如果我们要死在这里,就会引起巨大轰动,你们日本军部也会受到巨大的压力,而你就会成为牺牲品。”

    辛寒完全掌握了主动权,每说一句藤田刚脸色就是一变。

    等他说完,藤田刚终于忍不住问道:“你究竟想怎么样。”

    如果只是辛寒和霍廷恩两人,藤田刚当然想怎么样就怎样,可事情牵扯到一位英国大律师,还有几个报社也参与其中,他真不得不重新考虑了。

    辛寒知道不能把他逼的太狠,当下笑道:“放心吧,你虽然杀了人,但是帮我们除掉一个叛徒,我是不会告你的,不过这次的比武,我要求由艾德恩大律师全程见证,签下比武合约,不论输赢双方绝对不能追究。”

    藤田刚这才放下心来,如果对方硬要告他杀人,有英国律师作证他还真有些麻烦,他同时心里暗恨,早就看这个小子不顺眼,都是黑龙会的那些废物,连一个中国人都干不掉。

    他心中暗恨着辛寒不过面上没有表现出来,而是挥退了那些士兵,并让人将阿祥的尸体处理掉。

    辛寒却调笑道:“藤田先生这不是要毁尸灭迹吧,放心,我说了不告你就不告你。”

    藤田刚没有理他,而是拿起地上‘东亚病夫’的牌匾:“你们中国人真是小气,要签合约就签生死合约,就是你们中国人说的生死状,如果你们输了这块我亲手写的匾额会盖在你的尸体上送回精武门。”

    霍廷恩听完藤田不由得怒火攻心:“好,我们就签生死状,生死各安天命,不过你要是死了这块牌匾也会盖在你的身上被送回日本。”

    “生死合约一式两份,只要签字,生死各安天命不得追究。”

    艾德恩拿出早就准备好的两份生死合约,让双方签名,藤田刚毫不犹豫的签上了自己的名字,霍廷恩这边拿起笔刚要签名却被辛寒一把抢了下来,让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签上了辛寒自己的名字。

    “小师弟,你这是要做什么?”霍廷恩大惊,想要把笔抢回来,改成自己的名字。”

    辛寒一把将生死状拿在手里递给艾德恩,然后才跟霍廷恩说道:“大师兄,这次精武门由我出战。”

    =====================

    先谢谢大家,昨天涨了不少推荐,希望大家继续鼓励和支持本书,您的支持,是我写作的动力。

    觉得本书还可以的朋友别忘了收藏,拜谢。

    <a href=http://www.qidian.com>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位面成神之虚空戒 第二十五章 精武门由我出战是闭口禅小说作品位面成神之虚空戒最新VIP章节免费阅读页面
书路(shu6.cc)第一时间更 第二十五章 精武门由我出战,闭口禅小说新VIP章节。
如果你对书路小说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